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恶心的表弟
恶心的表弟

恶心的表弟 佚名 著

连载中 陈言梦李东东

更新时间:2022-08-17 14:21:06
小说主角是陈言梦李东东的书名叫《恶心的表弟》,它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表弟一家灰溜溜地赔了钱。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是我们提前商量好的计划,甚至连他们家的房子最后也赔给了我。今年过年,各家亲戚来我家吃团圆饭。为了躲避亲戚的催婚和学习两大话题,我和弟弟跟一众亲戚客气了几句,就溜回了房间里打王者荣耀。可老弟出去上了一次厕所,就赶紧地冲了回来。他急急忙忙地告诉我:「姐!你快来,我刚看见鸡腿被李东东踢了好几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过年的时候,表弟先是打了我的猫,又偷偷溜进我房间,删掉了我的作业,还拿着我的化妆品画画。等我们发现的时候,表弟已经吃了我一整瓶褪黑素晕了过去,被我们紧急送去医院洗胃。

我们以为他会吸取教训,没想到奶奶过生日那天,表弟直接摔坏了哥哥价值五万块的绝版手办......

表弟一家灰溜溜地赔了钱。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是我们提前商量好的计划,甚至连他们家的房子最后也赔给了我。

今年过年,各家亲戚来我家吃团圆饭。

为了躲避亲戚的催婚和学习两大话题,我和弟弟跟一众亲戚客气了几句,就溜回了房间里打王者荣耀。

可老弟出去上了一次厕所,就赶紧地冲了回来。

他急急忙忙地告诉我:「姐!你快来,我刚看见鸡腿被李东东踢了好几脚!」

鸡腿是我养的一只流浪大橘猫,在我家已经养了八九年了,性格极其温顺,这么多年已经成了我们家第五位成员了。

伴随着游戏胜利的音效,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在哪儿呢?」

我撸起袖子,火冒三丈。

这个「李东东」,是我表叔的儿子!

也是一位含熊量百分百的熊孩子,他以前每次来我家都像个土霸王,老妈又一次次劝我和老弟忍让着他,害我们不得不避其锋芒躲进屋里。

本来还觉得这小破孩以前是年纪小,现在都上初二了,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了,怎么反倒越来越嚣张?

「在阳台呢!」

我一推开门,就听见乱糟糟的屋里响起了几声无比凄惨的猫叫声。

血压都给我叫起来了,我朝着叫声的地方跑过去一看。

那个熊孩子一只脚踩着鸡腿的尾巴,另一只脚踩住它脑袋!

鸡腿的叫声随着熊孩子的用力越来越凄厉,身体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掉!

爸妈都在厨房忙活晚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的表叔表婶则是在一旁无动于衷,嘴上还在嫌弃我家养猫,弄得到处是猫毛。

「你干什么呢!」

伴随着我的一声呵斥,整个屋都静了下来。

我赶忙拔开熊孩子表弟,看着挣扎了一地的橘毛的鸡腿,心疼死了,抱着安抚了半天。

就算是当年鸡腿还是流浪猫的时候,我都没见过它这么害怕,炸着毛哈着气,瞳孔瞪得大大的,似乎是应激反应了。

我把鸡腿抱进屋里,让老弟安抚着猫,忍着一肚子火气冲出房间来。

正好听到客厅里表叔和其他亲戚不嫌刚刚场面尴尬,还在议论我,「小梦毕业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嫁人了?女孩子光学习好有什么用,还得嫁个好人家。」

「你看,这一天天在家还养什么猫,猫多脏啊,病毒也多,刚刚差点把东东挠出血。」

「我爱怎么的都是我愿意,用你管我这么多啊?花你钱了还是吃你大米了?」我真是按捺不住怒火了,「有空管别人,不如管管你儿子,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

整个屋里再次安静下来。

或许表叔表婶完全没想到,他们往日无往不利,仗着长辈随便批判小辈的操作,这次遇到硬茬子了。

表叔挂不住脸,顿时瞪起眼来。

「陈言梦,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

我转头瞪着那熊孩子,把他看得瑟缩了一下,他吓得嘟囔了一声「神经病」。

我一字一句地回怼道:「李东东,你这是跟你姐说话的态度?」

表叔直接哽住了。

1

争吵的声音很大,老妈围着围裙举着锅勺过来了,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咋个说?怎么跟你表叔吵起来了?」

最知道我讨厌表叔一家人的莫属老妈,可因为表叔他妈当年帮过我家一次大忙,老妈感念这家人,一直让我和老弟对他们一再忍让。

这次属于在我雷区「蹦迪+唱歌」了,不然我肯定不会撕扯。

我简单跟老妈说了两句,老妈一听鸡腿被欺负,也是心疼的不行。

可老观念让她又劝起了我,「算了,这大过年的,咱别搭理他们。」

说完,老妈把我劝回了屋里。

在我关门前,还听得见表叔表婶在抱怨我的话,老妈则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打发过去。

「一家子什么人!」

我气呼呼地在床上坐下,看着鸡腿已经冷静下来,在一旁可怜巴巴地舔舐着自己掉了大片的毛,我看得都心酸。

弟弟懂事地安慰着我,「姐,跟他们一家人置气犯不上,以后东东来,咱们提前把鸡腿藏在屋里就是。」

我叹口气,「君礼,东东比你还大点,真不如你懂事。」

因为橘猫风波,整个年夜饭全家吃得是没滋没味的。

再看爸妈对着吹牛逼的表叔那客客气气的拘束样子,我心里一阵心酸。

我和弟弟只顾着扒饭,吃饱了,就一齐下了桌。

只是我忽然心里觉得不大对劲,扫了一眼,竟然没看到李东东,他去哪儿了?

我心里暗叫不好,连忙给老弟使了个眼色,俩人围着各个屋转了起来。

当我发现我的房间门虚掩着时,连忙开灯进屋。

屋里被翻得一片大乱,我的衣物包括内衣**被扒拉着挂在衣柜边,抽屉里的东西散得到处都是,墙上都是被划得鲜红的痕迹,看质地和散落一地的化妆品,那似乎是我的口红做了蜡笔……

我的电脑也正开着,只是死机了,闪着蓝光,让房间里的色调显得有点诡异。

草!我电脑里的作业!

熊孩子又捣乱!

顾不得来气,我突然发现我的床上正有个孩子躺着。

我凑近一看,正是找不到人的东东。

他躺在床上,还穿着鞋,睡得正酣熟,我真想一巴掌打醒他!

正当我准备给他脱鞋盖上被子的时候,我发现他手里握着一件让我瞬间背后发凉的东西……

他正握着一个紫色的瓶子,包装很像钙片糖果,上面写得全都是英文……

极其眼熟……

那是我放在床头柜里,前段考试治疗失眠的褪黑素!

本来满满的瓶子,现在已经空了!

小说《恶心的表弟》 第1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