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奇怪的父女 > 姐姐,你是狐狸精吗?

姐姐,你是狐狸精吗?

馒头无罪 2022-05-28 15:08:50

“哦?”

张道年猛地一拍额头。

“差点儿给忘了!”

王长年裴礼两人同时瞪目,惊得不轻。

这事儿也能忘?

“村长,先让人把新娘子抬进屋里,再等一会儿便可拔针。”张道年说道。

王长年心有余悸拍着胸口,满心欢喜跑去叫人把新娘子抬进屋里,按照张道年说的,把屋里全部门窗关好,只留下儿子在屋里看着。

然后再跑到张道年旁边等候差遣。

刚刚张道年露的那一手,不仅让过来急救的裴礼俩父女心服口服,也让王长年震撼不已。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王长年不懂医术,但张道年几根银针就将口吐鲜血的老中医救活,这就足够让他把儿媳和孙子的命放心的交给张道年了。

一直以为张道年也就懂些草药,没想到这么厉害。

王长年的第一想法就是张道年得到了张家祖上的真传,听说张家祖上当年其实是宫里的御医来着。

这样的神医,不伺候好伺候谁去!

那个突发脑溢血的医生吗?

王长年撇了一眼恭恭敬敬,脸上却神色复杂的老中医。

再就看到小雨点抬头,将眼神从手机上挪到他身上。

“村长爷爷,五只三年老母鸡准备好没?”

小雨点双眼眯成月牙,微信上的一串‘0’,她愣是数了十遍,开心不已。

“害,你这小雨点,爷爷以前给你的大白兔奶糖可是白给了。”

“现在就去捉鸡,好吧。”

王长年气恼不已,转身就去鸡圈捉老母鸡。

小雨点又低头在小本本上写写画画,突然发现小本本被一团阴影遮住,抬头却发现是她讨厌的大胸脯护士姐姐,赶紧抬起胳膊,压在小本本上,不让对方看。

“小妹妹,你写的字真漂亮!”裴佳夸赞道。

小雨点抬头,眼冒精光,露出自信的笑容,“真的吗?我也觉得很漂亮。”

“你爸爸教你的吗?”裴佳又问。

“我妈妈教我写的,我妈妈更漂亮......比姐姐还漂亮!”小雨点说道,“姐姐,你是狐狸精吗?你是不是想勾引我爸爸?我妈妈可说了,要是哪个狐狸精勾引我爸爸,就打断她的双腿!”

呃.....

裴佳一下子被噎得不轻。

张道年尴尬无比,拉着小雨点小声道,“别乱说,这样不礼貌。”

“咯咯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我去看看我爸......”

裴佳落荒而逃,扭头正看到吹胡子瞪眼的老爸,不由腾地红脸,帮老爸揉肩捶背。

老头子以手捂嘴,好想再吐三升血。

好在很快就开席吃饭。

所有尴尬都化作了食欲。

为了不给小雨点找茬的机会,王长年将炖好的整锅鸡汤全数端到桌上,同时还把已经装好五只老母鸡的鸡笼放在俩父女身边。

裴佳本想帮才吐完三升血的老父亲盛碗鸡汤补一补。

这边刚把勺子伸进锅里,就被张道年打断,“你要是想让你爸死得快一点,就给他多喝点。”

裴佳气得咬牙切齿,无风山动。

老中医裴礼黑着脸批评,“虚不受补,你这丫头,老是不学无术,等回去,就给我辞了护士工作,回家学习去。”

裴佳眯着眼,兴奋道,“真不用做护士了?那我也不回家学,要学就跟着张神医学习,老裴家那点儿水平,能靠几根银针医治脑溢血?”

裴礼心想刚刚还不如不救我,这下连脑梗都要给气出来了。

张道年赶紧提醒:“我不收徒。”

小雨点埋头啃鸡腿,两只耳朵竖起来,双眼眯成小月牙。

很快,酒饱饭足。

王长年从屋里跑过来,提醒说时间到了,可以拔银针了。

张道年这才牵着小雨点进屋,身后跟着裴礼俩父女。

新房内,新床上。

新娘脸上虽然沾着污泥,但也无法遮掩其美貌容颜。

如同熟睡般躺在床上,那根六寸银针依旧直挺挺的扎在肚子上。

微微隆起的肚子轻而缓,且有节奏的上下起伏。

懂行的裴礼不用诊脉也能确定,这会儿的新娘子气息平稳,全然不像是濒临流产的样子。

心里再次对张道年的银针之术啧啧称奇。

说句起死回生,怕也丝毫不为过。

张道年则毫不避嫌,伸出右手,掌心朝下,对准新娘子肚子上的银针。

“起!”

一声轻呵在唇齿间蹦出。

六寸银针毫无征兆的从新娘子肚子上飞射出来。

毫不脱离带水。

王长年还好,毕竟之前见过青蛇火蛇,这会儿还没有之前那么夸张和好看呢。

裴礼眼睛瞪得老大。

虚......虚空摄针?

好不容易,空荡荡的脑子里才想出这么个词儿。

张道年并没停歇。

收好银针后,伸手以快如闪电的速度,在新娘子身上快速掠过,如幻影泡沫,一闪而逝。

“这......完全看不清啊!”

裴礼瞠目结舌,就算是想偷师也不行,他只是朦胧感觉,刚刚张道年的手指落在一些关键的穴位上。

而后,张道年就已经满头大汗。

旁边的小雨点心疼的拿出小手绢,嘴里还不停念叨,“亏了,亏了。”

“张神医,你没事儿吧?”

裴佳就要往张道年那边跑去,被裴礼一把拉住。

“胡乱跑什么,病人现在需要照顾,你给家属说一说照顾病人的细节,免得他们胡乱折腾,影响病人恢复。”

说完,裴礼面色慎重的帮新娘子探脉检查。

“气血平稳。”

“脉象平稳。”

“胎动稳定。”

“好了,病人暂时没事儿了。”

“可能是这些天操劳过度,这会儿还在熟睡。”

最后,裴礼十分肯定的诊断出新娘子的病况,这和用了全麻差不多,当真是好睡觉。

病人无恙。

裴礼才回身,规规矩矩站在张道年身边,跟个姑娘似的扭捏。

“张,张神医,我有个不情之请。”

“既然不情,那还是别请了。”

张道年调整一番气息,可算是恢复过来。

裴礼一口老血噎在喉咙里,想要请教学习的话临到嘴边咽了回去。

“是这样的,张神医,我们医院经常也会遇到这种比较复杂的病情,比如像......脑溢血这种情况,突发的,我们能不能请张神医到医院帮忙。”

“或者,张神医去我们中医院上班也行,编制嘛,我可以想办法。”

张道年却轻飘飘看了他一眼:“没空。”

同时,旁边的小雨点眯着月牙小眼睛问道:“给医药费吗?”

“给!很多,肯定不止五只老母鸡。”裴佳满面春风,似若桃花盛开。

“那不去了,还不如去山里挖草药卖呢!”

小雨点气鼓鼓的扭头看着张道年。

“我要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妈妈,有个狐狸精姐姐勾引爸爸!”

小说《奇怪的父女》 姐姐,你是狐狸精吗?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奇怪的父女财迷小雨点谁是张草药?庸医杀人救命之恩姐姐,你是狐狸精吗?沈九卿爸爸,要不咱们种地吧因果缠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