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捞尸人萧十三
捞尸人萧十三

捞尸人萧十三 陈十三 著

连载中 萧十三夏彤

更新时间:2021-12-22 11:46:37
小说主角是萧十三夏彤的小说叫做《捞尸人萧十三》,是作者陈十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五章接风洗尘

三个人出了网吧,我以为要打车走,没有想到夏彤自己有车,还是一辆宝马三系的轿车。

张驰把我拉到一边,问道:“可以啊,你这女同学什么来路,在这小县城开宝马,也算是个小富婆了。“

对于这一点,我也很纳闷。

按常理说,虽然我对夏彤家的情况不很了解,但是据我所知,我们村里的人,虽然衣食无忧,但是大富大贵的还真是没有。

要说有钱,那就是村长家,但是我离开村子之前,村长的交通工具,也是那只三蹦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十几年的时间,足以让村子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的思维,依旧停留在十几年前,这显然不太合适。

开着宝马来到一家环境不错的火锅城,三个人围了一桌,热气腾腾的火锅上来,张驰就开始打开了话匣子。我头一回发现,张驰吹起牛逼来简直是不计后果,竟捡着发生在学校里有意思的事情,三分真七分假地跟夏彤一通乱扯,把夏彤逗得咯咯笑个不止。

问起村子里的情况,夏彤说:“现在的村子跟十几年前可不一样了,大家手里都有了一些钱,生活也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就之前一直跟你玩的赵江河,人家连霸道都买上了。”

我一听傻了眼,问道:“什么赵江河?”

夏彤看了看我,说道:“狗剩子啊。”

我一拍脑门,一下想起来狗剩子的大名,叫赵江河。

赵江河是我发小,跟我一起光**长大,后来我去了外地,联系就少了。

听夏彤说,这小子初中之后就不上学了,跟他爸一起领着渔船出海捕鱼,这些年赚了不少钱。

家乡的变化,还真是很大。

说到这儿,我就开始想起了我爷爷,十几年了,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一时间,我坐不住了,就想着快点回去见爷爷。

吃过了饭,我们三个人乘车回到村子。

这时候我方才明显感觉到,村里的发展真是太快了。

我坐在车里,心里感慨,张驰兴奋地望着车窗外,说道:“现在的农村,够牛的,你看看这些二层小洋楼,这得花多少钱。”

不可否认,现在的家乡跟我离开那会儿,差距大得简直不敢想象,这也令我几乎认不出这就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家乡。

夏彤直接把车开到我们家门口,张驰往外一看,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这......是你家?我靠,十三,你们这差距有点大呀。”

的确如张驰所说,如果说村子里这十几年,还有什么没有发生改变的,那就是我们家。

依旧是底矮的瓦房,两侧是东西厢房。

如果说不一样,那就是这房子比十几年前更加破旧,与旁边的房子一比,倍显寒酸。

我有点不好意思,下车之后说道:“咱家就这条件,怎么着,看你这脸上的表情,嫌弃了?”

张驰忙摆手说道:“哪有哪有,这可不叫寒酸,这叫返璞归真,贴近自然。十三啊,你可不知道,我一直做梦都梦见自己来到这世外桃源之地,感受自然之美,现在这愿望达成了。”

我说道:“你少跟我耍嘴巴子,一会儿你哭都哭不出来。”

夏彤向我们笑了笑,说道:“行啦,我也不进去了,我还有其他事儿。回头喊上老同学,咱们一起聚一聚。”

我没来得及开口,张驰忙不迭说道:“行啊,这回你破费,下回我做东,都是老同学,本就应该多多亲近。”

我暗暗从他腰眼上捅了一下,让他少说话。

夏彤笑着启动车子,缓缓驰离。

望着慢慢走远的夏彤,张驰回过头来,向我说道:“你发现没有,这个小美女对你有点意思。”

我说你可别胡说八道,一天你别的不行,脑子里全都是男盗女娼的玩意。

这里回来,真的感觉到一种亲切感,别的不说,十几年前都没有改变的院落,勾起了我满满的回忆。

伸手推开院门,我和张驰走了进去。

院门没锁,但是爷爷却不在家,整个院落空空荡荡的。

我带着张驰来到之前我住的厢房里,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显然是爷爷知道我回来,精心准备过。

我和张驰把行李放在里边,这时候就听到院外爷爷的声音传来:“是十三回来了?”

