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是霸总的朱砂痣
我是霸总的朱砂痣

我是霸总的朱砂痣 白洛因 著

连载中 洛白溪宫衍

更新时间:2022-01-12 14:46:04
主角叫洛白溪宫衍的小说叫《我是霸总的朱砂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洛因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夜之间,她成了破坏别人恋情的小三,受尽宫衍的冷落与讥讽。三年后,姜潇回国,宫衍要她把属于姜潇的一切都还回去。可她怀孕了,她脑部的阴影更是迫切的侵蚀着她仅剩的时间。过往的阴霾如沙尘暴般将她包围。原来,宫父宫母出车祸竟是她爸爸一手策划?原来,给宫衍下药的人是姜潇?生与死的独木桥。亲情与爱情的碰撞。一切事实的真相。洛白溪应当如何抉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他们两个俊男靓女光鲜亮丽地站在洛白溪的对面,像是一堵无形的铜墙铁壁。

洛白溪无疑战败,“我只是想来看看静姨,没有别的意思。”

姜潇上前一步冷笑道,“你没听到阿衍的话吗?这里不欢迎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恶毒地盯着洛白溪的肚子。

洛白溪生怕她做出什么事情对孩子不利,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挡了一下,姜潇正好借题发挥。

整个人朝后倒去,嘴里还大声喊着,“洛白溪!你干什么!”

宫衍就在她身后自然不会让她摔着,长臂一伸直接将人搂在怀里,“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姜潇摇头,“我只是想告诉洛白溪离你远一点,我怕她伤害阿姨,对不起阿衍,是我逾越了,只怪我太爱你,我怕又像三年前一样失去你。”

宫衍听到如此善解人意的话,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放心吧,这回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我根本没碰到你。”洛白溪急忙解释。

宫衍离得近自然看清两人刚才发生的事情,“你是没碰到她,但是你吓到她了,洛白溪,说吧,你到底怎么样才肯罢休?”

洛白溪又一次深陷这种无能为力的漩涡之中,偏偏她对宫衍的爱和对姜潇的恨相互交织,编成一张密网将她束缚,进退两难。

“我想你爱我。”洛白溪恍惚之间道出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姜潇冷笑一声,似乎觉得她傻。

宫衍也冷笑,“洛白溪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爱的人是姜潇。”

“我知道。”洛白溪失望地垂下头。

“你怕是知道得不够清楚。”宫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现在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爱的人是姜潇。”

洛白溪顺着他的力道将头扬起,看着面前自己深爱的男人忘情地亲吻着另一个女人。

两人耳鬓厮磨,缱绻旖旎。

细致温柔,无限宠溺,直到路边有人议论,宫衍才恋恋不舍放开怀里的人,声音也恢复之前的冰冷,“看到了,这才是我爱一个人时的姿态,而你显然不是。”

洛白溪明了,自己当然不是了,宫衍对自己做亲密事情的时候只有发泄和暴虐,丝毫没有怜惜。

原来他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阿衍,你不必刺激我,不管怎样我还是决定一年之后离婚,我说过我有原因。”

姜潇有些焦急,事到如今她必须赶紧坐上宫太太的宝座,迟则生变,更何况洛白溪还能怀着宫衍的孩子,她绝不能让这个孩子打乱自己的计划。

“只要你愿意离婚,有什么苦衷说出来,我和阿衍一定帮你解决,过去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姜潇在宫衍面前永远维持着大方、得体、善良温婉的一面。

洛白溪对待宫衍可以百般忍让,但对待姜潇便不会客气,“你已经等了三年难道害怕多等一年?姜潇,离不离婚是我和宫衍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你……”

宫衍讥讽道,“洛白溪,不必逞口舌之快,我有的是办法离婚,你好自为之。”

洛白溪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心里堵得厉害,今天宫衍给了她最大的侮辱。

她的隐忍还有卑微已经残破不堪,需要用多少爱才能填补?

洛白溪知道自己今天是见不着静姨,幸好宫衍也在,想必姜潇也不敢乱来。

姜潇此时却是中又惊又喜,她回来这么长时间这是宫衍第一次亲近她,“阿衍,你刚才在门口那是什么意思?”说着娇羞地低下头。

宫衍笑了笑,之前片刻的失神被掩饰的恰到好处,“我说过之前欠你的都会还给你。”

“阿衍,我好高兴,其实我好怕你心软,洛白溪毕竟是伤害你父母凶手的女儿,她还想杀了我……”

“傻瓜,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之后的几天洛白溪一边在医院调理身体,一边时时打探疗养院的事情。

或许是宫衍听进了自己的话,对静姨的事情很上心,每天都会去陪她。

直到有一天姜然打来了电话,“小溪,你不是让我盯着点狐狸精的动向吗?我刚才听见她和宫衍打电话,说是今天去南山庙祈福,得晚上才能回来。”

“好,我今天就去,不见一面我总是放心不下。”

姜然大大咧咧,“我说你就是瞎操心,宫衍又不傻,姜潇城府再深也不敢在宫衍的眼皮子底下杀人啊!”

洛白溪也觉得自己担心过头,“嗯,但我还是想见静姨一面,我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呸呸呸!”姜然教训她,“臭小溪不要说丧气话!善良的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我尽量。”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静姨如果知道我有宝宝了一定很高兴。”

姜潇离开之后姜然就开车接了洛白溪去了疗养院,“宫衍虽然不在,但你也长话短说,别被发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洛白溪点头,“嗯,我说两句话就走。”

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洛白溪避开了护士、医生,溜进了静姨的病房。

奢华的病房里,静姨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恬静优雅,就算是睡着了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

那些被洛白溪封存的美好记忆一下涌了出来,她泣不成声。

她的父亲虽然严厉,但那时候她的身边有温柔的静姨,有深爱的少年,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她拉起静姨的手,轻声说道,“静姨,溪溪来看你了,静姨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阿衍,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好想你啊。”

瘦弱的女孩子伏在床边大哭,多日以来的怨怼、委屈只有在面对静姨的时候才能流露,“静姨,还有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我和阿衍的宝宝,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一定给你生个最漂亮、最可爱的孙子。”

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洛白溪怕被发现连忙从侧门跑了出去,转身的时候她没看到静姨眼角滑落的一滴眼泪。

姜然看她满脸泪痕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随口找话题,“小溪……”

“然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吧?”

“对呀,你都这么努力了,我要是老天一定把最好的都给你!”

小说《我是霸总的朱砂痣》 第九章 最后一面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