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低门贵女
低门贵女

低门贵女 筠筠喵呜喵 著

连载中 苏曦言张澪

更新时间:2022-01-15 12:32:19
主角叫苏曦言张澪的小说叫《低门贵女》,本小说的作者是筠筠喵呜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生在七品芝麻官家,还被扔到偏房吃不饱穿不暖,苏曦言欲哭无泪。很快就要被自己爹嫁给钱老爷了,那个死了很多老婆的糟老头,不行,得想办法逃出去。皇宫里的人真热闹!勾心斗角好可怕,皇帝大叔色眯眯,嘤嘤嘤,人家只想当小白兔啦。什么?你想动本宫儿子的皇位,那就别怪本小白兔不客气了!您的好友某傲娇妃已下线......您的好友某痴情嫔已下线......您的好友皇帝已下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7章

舒桐苑内仍散发着夏日傍晚特有的余热,宫殿内的宫女太监们静悄悄的,晚风中院子里的梧桐树叶的沙沙声听起来格外清晰。秋蕊一日一夜没睡,红肿着一双眼睛守在苏曦言塌边,拿着帕子轻轻擦拭着苏曦言额上的汗珠,忽然,她看到苏曦言的眼皮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即,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苏曦言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主,小主你可算是醒了!奴婢可真是吓坏了!”秋蕊惊喜道,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在正殿盯着宫女们干活的茯苓听到秋蕊的声音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苏曦言感到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楚起来,但胸口仍因每次呼吸而感到剧烈的疼痛,这样的疼痛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记忆也随之涌回了脑海。

“皇上,皇上是如何处罚我的?”苏曦言顾不上自己干涩的喉咙肿痛难忍,急切地开口说道。

秋蕊接过莺儿新烹的雪梨汤,一勺一勺地喂给苏曦言,一边说道:“皇上说让小主在舒桐苑禁足,非令不得出,还有......还有褫夺封号。”

苏曦言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似有些惊喜的神色。呵呵,非令不得出,皇上总以为将妃嫔困在深宫之中是一种严厉的惩罚,却不知道,这宫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赶着去与他相见。

秋蕊不知自家小主听到自己被罚了还在那里傻笑什么,只以为是昏睡了许久,糊涂了,颤巍巍地补充道:“是,皇上原本是想降小主的位份的,但璟小仪向皇上求了情,连宜妃娘娘都说小主不过是被姐妹情深冲昏了头,皇上这才改了主意。”

苏曦言点了点头,她承宠这些时日以来,对修瑾的脾气也略知一二。修瑾虽不是那般冷酷无情的人,但作为九五至尊,也自然有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的威严,若无人劝说,绝对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沉默片刻,又抚胸道:“太医可来过了?”

“来过了,”秋蕊点点头,又小心翼翼地瞥了茯苓一眼“是茯苓请来了相熟薛太医,太医说小主伤到了肺腑,不过好在伤势不重,且须按时吃药,调理一段时日便就好了。对了,李美人听闻小主受伤又被禁足,特地遣人送来了燕窝,奴婢瞧着是尚好的血燕呢。”

李美人?苏曦言反应了一下,随即想起选秀那日出言宽慰自己的高挑女子,她闺名似乎是叫......李昭云?一股暖流涌上苏曦言的心头,她默默将这份恩情记在了心底。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如今这种时候这位几乎与自己毫无交情的女子还能想到自己实属不易。

苏曦言仍有许多疑问,却又被一阵咳嗽打断,服下一剂苦涩的汤药方才勉强又开口问秋蕊道:“嫣然姐姐呢?皇上有没有严惩?”

“皇上将静小主贬为了常在,因念着静小主与太后的情分,封号保留,在缀霞阁禁足。”

苏曦言舒了口气,曾嫣然到底是有太后的庇护在,也不至于被一棍子打到无法翻身。她挥了挥手,示意秋蕊下去休息。自己正欲缩回被子里再补上一觉,却见茯苓仍立在榻旁。

“奴婢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小主。”

苏曦言瞧着茯苓一脸惋惜的神情,眼睛里却闪烁着些许质问,又打起精神,笑道:“你是不解我明知道要被连累,为何还要替嫣然姐姐求情?”

茯苓惶惑地扬起眉毛,点点头,“以小主的出身,能得皇上的宠爱,一路晋升至此实属不易,奴婢实在不懂,小主为何要......引火烧身。”

苏曦言望着窗外渐渐暗淡的阳光,沉默良久道:“因为嫣然姐姐曾将我引荐给皇上,对我有恩,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她看到茯苓的嘴角微微动了动,扬起手止住她,叹口气道:“那日你曾和我说,先前你服侍过的欣昭容因品性高洁而蒙冤而死,我知道你是不希望我同她一般。只是,如今皇上宠我,无非是看重我的琵琶,再不然,就是见腻了大户人家的女子,偶尔见见我图个新鲜。这样的生活,我是极不情愿的。更何况,长久这样下去,皇上只会当我是个乐伎,是个玩意儿,待到哪日皇上听腻了琵琶,看腻了我,我便从此再无出头之日了。”

苏曦言见茯苓缓缓低下头去,默然,于是放柔了语气道:“你可知选秀那日皇上对我说过什么?”

茯苓抬起头,疑惑不解得望着苏曦言。

“那日皇上选中了我,不止是因为皇后娘娘对我的夸奖,还因为他误以为我的名字写作‘希颜’,”苏曦言说着在空中比划着那两个字,“‘希颜之士,亦颜之徒’,他觉得有这样名字的我或许这能同颜回般品德高尚。我就想,倘若我真的是那样的人呢?或者倘若我能让皇上认为我是那样的人呢?彼时我在他心中的地位便不再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意儿了吧。”

茯苓见苏曦言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犹豫片刻,仍然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小主如今因忤逆圣意而被幽禁,在皇上眼中是有罪之人,皇上怎么可能会想到小主的品行高尚呢?”

“因为我知道嫣然姐姐为人,况且此事颇为蹊跷,她定是被陷害的,而一切真相终究会水落石出。”

“可静常在已被禁足,这件事哪里还有转机?”茯苓以不可思议的语气轻声叫道。

“有两人可解此事。”苏曦言目光灼灼,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其一,如今张澪虽有圣宠,但她一人孤掌难鸣,倘若她面对后宫斗争分身乏术,自然会想办法为嫣然姐姐翻案;其二,此次宜妃小产,我肯定宜妃自己并不相信是嫣然姐姐下此毒手的,否则她绝不会为我求情,更不会同意继续与这不共戴天的仇人同居一宫,而她如今她饱受丧子之痛,必然会想找出幕后真凶。张澪受宠,宜妃位分高,有她们在,我敢赌嫣然姐姐必能洗清冤屈。而那时,皇上看重我的人品贵重,嫣然姐姐也更会视我为不可多得的挚友。”

茯苓闻言,愣了半晌,道:“只是倘若事情不像小主预料的那般如意,希望小主能够想办法重回皇上身边。”

小说《低门贵女》 第17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