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她非池中之物 > 第9章

第9章

桐蔓 2021-11-26 13:17:14

第9章

凌若语呆滞了片刻。

靳云深!我恨你!

世界仿佛一瞬间崩塌了。

若不是靳云深那个恶魔,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内心的恨意加深,她手掌紧攥着被单,后槽牙紧紧咬合起来。

“咔嚓——”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

一瞬间,她所有的思绪都被打碎了。

只见靳光遥慌张地冲了进来,大口喘着粗气,眼神中埋藏着担忧与不安。

“曼桐!对不起,我来晚了!”

看到靳光遥那么担心的表情,凌若语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轻笑一声,毫无血色的唇瓣轻启:“我还以为我死了,都不会有人担忧。”

靳光遥伸出手臂,将凌若语揽入怀中。

手在她的后脑处温柔抚慰,小声嘟囔道:“不会的,你还有我。”

简单的话语却直击心灵,凌若语的心灵堡垒瞬间崩塌,眼泪不知不觉的浸湿了靳光遥的衣服。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寒冷的冬日抓住了一缕阳光,即使微薄,但直击心灵。

这几分钟凌若语没有动弹也没有言语,默默的在他怀里抽泣,将这段时间的委屈与无奈宣泄出来。

“你现在赶紧走吧,如果靳云深看到你,又要为难你了。”

突然,她回想起上次靳光遥被打的血腥场面,赶忙推搡着让他走。

靳云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行,我走了你怎么办?”靳光遥抗拒。

他哪能安心的放苏曼桐独自一人在这!

他用指尖划过她的脸颊,将那缕碎发别在耳后,柔情似水的眼神让人深陷其中。

“靳云深一时一半会儿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放心,你赶紧走吧!”

但她推搡的越用力,靳光遥便拥抱得越紧。

“这次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我要陪你一起扛。”

湿热的小风顺着窗户漫入房间,驱走了阴郁与沉闷。

这边…

办公室里安静得没有任何声响,靳云深全身心投入工作中,眉心紧皱。

“叮咚~”办公桌上,手机屏幕突然亮起。

他指腹轻轻一划,一张化验单照片显现。

虽然医生的字迹潦草,但仔细看去还是能看出诊断的基本内容。

不会怀孕!?

目光扫到这几个字迹时,他瞳孔收缩,卷翘的睫毛微颤。

“云深哥哥,你在看什么呢?”

凌欣然蹑手蹑脚的走进办公室,打算给靳云深一个惊喜,没想到她站在他前面好久,都没被察觉。

话音未落,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去了手机。

她居然终身不会怀孕了!

看到内容后,凌欣然兴奋的差点笑出了声,她竭力隐藏着自己的愉悦,装出担忧悲痛的样子。

自此以后,苏曼桐对她再无威胁!

毕竟即使以后靳云深即使愿意娶她,靳家也绝对不会同意一个不孕不育的女人进家门!

“哇~她这么严重啊,要不然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说罢,她来回摇晃着靳云深的手臂,撒娇发嗲。

“把手机还我!”

靳云深态度冷淡,连看都不屑看她一眼,心情落到谷底。

看到他这般认真,凌欣然便不敢继续嬉皮笑脸下去,赶忙谄媚的把手机还了回去。

“哥哥,你别这么凶嘛,我只是太好奇,原谅我好不好?”

她像一条甩不掉的尾巴,死死的黏在男人的**后面。

清风徐徐拂过,三两麻雀在窗边枝头上嬉戏啼叫,一切仿佛恢复了平静。

“哒哒…”高跟鞋与走廊地面敲打的声音越来越近。

凌若语通过听觉,便可以判断此人驻足于自己的病房外。

还没等她做出反应,门便开了。

可屋里,她还和靳光遥拥抱在一起。

“啪——!”

塑料袋从手中滑落,饭盒坠在地面上,原本光洁的地板上瞬间一片狼藉。

“本来还担心你,原来有人心疼啊!”

靳云深凄然一笑,眸中的光逐渐熄灭。

他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怒火,对面前这对不入眼的“苦命鸳鸯”冷嘲热讽。

今日凌欣然跑到医院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对可怜兮兮的凌若语冷嘲热讽,没想到上天又给她带来这份大礼。

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可惜了!

“云深哥,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不小心打扰了两人的甜蜜时光,要不然我们走吧?”她装出懵懂无知模样,实则话里有话。

这一顿煽风点火,让靳云深的怒火瞬间燃到最高峰。

“呵,正好这里不是很欢迎你们,慢走不送!”凌若语冷笑一声。

靳云深把她搞成这副模样还不够,还要带个女人过来看她笑话?

她心如死灰,整张小脸苍白得可怕。

她从头到尾没有过多解释,更没有扭过头去多看两人一眼,因为打心底里会恶心。

“你别怪若语,都是我不好,只要你不为难她,要打要骂随便你。”

靳光遥一副深情款款模样,迅速张开双臂,站起来挡在病床前面。

靳云深大掌攥上了他的衣领:“别给我在这儿装孙子,她能走到这一步,也有你不可推卸的责任!”

拳头重重落在靳光遥的脸上,瞬间,靳光遥的唇角处渗出一抹红。

靳光遥虽没有他壮实,却还是有还手的余地。

但他故意不还手,建立可怜虫人设。

这一切,凌若语都看在眼里,却是更恨靳云深了。

“你快松手,靳云深你这个没人性的,不要再打了!”

她一把拔掉手背上的针头,冲到靳光遥前面,用微弱的力量与靳云深抗衡。

好一个情深似海!

“怎么?心疼你的光遥哥了?”

指尖深陷手掌之中,指关节咔咔作响,靳云深最后一点理智如瓷器般破裂。

“心疼又怎么样?在我心里,他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凌若语边说边蹲下搀扶靳光遥,万般心疼。

此话一出,靳云深如同万箭穿心,痛到不能呼吸。

场面越发不可控制。

凌欣然意识到,如果再不阻拦,可能就不只是一场好戏那么简单了。

“好了好了,都不要再吵了!云深哥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凌欣然悄悄咽了口口水,用力挽上靳云深手臂,软磨硬泡把他给弄出了病房。

关上门的那刻,世界瞬间安静了。

“你…!”看着靳光遥的惨状,凌若语心生愧疚。

冰凉的小手指向男人唇边快要风干的血迹。

靳光遥迅速握住了凌若语冰凉的小手,他低眸,会心一笑,轻声说道:“我没事的,以后别再那么傻,挡在我前面了。”

“我…我肚子饿了。”凌若语觉得情况不对,赶忙抽出小手捂在了肚子上,连忙转移话题掩饰尴尬。

她现在只是用着苏曼桐的身体,对面前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男女之情。

刚才也只是许久没有人关心温暖她,才展现那份柔软。

这边…

旋转餐厅里,微黄灯光糅着暖意,耳边回旋着美妙的古典音乐。

走廊最深处的圆桌旁,坐着一位戴着**版墨镜的中年女人。

她浑身散发着成**人的魅力,脸上却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

“真是抱歉阿姨,路上堵车我来晚了,这是我给您带的礼物。”

程又灵一路小跑着过来,额头上渗出丝丝细汗。

她慌忙在女人对面入座,白皙的脸上挂着谄媚讨好的笑容。

“看在礼物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女人摘下墨镜,指腹轻捻着杯子,红唇烙在白瓷杯边上,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

程家和靳家商业上往来密切,若不是这个原因,靳母也看不上程又灵。

“你今天找我是要说什么事?”靳母清了清嗓子询问。

小说《她非池中之物》 第9章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APP阅读

章节X

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8章第9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