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笑看风云
笑看风云

笑看风云 钓人的鱼 著

连载中 丁长生田鄂茹

更新时间:2022-06-29 14:01:08
小说主角是丁长生田鄂茹的小说叫做《笑看风云》,是作者钓人的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在派出所待的这个把月,丁长生在以令人嗔目结舌的速度成长着。虽然现在还是一副憨厚相,但是心眼却多了去了。

“我现在没那个本事,那是要县里领导批复的,这样吧,你帮我摆平这件事,我带你去县里跑跑,看看能不能成,这样可以吧?”

“好,拿五千块钱来我帮你!”

看田鄂茹的情况,丁长生一分钱都不用花,如果她和寇大鹏还有牵扯,也不会有自己的事了。

如果田鄂茹想生下那个孩子,她也不会冒着危险做那件事,所以他断定,田鄂茹和寇大鹏之间完了。

至于这五千块钱,他是想用来救杨凤栖的!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值得他冒险!

“说来也怪,你不要钱时,我总觉得你小子憋着什么坏,但是今天你伸手要钱了,我反倒是心里轻松了不少”。寇大鹏将五千块钱给了丁长生。

“那是表叔你的钱多的花不完了,还有件事,你的车今晚借我用用吧”。

“车,借车干么,你会开吗?”

“我跟张强学会开面包了,这都差不多,我想回梆子峪一趟,出来一个多月了,家不知道被丁大奎拆了没有。”

丁长生很幽默的说道,但是寇大鹏听到梆子峪,脸色一红,“行,记得慢点开,我这车可是刚买的。”

“行,我知道了”。

……

回到所里,丁长生向霍吕茂道:“所长,我今天能不能请假?今天是我父母去世两周年,我想回去看看,烧点纸”。

“你小子,早晨怎么不说呢,这天都快黑了你才说,好了,赶紧回去吧,这样的事也能忘”。霍吕茂很痛快的批了假。

下了班,丁长生开着寇大鹏的车,一踩油门就走了。

丁长生很想为杨凤栖冒一次险,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警察,警察的天职就是帮助弱者,打击邪恶。

此刻,丁长生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股正义感。

夜渐渐的深了,丁长生从车上拿出一捆绳子和一根棍子,他不能断定今晚陈标子还会不会去打麻将,如果他在家,那么只有来硬的,只要砸不死就行。

“还好,门是从外面锁的,看来陈标子不在家”。丁长生从山后的陡坡上爬上来,将绳子扔在了村后,而村后的大路上,就停着他开来的车。

“是你吗?”听到有人弄开了门,里面传来一声微弱的询问,声音之小,几不可闻。

“是我”。丁长生也是小声的说道。

进屋之后,他看见了裹着被子坐在床边的杨凤栖。

“你是来救我的吗,我们什么时候走?”杨凤栖颤抖着问道。

“今晚就走,快穿上衣服,我们马上就走”。

“丁大哥,麻烦你去那边把衣服给我拿来,他都把衣拿到那个橱子里了,还有我的身份证”。杨凤栖说道。

丁长生将衣服扔给杨凤栖,低头用嘴里吐出来的别针开始解决杨凤栖脚踝上的锁。

“孩子真不带上吗?”

“不要,这个孩子是我这一辈子的耻辱,如果带着她,我回去也是一个死”。

“那好吧,我们走”。丁长生叹了口气,快要走到门口时,杨凤栖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孩子,然后回去掖了掖被角,毅然转身离开了屋子。

当两人摸摸索索的下了陡峭的高坡之后,杨凤栖才仰起脸,贪婪的呼吸着阴冷的空气,眼睛里盛满了泪水,一低头,哗哗流下,一把抱住丁长生,在他肩头压抑的抽泣着。

丁长生完全理解一个被囚禁了一年多的人咋一出来是什么感觉,不由得伸手拍了拍杨凤栖的后背。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还要赶路,走吧”。杨凤栖这才慢慢止住了哭泣,转身向车上走去。

两个小时后,两人终于到达了邻省的一个城市,怀城市。

“杨小姐,我知道你不想任何人知道这一年的事情,所以,我不问,你也不要谢我,我这不过是在做一点使自己良心安宁的事情。这是五千块钱,无论你是想坐飞机还是坐火车,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不要再回来,忘记这里的一切,重新生活”。

送走了杨凤栖,丁长生驾着车又回到了梆子峪,为了避免嫌疑,他到等明天早晨,大家都起来了,再开车离开梆子峪,而且还要从村长家门口开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霍吕茂刚刚上班,昨晚去芦家岭值班的王虎牙急急火火的跑了回来。

“老大,不好了,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你看看你,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就是改不了这个急脾气”。

“那个,那个,是这样的,我昨晚巡视了一圈,见没有什么事,就回村委睡觉去了,可是半夜里陈标子找到了村委会,说他媳妇被人偷走了,于是大伙就找,你猜怎么着,在村后的陡坡上发现了一段五十多米的绳子,就是从那里跑的!”

“你是说陈标子那个傻媳妇?”

“谁说不是呢,你说谁偷一个神经病啊,更为蹊跷的是,孩子没有带走,我估计是不是人贩子反悔了,又回来把这女的弄走再卖一次啊!我可听说陈标子这媳妇也是买来的。”

“听谁说的,不要瞎说,那个丁长生回来没有?”霍吕茂心里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回来了,正在院子里和张强练散打呢”。

霍吕茂眼神一凛:“你去把他给我叫来!”。

小说《笑看风云》 12 试读结束。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