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你是我的独家鉴定
你是我的独家鉴定

你是我的独家鉴定 对味 著

连载中 温竹瑶顾行简

更新时间:2022-09-22 10:17:11
主角叫温竹瑶顾行简的小说是《你是我的独家鉴定》,它的作者是对味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结婚三年,爱而不得。温竹瑶觉得情爱之事离她太远,发誓专心搞事业,奈何肚子愈发大了,牵着宝贝女儿归国的第一天。前夫就找上门来,“孩子是谁的?”她勾唇浅笑,“跟外面野男人生的,顾爷是想帮忙养吗?”撂下话,温竹瑶手握放大镜,捏着小沙锤。某男人跟在后头,“你赶着鉴宝可以,孩子的事情麻烦说清楚!”瞧着正拉着裤脚的小可爱,顾行简暗自咬牙,不就是追妻火葬场?孩子都生了,外加三间拍卖行,他就不信讨不到老婆欢心。...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4章

“是顾先生吧?今天温女士有事忙,没来接灵儿,您看您方不方便现在过来把他接走,托儿所里就剩下她一个小朋友了。”

温竹瑶又没去?灵儿不是和他说,今天是温竹瑶去接她吗?这是忘了?

顾行简指尖转动钢笔的动作忽的停了下来,温竹瑶这个母亲怎么当的?分明答应了孩子今天要去接她,却又不守信。

总不会是忘记了吧?

皱着眉,顾行简还是忍着打电话去质问温竹瑶的冲动,转而回了托儿所老师一句。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到。”

当顾行简开车到托儿所门口时,温灵儿已经自顾自的抱着膝盖蹲在了马路边,她把头埋进了膝盖里,看上去很不高兴,身后是托儿所的老师,正拿着一个棒棒糖,小心的哄着温灵儿。

“灵儿,别不高兴了好不好?你妈妈可能只是突然有事情,所以来不了了呢?我们灵儿是个乖孩子,所以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灵儿?”顾行简低醇的男声刻意放柔了些,像是怕吵到他一般。

“干什么?”闷闷的声音,从臂弯里传出,顾行简叹了口气,先向老师道了声谢,随后半哄着温灵儿让她上了车。

“因为你妈咪没来接你,所以不高兴了?”

这两天总是要临时接温灵儿,所以车上总是放着一些哄小孩儿的零食,顾行简从副驾驶旁取出了一包她最喜欢吃的奶酪棒,试图让她开心一些,不过收效甚微。

“妈咪明明说好要来接我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嘛!”

温灵儿撅着嘴,奶酪棒抱在怀里,却没第一时间去拆开,而是抱在怀里。

连她最爱的奶酪棒都失去了诱惑力,顾行简沉默了一阵,这才缓缓开口。

“好了,别难过了,等你妈咪来了,亲口问她不就是了?之前我答应你带你去游乐场,我们现在去,好不好?”

本想带温灵儿去游乐场开心一下,顺带着也能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不再想温竹瑶没来接她的事。

但当他看着温灵儿玩遍了整个游乐场的安全设施,却依旧没有接到温竹瑶的电话时,心中忽的有了些不太好的猜测。

将刚买的星空色棉花糖放在了温灵儿手中,顾行简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轻声哄着。

“灵儿先去车上等我好不好?”

短暂的快乐让她忘记了不愉快,她脆生生的说了声好,跟在周秘书身后回了车上。

“嘟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关机中,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候再拨。”

电话来来回回拨了有三次,却依旧没有得到回应,顾行简轻啧了一声,舌尖抵着口腔内壁,旋身看向站在车旁的周秘书。

“打个电话去珠宝行,问问温竹瑶人在哪儿,如果人不在,就调监控。调从珠宝行到托儿所一路上的监控。”

“好的顾总,我立刻去办。”周秘书顿了顿,看向车内自顾自和自己玩着的温灵儿。

“这件事儿,要说吗?”说给谁听,显而易见。

这倒是个麻烦,顾行简思虑片刻,叹道。

“暂时不要,孩子还小,等找到温竹瑶之后,让这个做母亲的和她说比较好。”

此刻距离温竹瑶被绑架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珠宝行接到周秘书的电话时也是愣了下,确定她打卡下班的时间之后便很快告诉了周秘书。

电话打不通,人又不知行踪,不是出事了又是什么?

周秘书飞速找人调查了周边的监控,果然在托儿所附近的一个监控探头那里找到了温竹瑶被拖进面包车,被绑架走的画面。

“顾总,现在怎么办?”周秘书询问旁边看完了整个录像的男人。

臂间搭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剑眉紧皱着,他看的东西比别人多,能看出绑架问主要的这伙人动作娴熟,一看就是早有预谋,很大可能是结仇,也有少数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

而温竹瑶才回国没多久?怎么可能和人结仇?

“派人去找,看沿途的监控,查清楚这辆车到底去了哪里,还有,找人再去珠宝行问问,最近找温竹瑶的都是什么人,有没有和她起过什么冲突的。”

男人淡声吩咐道,即使在这个时候,依旧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

“是,我这就去办。”

天,骤然变了。乌云沉沉的压下来,闷热不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风雨将来的气息。

面包车似乎行驶在一段有些泥泞的路段上,土腥气混着热气,从窗户的缝隙中,卷进车内。

温竹瑶被蒙着眼睛,扔在后座的位置上,她斜靠着椅背,不动声色的搜集着自己能搜集到的所有信息。

刚刚她从司机的和车内其他人的对话中听到了什么“鉴定”、“不识好歹”之类的话,让她有了一个基本猜测。

这场绑架案来的突然,再加上这些字眼,温竹瑶脑海中多了一个怀疑人选:那个要找她出私活的光头男人。

他到底什么来路,要让他接的私活鉴定的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做?

种种疑虑徘徊在她的脑海之中,她还未理清楚,就听有人嘿了一声。

“醒了?温大鉴定师,要么说是在国外出尽风头的大鉴定师呢,我们想请你走一趟还挺不容易的。之前找老三去珠宝行请你,你不愿意,我们就只能用一些不太好的手段了。”

眼前的眼罩被摘了下来,温竹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适应着突如其来光明的光线。

半晌,才缓缓睁开眼睛。

车内她现在能看到的只有两个人,司机正在开车,看不清楚面容,倒是副驾驶位置上的瘦小男人眯着眼睛,转过来和她说着话,同时也在打量着她。

果然是因为鉴定,温竹瑶心略微放下去一些。

他们需要她去鉴定一些东西,这就说明,短时间内她不会有生命危险,虽然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是她应该也失联有段时间了,现在只能祈祷着,有人能注意到她失踪,及时报警了。

定了定心,温竹瑶抬眼,无视自己被绑在身前的双手,扬唇一笑。

“几位还真是兴师动众,其实,如果当时那位光头先生换个地方说这件事的话,我也不是不会同意,毕竟在珠宝行,老板的眼皮子底下,我一个基层员工,怎么敢接私活?”

小说《你是我的独家鉴定》 第1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