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 掌心有颗糖 著

连载中 温月宫恒夜

更新时间:2024-07-10 13:56:52
《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是掌心有颗糖创作的一部引人入胜的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温月宫恒夜面临着挑战与困境,通过勇气和智慧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本小说以其生动的描写和真实的情感让读者深受感动。【娱乐圈+女主前期魂魄后期回归+男二追妻火葬场+酸酸甜甜】温月死后才知道,自己只是恶毒炮灰女配,衬托女主的假千金。男主是面前这位被她鬼压床的,她未婚夫的小叔,宫恒夜。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已经自杀身亡的人,宫恒夜语气淡定:“想报仇?飘错房间了。”温月看着面前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主,缓缓摇头:“没飘错,就是你了。”~温月自杀那天,宫恒夜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无脑的恋爱脑男主。宫恒夜:高高在上的活了二十七年,才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变成瞎了眼的脑瘫!后来,在所有人震惊而恐惧的目光中,宫恒夜如抱至宝般抱着温月的尸体,温柔亲吻。那之后,帝都皆知,宫家这座冰川融化,是为了一个已经死去许久的女人,真是比宫宸还要疯啊。宫恒夜:嗯,让宫宸去做脑瘫,我来做疯子。~*他曾以为他是永夜,直到他用尽全部力气,抓住了那抹即将消散的月光。*永夜无明,唯月恒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温月飘出卧室,却不知道该去哪儿能做什么?

外面电闪雷鸣的她也害怕,所以她就在宫恒夜卧室门外,靠着墙角坐下,抱着双膝发呆。

她现在真的很迷茫。

死后她看到过很多东西,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她不死,宫宸就不会后悔,不会离开温夕。

温夕也就不会抑郁,不能遇见宫恒夜。

所以她必须死。

说到底,她的生死,都不过是他们play中的一环罢了!

所以她被剧情胁迫自杀,却又不甘,死不瞑目怨气很大。

当时,有道声音在她耳边跟她说。

这个剧情世界和别的剧情世界不同,这个剧情世界的主本位是男主。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它是男主视角的,男主才是这个世界绝对的气运之子,只要是男主爱上的就能成为女主。

所以,她想要重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搞be男女主,让男主爱上她。

女配逆袭成为女主,拥有女主光环后,得以重生。

也就是说,她想要重新活过来,只有宫恒夜能帮她。

所以她才找上宫恒夜。

她想,她本来就是宫恒夜的白月光。

把白月光变成真爱,这件事怎么想都应该不难的。

可温月说不清为什么,一时觉得他应该真的很喜欢自己,一时又觉得他格外冷漠,并不太像喜欢自己的样子。

好烦。

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难看透?

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爱上她,让他别跟温夕在一起。

何况现在,她就是魂魄。

正常男人会爱上一只鬼吗?

温月正烦恼时,卧室门打开,宫恒夜从她面前走过去。

只是没两步他又回头,垂眸看向缩在他门口的温月,浅浅眯眸,“你在这儿做什么?”

温月抬眸,用很委屈的音调,“我不知道去哪儿。”

宫恒夜和她对视两秒,却没再搭理她,继续转身下楼。

温月烦恼的鼓起脸颊。

看吧看吧,这样的态度,真的是对白月光吗?

要让他爱上她,可能还不如选择继续做鬼去修仙?

温月烦恼着,却还是悄悄起身跟上了他。

宫恒夜进了厨房。

温月偷偷在厨房外张望。

有些惊讶。

宫恒夜这样的男人竟然自己下厨做饭?

宫宸就不会做。

果然宫恒夜才是男主配置,下得厨房上得厅堂。

没多久,宫恒夜就端着意大利面出来。

他坐到餐桌前,温月很主动的飘到了他左边位置坐下,眼巴巴望着他。

很多时候,宫恒夜看她其实都不太像只鬼。

除去她脸色和唇色的确格外苍白些。

宫恒夜轻飘飘扫她一眼,倒也没赶她,拿起银叉准备吃面。

而温月看着宫恒夜餐盘里的意大利面,又下意识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

他做的意大利面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越看,越觉得自己好像都饿了,饿得没力气了。

温月弯腰趴在餐桌上,软嫩脸蛋贴着桌面,嘴唇微微嘟起,继续望着他。

哪怕宫恒夜尽量忽视,可她眼神过于灼热,神色过于委屈,让宫恒夜莫名有种自己在吃独食的尴尬。

让人难以下咽。

实在是没有办法忽视了,他抬眸问她:“想吃?”

温月噘着嘴,点头,“想的。”

自杀那天,她整整一天没吃东西,就死之前喝了半瓶红酒。

现在想来,她还是个饿死鬼。

好惨的。

宫恒夜顿了顿,无奈的放下银叉,“等着。”

温月瞬间坐直了身,看他起身去到厨房。

她也能吃的吗?

魂魄也能吃意大利面?

她忽然就期待起来,眨巴着眼看他走进厨房,打开橱柜上方的柜子拿出什么东西,再转身回来。

这么快?

