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裙下臣
裙下臣

裙下臣 米团子 著

连载中 陆晚李翊

更新时间:2022-08-08 17:31:24
火爆新书《裙下臣》是米团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晚李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旁人告诉李翊,你皇兄要娶的陆家女,美则美矣,可惜是块木头。 李翊嗤笑,那花样层出不穷、将他吸干榨尽之人,敢情是木头成精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阳春三月,艳阳照得人暖融融的,可此刻陆晚却身子发冷,直冷到骨子里。

起初男人还顾念着她是初次,动作克制着,可恰在此时,门外传来随从的提醒:“主子,睿王一行往厢房这边来了……”

听到‘睿王’二字,陆晚心口一紧,身子僵硬起来。

“怎的,怕了?”男人一眼就瞧穿了她的心思,戏谑开口,“未婚夫就在外面,是不是很**?”

陆晚抬头,眼神反问他,你不怕?

男人勾唇嘲讽一笑,动作非但不停,还俯身咬上她的耳珠,逼她发出声音。

陆晚死死咬紧牙关抵抗,几乎咬出血来。

见此,男人冷冷发笑,动作顿时变得汹涌起来,泄愤一般……

桌上插着桃枝的长颈白玉瓶不堪撞击,跌跌撞撞的摔下桌子,‘啪’的一声脆响,碎成几块。

陆晚终是招架不住,

“求你……快些吧……”

男人掀眸凉凉扫了她一眼,狭长凤眸深不见底,似凝聚着深沉的欲色,可再一看,却又清冽无比,波澜不惊。

声音冷得与他的动作判若两人:“你挑起了的火,却轮不到你喊停。”

至此,陆晚才深刻领会到面前男人有多冷酷无情,比起传闻,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不免后悔,自己的决定是否错了,不该招惹他?

可转念一想,整个大晋,除了他,谁敢得罪睿王、敢碰准睿王妃?

思此及,陆晚再无怨念,任命的闭上双眸……

不去过去多久,男人终于松手。

“叭嗒!”一块银锭子落在她手边,男人居高临下的睨着她,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三个字:“两清了!”

这是将她当成青楼卖身的妓子了。

也只有他,胆敢把堂堂镇国公府之女这般糟践……

青槐阁。

丫鬟兰草四处寻人,急得快疯了。

今日是镇国公府大长公主七十大寿的寿诞,镇国公府宾客云集,不光达官贵胄登门贺寿,众皇子也来府上给大长公主拜寿,连皇上也摆驾镇国公府。

彼时,龙驾已至前街口,马上就要到府上了。

众人都去大门口接驾,自家姑娘却自午宴结束后不见了人影,遍寻不着,怎叫兰草不急。

若是怠慢接驾,可不止挨家法这般简单。

正在兰草急得快哭时,陆晚终于回来了。

“小姐,你去哪里了?奴婢都快急死了。”

陆晚全身酸痛,仿佛散架了一般,那里还有力气同兰草解释?

“快替我更衣梳妆,龙驾快到了。”

兰草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主子不说,她也不敢多问。

时间紧迫,她连忙扶陆晚回屋。

可替陆晚更衣时,兰草再次被惊到。

“小……小姐……”

纵使兰草不经情事,也隐约猜到了什么,刹时白了脸,手中的衣裳都拿不稳,哆嗦着掉到了地上。

站在铜镜前,陆晚冷眼看着自己满身的青紫掐痕。

全身上下,没一处好皮,特别是颈间的几处咬痕,清晰的看得到牙印,还留着血渍,特别扎眼。

他是故意的。

一面将她当技子打发,一面又故意在她身上落下痕迹,够**的!

小说《裙下臣》 第1章 他是故意的 试读结束。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