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蛇男 > 第7章

第7章

小说课代表 2022-03-22 10:59:13

第7章

河童???

我被元风的话惊得浑身寒毛直竖,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

元风拿起砗磲贝里的那块石头,对我说这叫“丹云珠”,是一种炼化石,见到这东西,就能肯定水里有妖物。

这丹云珠应该是河童采集了珍珠的真气凝练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珠场的珍珠全都死了。

而昨晚我被拉入地下水系之中,也一定是妖孽所为。

......

听了元风之后的一番解释,我终于明白,所谓河童,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常说的水猴子。

我们渔村的孩子,几乎都听家长说过,水里有一种通体长毛的水猴子,会用哭声把小孩引到身边,然后拽入深水溺死。水猴子体型不明,只知道它力大无比,即便是成年男子都很难逃脱。遭中的人都会被吸干鲜血,尸体青白,惨不忍睹。

我一直以为,水猴子的传说只是大人为了不让小孩下水而杜撰出来的鬼故事,没想到还真有这种东西存在。

元风还说,不拿掉河童,整个珠场肯定永无宁日。他向工人借了一条小木船,让我帮忙划桨,就准备下水除妖了。

下水之前,我问元风为什么能肯定水猴子还在这片水域里,万一它已经跑了怎么办。

元风说绝对不可能。现如今丹云珠落到了我们手上,这妖孽肯定还想伺机夺回来,这可是它好不容易才炼化的东西。不过夺珠对河童来说并不简单,因为河童只是在水里威力无边,一旦上了岸,那就手无缚鸡之力,如同行尸走肉了。

元风说完就带我上了船,让我摆桨。他盘腿坐在船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到是满心好奇,期待着他会出什么奇招。

元风又说,如果河童真的想夺回丹云珠,那它只有一种方法可以用,就是上身。

河童一定会拉一个人溺死在水底,然后借尸还魂,附在死者的身上出水。所以只要对河童稍加引诱,就能让它现身。

行至水中央,元风让我停下。他从背囊里拿出一个人形木头,让我对着木头撒泡尿。

呃......

我问他自己为什么不尿。

元风说他可是天师,尿了就暴露身份了。他让我别找麻烦,手脚麻利点。

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纠结了半分钟我还是照做了。

元风接过骚哄哄的人形木头,掐了个诀,直接一指打在木人的天灵盖上,然后将它丢水里去了。

我赶忙问这道具到底有什么用。

元风说这是在下饵料。河童的视力几乎为零,是靠嗅觉捕猎的,所以他做了个傀儡人引它入瓮。

为了丹云珠,河童一定急切地想拉人下水,我们只需守株待兔即可。

......

然而,我和元风坐在船里等了二十几分钟,等得我第二泡尿都快来了,水面始终是波平如镜。

木头小人懒洋洋地浮在水面上,估计我的尿味都快散没了。

我小声问元风,还要等多久啊,吹了半天,鱼儿为什么不吃钩呢?

元风让我别着急,他们天师派也有耳报术,待他看看水下情况再说。

我心里一阵好奇,就见元风拿出一张黄色符箓,一边掐诀一边念叨起来: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奉天师老祖敕令,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急调阴兵阴将,即刻来援!速速领令,急火奉行,天师老祖敕令!!!”

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里引的火,元风手里的符箓竟一下子燃了起来!

待符箓烧成灰烬,元风威喝一声,将手指**水面,接着就如蜡像一般一动不动了。

我不敢打搅他,在一边乖乖等着。可我总觉得周遭环境有点不对头,但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几分钟,元风光溜溜的脑门落下了豆大的汗珠,蓦地,他像是终于回过魂一般,满头大汗语气急促地说:“这珠场有些蹊跷!”

我赶忙对他说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讲。

元风说,我们的思考方向可能错了,现在他已经能够肯定,下面已经没有河童了!

元风刚才所用的是天师门五鬼耳报术。五鬼既出,水下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根本没有见到河童的踪影。不仅如此,元风还发现水底有一个很深的暗洞。

我问元风那个洞有没有二十米,发现砗磲的地方就是水下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元风说那个暗洞绝对不止二十米这么浅,但具体多深也说不准。五鬼术虽然是天师门秘传的耳报术,但也不能无限延伸,探到一定深度信息就无法反馈回来。

元风推测此洞应该就是联通地下水系的通道,也正是昨晚我被旋涡卷进去的位置。

我说那也应该有两个洞才对,砗磲在一个两米半径的洞里,而我被卷入的是个无底洞。

元风说不是这样的,其实砗磲就在那个无底洞里。

因为五鬼在那个暗洞里发现了一个四棱法尺,四面刻有符文。这是道士才会有的东西,学名叫做天蓬尺。

元风说,这道天蓬尺应该就放在砗磲的下方,是联通地下水系的门禁。很明显,有人开凿了水底通道,引河童进了珠场。插一把天蓬尺镇后,既切断了河童回去的路,又把砗磲托在了水中,此等障眼法术,可谓一石二鸟。

我说听你这意思,河童是一个道士专门放进来的?珠场这事不是妖灾而是人祸?

元风说,肯定是人祸!我已经向工人们打听清楚,珠场的整片水面都是有摄像监控的,但最近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拍到。很明显,这位道爷为了掩人耳目,不惜舍近求远,从水底下手,实在是高招!

我说这究竟能是什么人干的?他弄死珠母蚌的目的是什么呢?还有那个河童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元风说这人道行不浅,反正河童已经不在水里了。

一般情况下河童都是会吃人的,而这家伙只取珠不杀生,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河童一定深受道爷控制,故意行事隐蔽,从而不让人对其有所怀疑。

至于这人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整垮何雨的这家珠场吧,何雨是不是和某人有过什么过节?

又或者,是有人想勒索何雨?

忽然,一个名字从我的脑中蹦了出来,朱三九!

朱三九就是一个会道术的地仙!这个暗洞,会不会是他设计的?

会不会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这个朱三九,会不会......

还没死???

小说《蛇男》 第7章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8章第9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