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无上帝宠
无上帝宠

无上帝宠 乌雪昭 著

连载中 乌雪昭桓崇郁

更新时间:2022-09-22 16:15:48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无上帝宠》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乌雪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乌雪昭请了早安,从乌老夫人院子里出来,抬头一看,天气也晴朗。今天六月初六,黄历上说,是个好日子。也是乌家大喜的日子。她的妹妹乌婉莹,三天前出嫁,今天带夫婿回门认亲。乌家上上下下都十分热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屏风的事情,乌雪昭看得很明白。 

她若真的去找乌婉莹,对方肯定会给她一顿难堪。 

乌雪昭没有自讨苦吃的习惯。 

她打算自己绣一扇屏风,替代那扇粉色的琉璃屏风。 

乌雪昭当然知道,自己绣的屏风比不上林家的粉色琉璃屏风金贵。 

但乌老夫人当时的意思是,“精致、别具一格”,她手头在绣的是双面绣屏风,在京中还算少见,加上她不俗的绣技,担当得起宴席的排面。 

除了女红本领过硬,最要紧的还是乌雪昭知道,乌老夫人作为当家主母,为人大度理智,不会刻意跟她过不去。 

她跟乌婉莹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老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只要她能按时拿出像样的东西,不影响宴席,老夫人根本不会责怪她。 

当然,乌雪昭愿意亲自绣一扇屏风抵过去,还是因为这扇屏风只是当天借用一下。 

用完了她还能拿回来,这些天的心血并不会白费。 

不算是件会吃亏的事。 

为了避免麻烦,乌雪昭还是给伯爵府去了一封信,问乌婉莹什么时候方便,她好找人抬回那扇琉璃屏风。 

虽然她知道,乌婉莹肯定会当做没收到这封信,一定要她亲自过去才肯松口。 

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 

写好了信,乌雪昭搁下笔墨,待晾干了,亲自折进信封里,用火漆封好。 

她皮肤白,手指也是葱白的,水嫩的一根根,折信时,十指翻动,很是好看。 

灵月盯着看了好半天。 

乌雪昭把信递给灵月:“叫二门上的人,送到前院,再让家里的管事送过去。” 

灵月问:“要前院打发人送吗?不要奴婢去送?” 

她怕前院的人不尽心,信没送到,之后要是闹起来,岂不连累她家姑娘? 

乌雪昭交代说:“送没送到都不要紧,知道的人越多就越好。” 

灵月还不怎么明白。 

灵溪已经知晓了乌雪昭的心思,催促灵月:“赶快去吧,回来再跟你说。” 

灵月一走,乌雪昭就开始继续绣之前那扇,还没完工的凤凰屏风。 

灵溪帮忙把笸箩、绣架都搬出来。 

灵月送了信,一路跑了回来,就为着赶紧找灵溪问个缘故。 

有疑惑而得不到解答,就跟饿死鬼明明看见眼前有饭,却吃不到嘴一样。 

那可太难受了。 

灵月扶着柱子,还在喘气。 

灵溪在廊下,帮忙劈着线,替乌雪昭解释:“……老夫人无缘无故肯定不会责怪咱们姑娘,但若婉莹姑奶奶故意挑事儿,冤枉咱们姑娘故意不告诉她借屏风这事儿,咱们姑娘少不得落下个狭隘的名声。这信一送去就不一样了,谁不借谁小气。” 

乌婉莹到时候要是装傻说“哎哟是下人的疏忽,我没收到信,不然一定亲自抬了屏风回来给姐姐”,那也是落了下乘。 

明眼人谁不知道她那点小九九,她还在那儿装样,平白惹人笑话。 

灵月听了高兴,可一会儿又丧着两条眉毛,憋着一股闷气儿。 

她家姑娘固然无恙。 

可乌婉莹如今地位水涨船高,众人就是知道她有意为难乌雪昭,也不会当面戳破,甚至还会帮她打圆场。 

明明被人算计了,还只有堪堪自保的能力。 

多气人呐。 

而且这样的事,以后还会源源不断的发生,只要乌婉莹愿意,她随时能给乌雪昭不痛快。 

说到底,还是因为那门婚事便宜了乌婉莹。 

灵月心里更加淤塞了,顺便把去寺庙拜菩萨的事儿挂念在了心上。 

下回她什么也不求,只求自家姑娘高嫁——至少得比乌婉莹嫁得高,最好以后乌婉莹每次见到乌雪昭都要跪着的那种才好! 

忠勤伯爵府。 

乌雪昭的信当然是准确无误地送了过来。 

乌婉莹可等了好些时了,她晓得乌雪昭非来求她不可,这会儿只见了一封信,而乌雪昭本人没过来,她难免有些不满,觉得有气没地撒。 

但乌家是打发了小厮送来的,并不是乌雪昭身边的丫鬟。 

她自然也不会平白去把娘家跑腿的小厮,专门褥到伯爵府的内宅里,特地骂上一顿。 

罢了,这信总归是乌雪昭亲自写的。 

哪怕见她在书面上求求自己也不错呢。 

可算看见乌雪昭朝她低头了,她们一起长大,这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想想就开心。 

乌婉莹嘴角愉悦地上扬,亲自挑了火漆,拆了信。 

看完了信,笑容却凝在了脸上。 

里头短短一行字,只简明扼要说明了借屏风的事,生怕多浪费了笔墨似的,敬词都没有! 

“乌雪昭!” 

乌婉莹一巴掌把信拍在桌面上,恨得牙痒痒。 

她就不信了,乌雪昭还能憋住不亲自来,难不成乌雪昭还能找出比林家这扇屏风,更金贵的琉璃屏风吗? 