温月吞了吞‘口水’,然后就看他把一个很漂亮的水晶烛台放在她面前,烛台里蜡烛已经点燃。

燃烧的火苗是暖黄色的,宫恒夜大方的对她抬抬下巴:“吃吧。”

温月:“……”

见她板着小脸不动,宫恒夜还挺疑惑:“不喜欢,鬼不是都吃这个吗?”

“?”

温月嘴噘得更高了,“那我才刚做鬼,还没学会怎么吃嘛。”

宫恒夜点头,也很为难,“可你总不能让我教你,对不对?”

温月:“?”

他真的好烦啊。

宫恒夜已经不管她了,拿起银叉吃他的面,终于能吃得心安理得了。

温月看看他,又看看自己面前点燃的蜡烛。

青色的烟雾随着火苗袅袅而起。

她眨眨眼,回忆了下以前看的电视,还是有些好奇的试探着把鼻子凑到了火苗上,呼~吸~

什么感觉也没有。

她又偏头看看那火苗,想了想,低头离得更近了点。

火苗尖尖就这么掠过了她的鼻尖,温月忽然皱眉,低低的“唔”了声,赶紧抬头。

宫恒夜其实正好笑的看着她,看她还真‘学’着去吃蜡烛。

傻乎乎的模样,还是跟十六岁那年差不多。

直到此刻他目光微动,“怎么了?”

温月捂着鼻子抬眸看他,精致的小脸快皱成一团,“好痛?”

鬼魂也会知道痛?

宫恒夜蹙眉,握住她手腕,拿开她捂住鼻子的手,然后瞳孔微缩。

她的脸依然是白的,可鼻尖上竟然有一点点红。

这已经超出了宫恒夜对鬼魂的认知。

当然,他所谓对鬼魂的认知也都是从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本电视里来的,所以真正的鬼魂什么样,他也是现在才见到。

她在他面前,不是透明的,也不是虚幻的。

如有实体,能看到,能碰到,甚至能拥抱。

而现在,她的‘皮肤’会因为被火轻轻掠过,烫到发红。

宫恒夜盯着她的鼻尖,目光变得很深沉。

所以,她怕火?

温月被宫恒夜看得有些不自在,她用另一只手摸摸自己的鼻子,“怎么了?”

宫恒夜松开她的手,没回答她,而是给程永安打了个电话:

“在医院吗?”

“去看看,温月的身体有没有什么变化?”

几分钟后,程永安就回了电话过来,语气格外古怪,“你怎么知道有变化的?太神奇了,她的鼻尖忽然有点红,甚至起了个很小的水泡。”

程永安的惊讶已经完全压抑不住,“老九,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她送去人体实验室让人好好研究研究?”

温月闻言吓得差点跳起来。

宫恒夜扫了眼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冷冰冰对程永安道:“可以,不过你陪她一起,活人的研究价值,比死人大得多。”

程永安:“?”

宫恒夜不想再多说:“看好她,别让任何人靠近那间病房。”

说完挂了电话,又沉声对温月道:“以后离火远点。”

温月迷茫的“哦”了声。

她揉揉自己还有些不舒服的鼻子,看宫恒夜莫名脸色不好的模样,忽然小声试探,“小叔,你希望我能活过来吗?”

宫恒夜对上她满怀期待的目光,无波无澜的道:“其实你是死是活,我并不是很在意。”

好无情的话。

温月眨眼,失落的垂眸,“哦。”

她就知道,什么白月光,果然是想多了。

她情绪变化过于明显,什么都写在脸上,完全不知掩饰。

宫恒夜看着她,缓缓道:“不过,如果是十六岁那只小猫儿,我希望,她活过来。”

那只猫儿虽然胆小又傻,却不该就这么死掉。

“猫儿?”

温月一愣,“什么猫儿?”

宫恒夜懒得再理她,这么一折腾,他也没什么食欲了,端起没吃几口的面去了厨房。

温月还在想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门铃忽然响了。

宫恒夜到门前看了眼,忽然勾唇,转头看温月,“你未婚夫来了呢。”

温月:“?”

当然,不是宫宸一个人来的,宫宸还带来了帮手。

宫家的老爷子,宫元任。

宫元任年近七十,身形却依然板直,精气神格外的好,一进门就不满道:“阿宸说,你把他未来媳妇儿藏起来了?”

宫宸在宫元任身旁,眼睛很红,就算在宫元任面前尽量忍耐了,还是按耐不住眼底的愤恨,咬着牙根,“小叔,把温月还给我。”

他认定温月被宫恒夜藏起来了。

反正,就是不愿意承认温月会自杀。

宫恒夜很是不想搭理他这种自欺欺人的蠢货。

他懒洋洋坐到沙发,双腿随意交叠,目光朝还呆在餐厅那边的温月扫了眼,幽幽弯唇,“所以,您老是带他过来捉奸的?”

