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蛇男 > 第6章

第6章

小说课代表 2022-03-22 10:59:13

第6章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再度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

我正躺在一张木板床上,浑身酸痛得厉害。四周都是白墙,空气中还有一些檀香的味道。

我不是被卷进水底了吗?

这是在龙宫吗?或者......是穿越时空了?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了。

我缓缓起身下了床,踉踉跄跄地打开了房门,发现自己似乎正呆在一家寺院里。因为不远处,有扫地僧正在清理树叶,空地上还有一个硕大的香炉,里面香烟袅袅。

这到底是哪啊?

“施主,你醒了?”我的背后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

我转身一看,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和尚,个子比我还矮半个头,顶多十一二岁的样子。

我说:“敢问小师傅这是哪里?现在是哪朝哪代?”

小和尚笑呵呵地说:“这里是本地最大的寺庙——普度寺。这位施主真有意思,不会是脑子受伤了吧,你说现在是哪朝哪代?”

他在我面前亮了一下自己的手机,上面有苹果的LOGO。

晕了,这小和尚貌似还挺有钱的啊......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没穿越。不过细细一想,普度寺,不对啊......

我赶紧问到:“莫非这里是广西北海的普度寺?”

“出家人不打诳语,正是。”

“不可能!”我觉得脑子真要疼了,一边回忆一边说到,“我明明记得自己身在合浦,掉进了很深很深的水底坑洞里,怎么会跑回北海呢?你们是从哪里找到我的?”

小和尚忽然眉头一紧,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他才说:“施主随我来。”

他把我带过一座大殿,殿后有一口水井,他指着水井说:“就是这里了。”

呃......

我居然是从这口井里捞出来的?这可能吗?

小和尚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他还是挂着一副奇怪的笑脸,不紧不慢地说:“说出来施主也许不会相信。昨夜睡前,小僧感觉北面妖风阵阵,又见紫微星飘摆东移,就知会有大事发生。至二更时候,实在辗转难眠,就准备去后殿诵经。不想半途经过此井,就听到井下嘶声阵阵,若有龙鸣,于是找来众僧帮忙,竟在这里捞出了施主。”

这么说,这小和尚居然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赶紧谢过小和尚,他却摆摆手,对我说:“施主,这世间有两件事不必言谢,第一,是举手之劳;第二,是分内之事。出家人行善积德是本分,自然不必言谢。”

没等我说什么,小和尚却话锋一转,继续问道:“不过......施主真的确定自己是从合浦跌入深水之中?”

“是啊,所以才感觉不可能啊!对了,合浦那边还有人在等我呢!”我忽然想起了周晓彤,赶紧说,“小师傅把手机借我一下,我得打个电话!”

......

接下来,我先找了刑警队,要到了周晓彤的号码,赶紧又给她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拨通了,周晓彤听到是我的声音,差点没哭出来。

真没想到,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她和珠场的人居然还在对我进行搜救!

当我说自己现在身在北海的时候,周晓彤已经彻底惊呆了,她根本无法想象我是怎么跑回过去的。

我说这件事确实蹊跷,见面再细说。那只五彩砗磲贝有没有打捞上来?

周晓彤像是吃了一惊,她疑惑地说,打捞上来的是一个灰白色的砗磲,根本没有颜色。

怎么可能是灰白色的?难道我眼花了?

我赶紧问周晓彤有没有打开它的壳,里面是不是有很强的发光体。

周晓彤说砗磲咬合力很大,根本打不开,工人们准备用工具把它撬开。

我瞬间感觉到不妙,赶紧说这东西邪得很,你们千万别开壳!不仅不能开,还要找东西把它裹起来,免得它又会搞出什么祸事来!

接着我让周晓彤赶紧在合浦休息一下,那么久没睡身体肯定受不了。一切等我赶过去和她汇合再议。

挂断电话,我又想起了水下的那一幕,那个砗磲贝,还有壳内一闪一闪的光亮,就好像一只硕大的......

眼睛。

......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周晓彤向小和尚的手机发了一张照片。

我打开来,里面就是打捞上来的砗磲贝。

我放大后仔细看了看,这个大块头和我在水下见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照片里,砗磲贝的颜色就像是水泥砂浆一般的灰色,又丑又土。

这怎么可能呢,明明我在水中看到的是一个五彩斑斓的砗磲啊......

带着一肚子疑问,我把昨天在合浦珠场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小和尚。他听了以后,并没有评论,反而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我,接着幽幽地说:“看来小僧没猜错,施主果真不是常人啊......”

我赶忙问他这话什么意思。

小和尚说:“首先,施主昨夜一直昏迷不醒,浑身如同冰块,发抖不止。小僧曾翻开你的眼仁,发现竟是竖瞳......呵呵,正常人怎么会是竖瞳呢?”

我下意识眨了眨眼睛,是的,这是我难以言说的秘密。

小和尚接着说:“期间我还替施主把了脉,居然发现了两条完全相反的脉象......”

