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奇怪的父女 > 庸医杀人

庸医杀人

馒头无罪 2022-05-28 15:08:50

“你就是张草药?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蠢事!”

不用旁人指名道姓,裴礼一眼就认出人群中扎眼的张道年。

没事儿扎个发髻,不是装神弄鬼的神棍,就是坑蒙拐骗的骗子乡医。

“你究竟懂不懂医......哦,忘了,你们这些乡野医生,不是半吊子就是靠运气,不可能懂的。”

裴礼气急败坏,双手付于身后,义正言辞的站在张道年身前。

“你知不知道,孕妇是不能胡乱施针的!”

“还是六寸长针,就连全国针术第一的针王都不敢胡乱施针!”

“......你这哪里是救人!”

“你这是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呐!”

“庸医误人!庸医误人!”

裴礼越说越激动,近乎指着张道年鼻子大骂。

事关人命关天的事儿,村民们不敢靠太近凑热闹,一时间四周寂静无声。

对此,裴礼很是满意。

可是,眼前的两父女,除了小丫头畏畏缩缩一副害怕的样子,张道年似是充耳未闻。

平日里,裴礼一通训斥,整个中医院的医生们都能吓得三天之内绕道而行。

可今日,却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屈得紧。

“简直无可救药!”

“你等着,病人不出事还好,出了事,你就等着法律制裁吧!”

裴礼气得怒甩衣袖,走向躺在地上的新娘子,身边亦步亦趋的跟着护士裴佳。

“主任,现在怎么办?”

裴礼皱着眉头想了想,附身说道,“不着急,等我先把这银针拔除再说。”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张道年嗤笑的冷哼声。

“庸医误人!说得好!”

“如果你们想害死病人的话,完全可以现在拔针!”

裴礼猛然回头。

做医生的,最怕就是出人命。

裴礼伸出去的手顿时僵在半空,面色愠怒。

“什么意思!?休要满口胡言!”

阴阳杀人不用刀,太医杀人用纸包。

害人救人,医术高明的医生,只在一念之间。

裴礼是县中医院的主任医师,中西医方面都颇有建树,在市里也是颇有名气,他可背不起如此恶名。

这时,小雨点站在凳子上喊道。

“你只要拔掉我爸爸给新娘子扎的银针,就是害人咯,这才是草......什么人命?”

小雨点虽然不是很清楚刚刚裴礼所说的草菅人命是什么意思。

但提到性命,肯定不是好词儿。

现学现用,可惜突然忘词儿,疑惑的看着张道年。

张道年心平气和道,“草菅人命。草菅是野草的意思,意思是把人命看作野草,任意残害人命。不过,在这里用庸医杀人更为合适。”

小雨点一副‘我懂了’的样子。

继而喊道,“你才是庸医,庸医杀人,我爸爸是最厉害的医生!”

裴礼恼羞成怒,气得面色通红。

裴佳赶紧上前扶着他坐到旁边的凳子上,转脸就教育小雨点。

“你一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不要乱说!”

“我爸出身中医世家,五岁抓药,十岁诊脉,十八岁上大学,四十岁就当上中医院正高级主任医师。

从医三十年,没有一个病例失败过,家里锦旗能装一车,你怎么敢说他老人家是庸医?”

“要不是今天医院人手紧缺,你以为我爸这么大年纪会出诊急症?”

张道年嘴角嗤笑,原来,这两人是父女关系。

他将女儿搂回怀里,不以为然。

“那要不然呢,身无修为就敢拔定魂针,连帮我守药炉的童子都知道,你不是庸医是什么?”

“就是就是,我妈妈说过,那些听着出名的医生,说是没有失败案例,其实就是治不好的病他们不治,这样就不会失败了。”

小雨点缩在张道年的怀里,脸上摆出一副奶凶奶凶的表情。

“胡说八道!”

裴礼怒不遏制,出口反驳。

医院收病人,自然是收能够医治的,治不好,只能送往技术水平更好的医院。

这是一条不是潜规则的潜规则。

当面被一个小丫头戳穿,裴礼骤然血气上升。

当下不好与一个小丫头硬怼,转而说道:

“好,既然你说得那么厉害,还有什么定魂针之类的,那你来说说病人是什么情况!”

张道年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新娘子。

“母体神魂惊吓,胎体意识散落,母不定,子不保,你既是中医,想来应该明白吧!”

裴礼哪里能不明白。

就如同一些孕期妈妈去蹦迪或者猛然受惊吓导致流产一样。

说起来是玄而又玄的东西,但中医世家出身的裴礼自然清楚其中道理。

中医上,也有各种安胎名方,都具有安神补胎的作用。

可他断然没听说过一针定魂的说法。

没等裴礼反驳,耳边又传来张道年的声音。

“你觉得应该怎么治呢?”

裴礼愣了一下。

这是考校于我?

他瞪了一眼张道年,一个草药医生,居然有胆子当面考校他一个中医世家出身的主任医师!

“好!今天裴某人就让你心服口服!”

裴礼蹲下身,简单观察病人后继续说道:

“病人惊吓昏迷,身上有多处挫伤,出现先兆性流产,最好先送医院检查,打CT——”

话没说完,就被张道年怀里的小雨点抢道,“打CT,拍彩超,验血,然后住院,吃药,打点滴。”

裴礼瞪大双眼看着小雨点,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有些出入,但他确实有这方面的想法。

病人现在有先兆性流产的可能。

这又不是风寒感冒,望闻问切就能摸清楚病情,肯定是要通过各种现代影像设备查清楚体内胎儿情况,再做详细确诊。

“你怎么知道?”张道年好奇问道。

“以前妈妈带我去医院就是做这些啊,每去一个医院都要拍彩超和验血,然后那些医生检查不出问题,就让我们走。”小雨点眼神纠结,露出失望之色。

张道年恍然点头。

当真是久病成医啊!

女儿身上有病,这是他第一天见到小丫头就看出来的。

阳气不足,阴寒侵袭。

体内还有一些隐晦的毒素,一般人难以察觉。

张道年也是细细检查女儿身体之后才发现的。

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只是管窥一二,他相信那些先进的医疗器材可能真的检查不出什么结果来。

至于治疗,张道年心里有很多方案。

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女儿身上的症状,远远不是他现在的实力能够解决的。

加上这个世界灵气稀缺,天材地宝难寻,张道年只能徐徐图之。

这也是为什么张道年会让女儿收取年份老母鸡的原因。

三年五年老母鸡炖山参,虽然作用不大,但至少能让他慢慢恢复身体,从而稳住女儿体内的阴寒气息。

“噗——”

一声轻响,将张道年的神思拉回来。

一道血线正巧迎面喷来,吓得张道年抱着小雨点赶紧闪身躲开。

刚刚还据理力争的老中医裴礼直挺挺的就倒在地上。

小说《奇怪的父女》 庸医杀人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奇怪的父女财迷小雨点谁是张草药?庸医杀人救命之恩姐姐,你是狐狸精吗?沈九卿爸爸,要不咱们种地吧因果缠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