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蚀骨秘爱
蚀骨秘爱

蚀骨秘爱 玉立 著

连载中 许辞安秦风

更新时间:2022-06-28 10:48:08
主角叫许辞安秦风的小说叫《蚀骨秘爱》,本小说的作者是玉立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丈夫对她说:“离婚吧,我爱上了别人。”许辞安头也不回带着儿子和一身的伤痕,转身离开。他却步步紧逼,还要来践踏她,将她的尊严狠狠踩在脚底。人生最落魄的关口,她与年少时的初恋秦风重逢,鬼使神差在酒后上了他的车......他是商界枭雄,情场浪子,一双桃花眼,迷离中透着最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秦风沙哑地说:“嫁我,儿子我帮你养,渣男我帮你收拾。”她当做笑话听:“秦风,你不像是做这种傻事的人。”他笑容邪魅中染着疯狂:“那得看是为了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6章

许辞安愕然瞪大了眼睛。

她的房子是在顶楼的,室外走廊的窗台离小房间的窗台很近,如果小房间的窗户没关,的确是可以推进来的。

从前有一次她忘记带钥匙,缪航便是从这里越过窗台进入房间的,从那以后她一直很小心,每次出门必将小房间的窗户关好。

可是这两天天气有些闷热,她开了小房间的窗户通风后忘记关上。

没想到,竟被缪航钻了空子。

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蹭的在许辞安心底升腾起来。

房间里的灯光昏暗,许辞安的声音不自觉压低,她警告道:

“缪航,我们已经离婚,你......你这是擅闯民宅。”

缪航一步步朝着她走来,站定,身上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酒精气息。

他的眉宇间微微泛着褶皱,眼神从她的头顶扫到她的脚底,又从她的脚底慢慢挪移到她的脸上,最终与她的眼睛对视。

他伤得她体无完肤,可即便如此,这个似曾相识的眼神,仍旧令她溃不成军。

不知道为何,他身上前段时间那种嚣张的、视她如仇敌般的气息忽而收敛了,此刻他站在她面前,一开口,声音竟然是平和的:

“安安,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称呼她为“安安”了。

许辞安被他这股突如其来的平和怔得愣了几秒,随后,她忍不住“嗤”了一声,反唇相讥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缪航就站在她面前,走近她才发现,他身上穿的这套西服,竟还是她昔日去高定服装店里为他量身定制的。

看着那枚她亲自为他缝制上去的胸针,胸口隐隐泛起几分闷痛。

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了足够的安全距离。

未曾想,他却步步逼近上来,一直把她逼到墙根,眼神是那样熟悉:

“我还是希望你像离婚时说的那样,不再婚,好好把儿子带大。”

他这副口吻,倒像是来和她谈判的。

只是,这副大男子主义的语气,曾几何时有多令她入迷,如今,便有多令她反胃。

她冷笑,无动于衷道:“怎么?看见你儿子和别的男人亲近,吃醋了?”

缪航眼神里的火星子蹭的燃起:“安安,我不希望我儿子有后爹,那样对他成长不好。”

许辞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只觉自己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这两年,他出轨,夜不归宿,离婚,再婚,转瞬弄大了林静的肚子......

所有他和别的女人相拥而眠的日子,都是她的噩梦。

天知道,她是怎样夜夜吞针到天亮,一步步捱到现在的。

一个从未为自己儿子考虑过的男人,现在却突然跳到她面前,打着儿子的名义阻止她,还冠冕堂皇地说自己在考虑儿子的成长?

心像是油锅沾水那般,噼里啪啦一下躁动起来,她言辞一下变得激动:

“你转眼为奔奔找了个后妈,就是对他成长好?缪航,你少拿奔奔说事,天底下没有哪个做父亲的,像你这样自私无情!”

要是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她宁可从未认识过缪航。

可她终究曾经付出过感情,在他的身上也曾寄予过白头偕老的期许。

有人说,全心全意的付出遭到背叛后,人会很容易变得疯魔,变得歇斯底里。

她现在已经尽可能让自己变得平静了,可看到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的男人,她发现,她还是很想爆粗口,还是控制不住情绪。

缪航破天荒没有气急败坏,他的眼神出乎意料的诚恳:

“安安,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子,我以后会尽力补偿。”

对不起......

她整整六年的时光,所有的背叛,家庭的破碎,是一句对不起,便能够一笔勾销的吗?

许辞安冷笑了一声,淡淡瞥了缪航一眼:

“你拿什么补偿我们?你还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缪航扶住她的肩膀,曾经连看她一眼都嫌腻烦的他,此刻,眼神里竟布满了似曾相识的温柔,只是,这股温柔令她恶心:

“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安安,如果你是因为寂寞,我可以抽空过来陪你。”

许辞安的整个身体都颤了颤。

呵,笔挺的西装和体面的总经理身份,依然无法掩饰他内心的卑劣和**。

许辞安直勾勾地看着他,尽量控制着情绪:

“是吗?林静那么需要你,你还抽得出时间?”

缪航许是以为她在妥协,语气顿时激动了几分:

“我可以,一周陪你和儿子两次没有问题。”

许辞安依旧平静地问:“是吗?那你能给我和儿子多少抚养费?”

“一个月一万怎么样,足够你和儿子生活了,你在家全职也可以。”缪航的呼吸里,都灌着酒气。

一个月一万......呵。

许辞安竟从不知道,缪航有朝一日还能如此大方。

说来也好笑,结婚六年以来,缪航和她之间的财产一直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离婚的时候别说抚养费,他连一毛钱,都吝啬花在许辞安身上。

现在,他倒是主动提出来,一个月给一万。

许辞安厌弃地闭上眼睛,复又睁开:

“缪航,如果是离婚的时候你提出一个月给我一万,我多少还会觉得你有些良知。可现在,良心这种东西,你有吗?”

缪航破天荒没有像从前那样声嘶力竭地吼她。

不知为何,他变得异常平和,平和得就像他们刚认识那会那样,每一个字都轻描淡写,眼神里满是挽留:

“安安,你想要钱,要人,我都可以给,没有必要再去找别的男人。”

他语气那样诚恳,一如当年站在大榕树下之时,他对她求婚时的模样。

那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沉稳与大度,那副不计较她过去的样子,曾经让她真的以为,他会是她一辈子的良人。

可有些人,只有经历了才知道,他的表面有多完美,内心,便有多卑劣。

就比如现在,他都再婚了,马上又有新的孩子,却舔着脸站在这里,堂而皇之地要求她守身如玉,继续做他的女人。

“在我还没扇你耳光之前,出去。”

许辞安指着门口,情绪隐忍中透着一股莫大的情绪,像张弛到了极点的弦,眼角不断在收缩。

缪航缩回了手,他僵在原地,看着许辞安:

“安安......”

许辞安再度闭上眼睛:“我不想吵醒奔奔,更不希望奔奔受到惊吓,在我还没有发火之前,出去!”

缪航站在她面前,他嘴唇翕动了动,僵持了一小会儿后,叹了一口气:

“你考虑考虑,男人我比你了解。那男的,一看就是玩玩的,安安,我不想你再受伤害。”

许辞安的情绪差点儿就迸发了出来,她压低嗓音,声音低沉到了极点:

“缪航,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唯独你没有!出去!”

小说《蚀骨秘爱》 第16章 试读结束。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