我和张驰赶紧从屋里出来,就看到爷爷拎着两条鱼,从外面慢慢走进来。

一看到我,爷爷脸上现出激动的神色,但是一闪而逝,把鱼递给我,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坐在院中的小凳上,爷爷问了我们在外面的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张驰看到我爷爷,似乎有点紧张,话也说不太利索。

我也问了爷爷的情况,其实也不需要问,眼前的一切都能说明问题。

晚些时候,村长来了,他必然是听说我和张驰回乡,专程过来看看。一听说我们会留在这里,暂时不再回城,村长大喜道:“那啥,老叔你放心,孩子回家那是好事。你瞅瞅其他的那些小东西,出去了就把家给忘了,还是我们十三懂事,知道返哺之恩。到时候,我在村里给两个孩子找个差事。”

一听这话,张驰脸上红光大盛,把我叫到一边问道:“啥意思,村长啥意思,是要我们当村官?”

我心里话这家伙是不是想当官想疯了?

村长走后,爷爷跟我们说道:“村长那是好意,也是求才的人,你们明天去村里报道,好好干,先安稳下来。”

张驰心花怒放,满口答应。

爷爷本就是一个寡言的人,说完这些,摆了摆手让我们回屋,自己则坐在院子里抽着烟看天。

我和张驰回到屋里,张驰低声向我说道:“十三,我怎么感觉爷爷有点不对劲?”

我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不对劲?”

张驰想了想,说道:“不知道,只是感觉你爷爷身上,带着一股劲。”

听了这话,我看了看他,说道:“你爷爷身上带着一股劲!”

晚上的时候,夏彤来了,还带来了狗剩子......不,赵江河。

一看到我,赵江河就给我了一个熊抱,十几年没见,陡一见到,心里还真的有许多感慨。

年轻人的聚会,爷爷并没有参与,当晚,我们四个就在院子里,烤着羊肉喝了一些酒。

我与赵江河从小就要好,虽然十几年未见,但是淡化的感情,只一顿饭的功夫就一下子给续上了。

赵江河可不是以前的狗剩子,此时的他穿金戴银,一身的珠光宝器,此时揽住我的脖子说:“十三,你放心吧,你回到村里来,我是最高兴的。你们上大学,见识多,懂得多,我呢,就是一个渔民。不过别的没有,你要缺着短着,就跟哥们说,哥们要人出人,要钱出钱。”

一听这话,我有些感动,一拳打在他丰硕的胸口说道:“别到时真用到你,跑个屁的了。”

赵江河眼珠子一瞪,说道:“这叫什么话,我狗剩子是那种人吗?”

夏彤小脸喝得红扑扑的,中途不知道接了谁一个电话,把她给叫走了。

临走时还跟我们喝了一杯,这才一路小跑出了院门。

看着她的背影,我对赵江河说道:“夏彤家看起来挺有钱的。”

赵江河说:“谁,你说她家?那赶情,我跟你说,我们这钱,都是辛辛苦苦披星戴月挣来的,但是人家那可真不是。你看夏彤她爹,夏老六,就那条破船,那把身命骨,能干什么?”

张驰似乎是早有准备,一听这话,好奇心被勾了上来,问道:“老赵,那你的意思是,夏彤家发的是横财?”

赵江河已经喝多了,话也有点口无摭拦:“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往外乱说。我听说,是夏老六有一回出海,在小龙滩捡到一个古器,你知道那古器拿回来卖了多少钱?”

张驰眼里一亮,问道:“多少钱?”

赵江河看了看左右,神秘兮兮地伸手一只手。

张驰道:“五万!”

赵江河“呸”了一声:“去你的,五百万!”

一听这话,我脑袋“嗡”一声,张驰更是脸露红光。

“哎哟我的奶奶,卖这么多钱,赵哥,你刚刚说,那古器是从哪里弄上来的?”

一声赵哥,把赵江河叫得心花怒放,拉着张驰的手说道:“小龙滩,这个地方凶险异常,一般人可不敢去。你问十三,他门儿清。”

我说道:“这事儿,别逮谁跟谁提,小龙滩这个地方,你和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夏老六那是运气好,一般人船毁人亡都说不准,你忘了二蛋哥的事了?”

赵江河一听这话,脸色一白,说:“那且记着呢,现在我出来,都是远远地绕开小龙滩,但是就算是这样,经过海口时,每次我这后脊梁一阵阵发寒。不过这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二蛋哥的尸首还是没有找到。二蛋他爹,在你不在的时候,找过你爷爷几次,被你爷爷骂出来。”

他说这话,我还真信,毕竟我父亲和大伯小叔,都是去了小龙滩没有回来,这些事情赵江河也很清楚。

小龙滩这个地方多么凶险,我和赵江河清楚,有些事情亲自经历过,方才印象深刻。

但是张驰不管不顾,对于小龙滩,我看得出来,他有着难以抑制的好奇心。

小说《捞尸人萧十三》 第五章 接风洗尘 试读结束。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