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西陵月 著

连载中 姜九儿程律

更新时间:2022-03-21 14:21:35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的小说,是作者西陵月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离婚前,姜九儿努力扮演着乖巧的程太太,却换来程律抱着白月光逼她:“天凉了,你该让位了!”她如他所愿,退位让贤。离婚后,姜九儿修炼成惑人小妖精,护花使者一大推。某天,终于忍不住下去的程律黑脸将人扛回家。程律:“姜九儿,你是有夫之妇,不准勾人别的野男人!”姜九儿:“程律,我不要你了!”程律,他疯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0章

姜九儿回到新的住处,却没见到孩子和鹿新。

她直接打电话过去。

鹿新接的很快。

“你们去哪了?”

“新的住处当然要有新家具和新的餐具,我带孩子们出来购物了。”

鹿新那边声音有些嘈杂,还有结账的声音,可以听出来是在商场。

“沫沫他们戴口罩了吗?”

“放心,都带着呢。”

“你们在哪,我马上过去。”

没等到鹿新,却等到奶声奶气的姜沫沫回她。

“妈咪,干爸去结账了,我们在安家商场。”

“好的,妈咪马上过去。”

姜九儿挂断电话,打车过去,中间鹿新给她发消息让她直接去饭店。

到了饭店,直接进了包厢。

两个小家伙一看到姜九儿就更活跃了,姜沫沫更是直接跳下椅子扑过来。

洋洋动作慢了点。

她弯腰把两个孩子一起抱起来走回桌前放下。

看了会洋洋,昨天的事情对于洋洋来说是很容易产生心理阴影的。

但今天一看洋洋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她有些好奇,但也不会刻意去问。

吃饭期间,鹿新突然问。

“今天在程家治疗的怎么样?”

姜九儿手一顿,又想起那不愉快的事情,有些烦躁。

她把事情给鹿新说了一遍,隐去了安晴后面扯自己口罩的事情。

鹿新点头:“确实有些不好办。”

“我现在只希望赶紧给程家做完,好带着孩子去别的城市。”

姜九儿喝了口汤,看看正在安安静静自己吃饭的俩孩子,心里一暖。

“不太行,小颖没给你说吗?”

鹿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姜九儿有些蒙。

“什么?”

“你知道严家吗?”

姜九儿有些迷茫的摇头。

“严家也是京都的豪门之一,而且跟程家有的一比,只不过是没程家那么高调罢了。”

“哦,然后呢?”

看着她这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鹿新有些好笑。

“严家有个小儿子,有自闭症,听说你在给程家太太治疗,效果不错,就特地让人邀请你。”

姜九儿夹菜的筷子一顿,伸回手放下。

“那么多心理师,为什么找我?”

鹿新点头:“我正想说这个。”

“听说是程太太在外面说了你不错,告诉了好多人,找你的人也不少,只是这几天没告诉你。”

“哦,退了,我现在只接程家的。”

姜九儿随意的点点头,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对于结识权贵的心思是一点也没有。

看着他的反应,鹿新也是意料之中,不过。

“其他的可以不接,严家的你可以去看看。”

姜九儿:“?”

看着她满头问号的样子,鹿新也不再卖关子。

“你之前不是说要帮文姨找家人吗。”

姜九儿点头,她从小就没见过母亲那边的家人,每次问到母亲,母亲都是掉泪。

后来长大点她也不再问了,但每次过年都能看到母亲在拿着一张照片小声哭泣。

“可严家跟我找我妈的家人有什么关系?”

她不解的问。

“你给我看过文姨年轻时的照片,她跟严家的老夫人长的有几分相似。”

姜九儿却不太赞同。

“相似的人有很多,那也不能说明我妈跟他们有关系。”

“但你不想去看看吗,我是真觉得文姨跟严老夫人很像。”

听到这里姜九儿才收敛了神色,仔细思考起来。

能让鹿新说像,那就说明相似度很高。

姜九儿又说:“可我妈姓文啊,姓氏都不对......”

“我听说严老夫人姓文,所以我觉得有可能。”

姜九儿沉默了,如果是之前不知道这件事,她可能会想着赶紧跑。

可现在......她不想看着妈妈在受苦,不想看着她一个人在老家没有亲人。

“那也不一定,我在想想吧。”

鹿新点头不再说话,只要她说再想想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第二天,她照常去了程家。

再次在客厅了碰见程律,这次没有安晴在。

程太太对她很是欢迎。

两人上楼时,她总感觉有人在盯着她,这让她很不舒服。

她回头找视线的来源,却对上了程律带有深意的目光。

心中一凛,总裁都这么闲的吗?

她秉持着能不在程家多待就不在程家多待的原则,治疗完就想走。

可程律不让。

她刚走到玄关就听见他问了一句。

“姜小姐有孩子吗?”

她一顿,心底迅速蹿起一股浓烈的恶意,这俩人怎么都喜欢在玄关拦着她,真不愧是一家人啊!

“关你屁事?”

有啊,四年前的!

她转身离去。

“姜小姐不知道要跟主人家打招呼吗?”

她握紧拳。

“程家就这么待客的?”

不待程律继续说。

“昨天是强行扒客人口罩,今天是问客人有没有孩子。怎么,你们很闲?生意不好做了?”

程律看向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她嘴这么利。

“生意很好,不劳你关心。对于安晴扒你的口罩确实是不对的。”

他说到这里,停顿下来看着姜九儿。

“但安晴说的也没错,姜小姐到底为什么要带着口罩,是怕让人看见......还是真见不得人?”

最后那句话像是彻底把姜九儿惹毛了。

她转过身,面向程律。

“程总,我倒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我怕你会做噩梦啊!”

程律皱眉。

“你四年前做的事情,当真能够忘得干干净净?”

“七个月的孩子,程总,亏心事做多了,难道晚上都不会害怕有鬼找你索命吗?难道在你眼里人命不值钱吗!”

程律想说些什么,又被姜九儿堵了回去。

更让他心惊的,是姜九儿眼底的恨意。

“程总真是好教养,你和安晴真是般配!什么锅配什么盖,我祝你俩永不分离!”

说完甩包走人,一点也不给程律留反驳的机会。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程律阴下脸色。

还是第一次敢有人这么跟他说话的!

姜九儿快步出门,一离开程家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刚刚那是生气才说出的话,这会一出门怒气下去了,反到有些后怕,她只是个养娃的普通人,惹不起权贵啊。

但她不后悔,这种人就是欠骂。

想到这里她心情好了些打算打个车。

一抬头就看见前面一座复古的大宅子打开大门。

从里面开出一辆黑色的老爷车。

那车跟她擦肩而过,她看见坐在车里的人,愣住了。

小说《离婚后,渣总痛哭流涕求复合》 第1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