宫元任坐到他对面,严厉道:“如果人真在你这里,就赶紧给我叫出来。为了个女人,搞得叔侄不和,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宫恒夜偏头看了眼宫宸,“既然他觉得是我藏起来的,那就自己去找吧,看看能不能找到?”

宫宸紧握着拳头,丝毫也不客气,闻言跑上楼直冲卧室。

温月抿着唇看了看他,跟着飘了上去。

宫恒夜见状微微眯眸,撩了撩唇角。

宫元任则在宫宸上楼后,瞬间收回了脸上的严肃,格外八卦的凑到宫恒夜身边,“你小子,真看上那个小丫头了?”

宫恒夜眯眸不语,宫元任皱眉叹气,“你说你这做得什么事儿,你要看上那个小丫头了你跟老头子我说一声啊,我帮你做主让他们先解除婚约。你做什么搞这种强取豪夺金屋藏娇的事儿?”

宫元任恨铁不成钢的瞪他,“我告诉你,强取豪夺的结果,基本都是要追妻火葬场的。”

宫恒夜眉心跳了跳,有些无奈,“最近您老跟着邓管家又看了些什么东西?”

宫元任,“没看,他说看东西伤眼睛,所以都是让我听的。哦,最近听的西红柿比较多。”

“……”

宫恒夜无语的揉了揉眉心,“没看上那小丫头,她也的确不在我这儿。”

“那她……”

“死了。”

宫元任脸色微变:“真死了?”

他看起来还很惊讶:“那小丫头怎么就死了呢,真是自杀?”

宫恒夜靠上沙发背,转头盯着楼上卧室的方向,轻飘飘说:“热搜背锅天天被骂,家人不疼未婚夫不爱,婚礼推迟所有人意见都问过了就是没问问本人意见。”

顿了顿,宫恒夜说,“她还只是个小姑娘。”

宫元任闻言眉头更紧了,“你这么一说,是挺可怜的。”

宫恒夜嘲讽的弯唇,“所以呢,您老跟着温家人一起欺负小姑娘的时候,就没想过,西红柿里那些恶公公都是什么下场吗?”

宫元任:“?”

还真没听过。

宫恒夜拍拍他的肩,站起身:“还有,年纪大了,就别听什么强取豪夺金屋藏娇了,对您老身体不太好。我想宫宸也不太想再有个小叔或者小姨。”

宫元任:“?”

眼看着宫恒夜缓步上楼,他反应过来,黑着脸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丢过去,“狗东西,有你这么讽刺老子的吗?”

楼上,宫宸在卧室里一阵翻找,不断叫着“月月”、“宝宝”。

他声音嘶哑,喊着找着,就带上了哭腔,“宝宝你出来,我带你回家。”

浴室里,换衣间里,床底下……

他从主卧找到客卧,眼睛越来越红:“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宝宝,你原谅我。”

“只要你跟我回去,我保证以后谁也不管,只对你好,好不好?”

找遍了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温月。

最后的希望好像都破灭,宫宸始终不敢去承认的那个事实在这瞬间如刀尖立起,明晃晃的闪着冰冷的光,告诉他,宫恒夜说的都是真的。

温月,已经死了!

可是怎么会呢?

她明明知道,他是爱她的,他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弥补温夕而已。

她明明都知道,她是理解他的不是吗?

最后的希望失去,他忽然失了力,矜贵骄傲通通都没有了,失去的恐惧压得他弯下了腰。

后背撞上墙壁,他低下头捂住脸,哭腔已经很明显:“宝宝,别这么对我,求你了……”

温月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看他发了疯般各处翻找,然后,说那些现在听来,格外可笑的话。

她活着的时候,他嘴里全是夕宝。

她死了,他倒是知道,她才是他的宝宝了。

他停下来,温月也站在了他面前。

她歪着头仔细看他。

青梅竹马,她以为自己很喜欢他,可她好像一直都没有真正了解他。

十八岁时她离家出走,那时候她刚知道自己不是温家的亲生女儿,她觉得好像天都塌了。

那时候,也只有他,一直在陪着她帮助她。

直到温夕忽然出现,横亘在他们之间。

她其实也想过,如果他喜欢温夕,她和他解除婚约就是了。

可他说不是。

他说他爱她。

然而他做的那些事,都在伤害她。

她很想问他,“宫宸,你真的爱我吗?”

只是刚开口,低着头的宫宸忽然抬了头。

腥红的眼底晃出期待的光,破碎的声音哽咽着:“宝宝,是你吗?”

温月震惊的睁大眼。

他看到她了?

不可能啊。

而宫宸已经抬手,朝她的方向摸了过来,“宝宝,是不是你?”

他的掌心快要贴上她脸颊,温月心慌意乱朝后退去的同时,宫恒夜的声音轻幽幽插进来,“找到了吗,你的……”

他目光飘落在温月身上,一字字,带着讽刺的说完最后两个字,“宝宝~”

小说《他说死了都要爱,我偏入他小叔怀》 第9章 宝宝,别这么对我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