小和尚专门对我解释,我体内的这两道脉象,按常理本应互斥不存。其一为迟脉,虚寒凝滞,血脉无力,气若游丝,是心肺停止之兆;但与此同时,又摸见洪脉,如波涛汹涌,脉形宽大,气血奔涌,大起大落。

在他看来,两种迥异的脉象共生,加上我的竖瞳,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我的体内有还一个共生魂魄,而且那个魂魄,一定与蛇有关!

据小和尚判断,昨晚我一定是被那股莫名而来的旋涡卷入了地下暗洞。而地下水网错综复杂,各种巧合之下,我通过河下的暗流才从合浦迁徙到了北海。

这么长的漂流时间,加上这么低的温度,一般人早就死了,只有蛇这种动物才能得以生存。

因为蛇是冷血动物,唯有蛇,才可以在低温缺氧的环境中进入休眠状态,维持住仅存的生命体征。

听他这么一说,我感觉这和尚虽然年龄小,但绝对是有些本事的。

我说实不相瞒,爷爷也是这样说的,说我的体内有“蛇灵”。爷爷一直教我吃斋念佛,就是怕蛇灵吞噬掉我的本魂。

意外的是,小和尚居然笑着对我说:“无色无相,无嗔无狂。施主不过肉眼凡胎,倘若蛇妖真想夺你魂魄,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套会有多少用处?”

“小师傅这话什么意思?”

这和尚忽然放下了佛家口气,鬼头鬼脑地对我说:“你不是还要回合浦吗?我简单收拾一下,路上再慢慢跟你讲。”

我说小师傅你这么清闲吗,能和我一起去合浦?

和尚小声在我耳边说出了一句让人惊诧不已的话:“其实我根本不是这里的和尚。我在此诵经,只为等候机缘。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时度此身!走吧!”

......

小和尚简单收拾了一个行囊,未和任何僧人辞行,就和我乘车赶往合浦了。

在路上,小和尚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是一个道士,六年前师从天师一脉,在北海松宜观出家,道号柳元风,让我喊他元风就行。

我惊讶地说你一个道士跑到普度寺冒充和尚做什么?

元风小道鬼头鬼脑地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还不都是他师傅的馊主意!道长见普度寺香火旺盛,想让他刺探军情,学学人家怎么运营寺院,多捞点香火钱。

我晕了,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第一次听说有这么干的道长!

我说那你就这么一声不吭溜出普度寺,该怎么跟师傅交代?

元风捶着胸口说,罢黜故气,显扬正法,斩妖除魔才是他们天师道的本命。如果放着妖孽作乱不管,只盯着五斗白米,他又该怎么跟祖师爷张道陵交代?

话虽牛逼,只可惜他的胸太小,没一掌砸出气势。

听他提起捉妖,我就有些忐忑。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他,元风小道,是不是觉得我是蛇妖,所以要捉我?

元风摇了摇头,让我别紧张。他觉得我体内的蛇灵虽然来路诡异,但可以肯定不是蛇妖所为。

我赶紧问他为什么。

元风说,在六道之中,人属人道,蛇属畜生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即便是遇到道行高深的千年蛇妖,两者的魂魄也不会有任何相容的可能。

更何况人有三魂,首曰胎光,是为元神。若是妖魂真的侵入人身,那它一定会逼出胎光,鸠占鹊巢,让我如行尸走肉一般生活。

而我现在的情况,却像是蛇魂与人魂共存,互不侵犯地在我的肉身之中运行,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因为这个蛇灵的存在,我会拥有蛇的特殊能力,但也一定会遇到很多非正常的东西。

他猜测身在合浦的那个巨大的砗磲贝,一定和我的蛇灵有某种关系,所以他得去现场看一看。

......

等我们到了兴洋养珠场,周晓彤还在休息中。我没有惊动她,带着元风小道士直接下了车间。

那个巨型砗磲贝正躺在分筛车间的工房里,全身被红布裹了个严严实实,上面还摆了一堆桃树枝,像是为了镇邪。

元风仅仅绕着砗磲贝走了一圈,连红布都没揭开,就问我这东西在水里是不是很像一只眼睛,我会不会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我大惊失色,连忙点头。

元风说那就对了。砗磲在水下发光,应该是某种耳报之术,用以传递信号。还有当时极度异常的水波震动,多半也是如此。

砗磲妖气甚重,元风准备亲自开壳。

我劝他谨慎些,生怕这里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元风说,不用慌,如果这里面是个厉害角色,工人们那点红布是裹不住的,早该跑出来祸害人了。

他喊了几个工人迅速解了红布,接着又找来风镐,直接在砗磲贝上“突突突”地钻孔了。

等到贝壳打开,我彻底傻了眼,里面居然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这石头光滑剔透,透着珍珠色,但又不像是珍珠。

我赶紧问元风这是什么东西。

元风看了看,只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原来如此......水下......有河童!”

小说《蛇男》 第6章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8章第9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