就算借遍乌家所在的福顺胡同,那也不可能。 

乌家的下人还等着回话,丫鬟碧叶问乌婉莹怎么打发。 

乌婉莹轻飘飘道:“就说我在忙着侍奉婆母,让他先回去等回话。” 

碧叶转身就去打发了人。 

乌婉莹的借口倒也不算胡扯出来的。 

晨起这才没多久,她的婆婆们又派了人过来,让她去伺候。 

她丈夫是庶子,所以她现在有两个婆婆,一个是正经嫡母,一个姨娘婆婆。 

现在两个婆婆正斗法,她夹在中间可谓水深火热。 

见到婆婆们身边的下人又来了,简直一个脑袋两个大。 

乌婉莹却也不敢有怨言,挂起一张乖顺的笑脸,应道:“来了。” 

小厮回了乌家传话,同回乌家的,还有乌婉莹身边的另一个丫鬟曼芸。 

曼芸是乌婉莹的养母,也就是乌雪昭的继母蓝氏,特地安排在乌婉莹身边的稳重丫鬟。 

也是蓝氏的耳目。 

蓝氏的院子很清净,还有一间小小的佛堂。 

她原先年轻时候,不怎么信佛的。 

嫁到乌家的这些年,开始信了。 

不为别的,只为了给她的孩子祈福……如果真的有用的话。 

蓝氏听说忠勤伯爵府的曼芸来了,跪在蒲团上睁开眼,收了佛珠,回了小厅里见曼芸。 

蓝氏长得不差。 

毕竟是嫁给乌家的庶子做继室,又不用掌家,乌老夫人当年也没挑她的出身,只挑了挑容貌。 

蓝氏皮肤也能算白的,一张薄面皮,眉毛细细,唇色淡,多年前也是个清秀佳人。 

但她这些年心思郁结,虽努力做出一副平静样子,仍旧是一脸愁容。 

上了年纪之后,薄面皮绷得更紧,不苟言笑,经常直眼看着人,显得很刻薄阴郁。 

蓝氏问曼芸:“伯爵府里发生了什么事?” 

她一开口,声音有女人该有的柔和,听起来并不刻薄。 

曼芸把屏风的事情说给蓝氏听了,问蓝氏:“夫人,要不要奴婢劝一劝咱们奶奶?” 

怎么说乌婉莹也是刚嫁过去,这么快就打压自家姐妹,名声多少有些不大好听。 

蓝氏想了想,道:“不用了,随她去。” 

曼芸还是有些担心,这事儿明摆着是乌婉莹有意为难乌雪昭。 

真要闹起来,还是乌婉莹理亏。 

蓝氏却说:“乌雪昭十棍子打不出来一声响的人,心机又深,比谁都懂审时度势,她不会闹的。” 

再说了,如果她的养女高嫁到伯爵府,还不能随心所欲地冲人发点脾气,这门亲岂不是白成了? 

那她当初也不至于绞尽脑汁,让这门婚事落到自己的养女头上。 

就是要有今日的尊贵,兵行险着才值得。 

何况,这才多大点小事。 

谁会替乌雪昭出头? 

翻不出什么风浪。 

蓝氏又问了问曼芸,乌婉莹在陈家过得怎么样。 

虽是养女,却也是她一手养大的,她也打心底里疼这女儿。 

曼芸折中地说了乌婉莹两个婆婆的事情。 

蓝氏听了有些难受,叹气道:“这丫头的婆媳命没我好。” 

这些年乌老夫人没怎么为难过她。 

蓝氏也只能说:“女人都要过这道坎儿,你多劝着她,让她不要忤逆自己的正经婆婆。勋贵之家,脸面最要紧,别乱了妻妾的规矩。” 

曼芸一一应下,悄悄地回去了。 

蓝氏依旧去佛堂里念经祈福,为养女乌婉莹,更是为自己早夭的儿子。 

乌婉莹打发小厮的话,原封不动地传回了蘅芜苑。 

本就是乌雪昭意料之中的事儿,倒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乌雪昭继续绣她的屏风,金色的凤凰羽毛沐浴在日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彩。 

还未成型,已经赏心悦目。 

就是,绣着绣着,金线短缺。 

灵溪绕线,一下子就绕到了尽头,说:“姑娘,绣线不够了。” 

乌雪昭让灵月出去买。 

灵月虽然咋咋呼呼,但她眼睛好使,辨线能力比灵溪好,不同金线之间的细微色差,她都能看得出来。 

乌雪昭对绣线颜色要求严苛,每次都是让灵月跑腿儿。 

灵月领了命,顺道去了丁掌柜那儿一趟。 

丁掌柜是乌雪昭生母留给她的铺面里的掌柜,也是郑喜与乌雪昭联系的中间人。 

丁掌柜自然不知道乌雪昭跟桓崇郁的事情,他只晓得,宫里有个天子跟前的贵人很照顾乌雪昭。 

灵月到了丁掌柜这里,免不得把自己买线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 

她本身就同仇敌忾,说得义愤填膺,听者无不跟着气愤。 

丁掌柜向来怜惜自家小东家在乌家的处境,当下听得是火冒三丈。 

心想,要是贵人能给乌雪昭撑腰就好了。 

忠勤伯爵府再怎么厉害,还能比得过宫中的内侍吗。 

那可是伺候天子的太监,管他伯爵府还是乌家,替人家内侍大人提鞋都不配!

小说《无上帝宠》 第3章 试读结束。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