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她非池中之物
她非池中之物

她非池中之物 桐蔓 著

连载中 凌若语苏曼桐靳云深

更新时间:2021-11-26 13:17:14
主角是凌若语苏曼桐靳云深的小说是《她非池中之物》,本小说的作者是桐蔓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被他亲手推下28层高楼,摔成一滩肉泥!父母,亦死于他手,她恨!老天垂怜,睁开眼,她发现自己竟重生成了前世自己的助理?呵,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复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让他血债血偿,身败名裂!只是......为何他的桌上还摆着她的照片?为何他喝醉后痛苦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仿佛她既是他的白月光,又是他的朱砂痣?明明是他杀的她,为什么他看起来比她还痛苦?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9章

靳云深被大骂了一顿之后,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公司。

总裁办公室里,吵闹声一片。

股东们脸色难看,集结在一起,等待靳云深回来讨要说法。

早在靳云深上位的时候,他们心里就一直不服气。

但碍于人家位高一等,只能忍气吞声。

趁着这次机会,大家都毫不避讳的把怨气表露了出来。

刚走进总裁办公室,靳云深便沉声道:“麻烦大家先移步会议厅,五分钟后召开董事会,我给你们一个交代。”

他很清楚现在的局面,公司正处于危难时刻,如果内部都不拧成一股绳,那便真的无路可退了。

偌大房间里坐满了人,男人们都摆着臭脸,眼神带着敌意。

秘书紧跟着靳云深走了进来,房间里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大家都不要着急,今天下午我就召开记者招待会,尽量降低公司损失。”

他双手撑着桌子,英气的剑眉之中夹着烦躁,神情冷峻。

“有什么用!现在公司的大项目都临近解约,这么大个事情,仅仅召开记者发布会就能平息?!别当我们都是傻子!”

男董事率先站起来起义,带动了大家即将爆发的情绪。

“你们别慌,公司会好起来的。”秘书在一旁小声安抚。

董事们毫不领情,轻哼了一声,果断起身离开。

然而此刻,除了眼前这些事,靳云深烦躁的事却是另一件。

“苏曼桐在哪,我怎么一天都没见到她?”

他转过头去询问秘书,心里生疑,莫名觉得这件事情与她有关。

“靳总,苏助理说她肚子疼,今天请了一天的假。”

肚子疼?

为什么早不疼晚不疼,偏偏在公司出事的今天疼?

“好,我知道了。”

......

一辆尾号为8888的白色卡迪拉克停靠在了破旧的公寓楼旁。

男人下车,仰头往三层处看去,平息了一下情绪,慢步走进了楼梯间里。

“咚咚咚…”绵绵不绝的敲门声打破了屋子的宁静。

“谁啊?”

凌若语早早料到,靳云深一定会猜疑她,并且跑过来找她,所以早早做好了准备。

“你怎么来了?”

她手中紧握着热水袋,头发蓬乱不堪,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表现得很憔悴。

“不怎么......你收拾收拾,陪我去开今天下午的记者招待会。”

看到凌若语这副模样,靳云深的疑心磨碎了一半。

记者招待会,难道真的达成效果了?

凌若语装作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其实心里很激动。

不过她还是道:“可是现在是我的请假期间,我没有义务去。”

“我给你五分钟。”

靳云深一**坐在沙发上,指了指手腕上的**款手表,轻挑眉头。

又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霸道模样!

要不是今天有好戏可以看,她凌若语才不会这么容易妥协!

......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地上,为世界增添了不少色彩,风忽而吹起,抚过女人鬓角的碎发。

车刚停下来,记者们就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吵闹声回荡着。

“请问对于网上流传的事您作何解释呢?”十几个话筒递到了靳云深脸前。

他冷冷的垂眸瞥去,没有回答一个字。

高大魁梧的保安负责保护两人,过了很久,两人才走进了招待会的大厅里。

众人的目光如刀子般,想要刮掉男人一层皮。

“大家别着急,这几天网上的舆论,我会一一回答。”

靳云深临危不惧,还是很沉稳的样子。

“请问靳总,网上都说您杀了凌家大小姐,这是真的么?”

一位记者勇敢的站起来发声,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我靳云深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再有人造谣,我一定会走司法途径,奉陪到底。”

靳云深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用余光观察一旁凌若语的表情。

“那…苏曼桐小姐是不是真的是第三者呢?”记者的目光转移到了一旁女人的身上。

“抱歉,私人情感问题不方便解释。”凌若语冷冰冰的抛出了这句话,随后走下了台。

靳父在台下徘徊着,最终还是选择了迈出那一步,他拿过了靳云深手中的话筒。

“大家安静一下,为了表决心,我们靳家临时决定,把公司总裁的位子暂时交给靳光遥,靳云深暂停职位。”

靳父知道,如果这样继续和记者们耗下去,绝对弊大于利。

倒不如舍小保大,先让公司度过这次的危机。

靳父的发言令台下一片哗然。

“谢谢大家对靳家的关注与支持,我以后一定会不负众望的。”

靳光遥在台中央深深的鞠了一躬,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王八蛋!”

靳云深的心腹白岩在一旁抑制着怒气,恨不能冲到台上给这个得志小人两拳,却被靳云深拦下了。

其实,背后是谁做的手脚,靳云深的心里比明镜还要清楚。

从头到尾,这件事情的最终受益者便是靳光遥。

即使被停了职,靳云深的脸色依旧十分平静,他嘴角噙着一抹不羁的笑容,转向身旁的凌若语。

“苏助理,你觉得这件事情是谁在从中搞鬼?”

“我也不知道,八成是靳总商业上的对家眼红了,在背后使了绊子。”

凌若语逼迫自己目光坚定的与靳云深对视。

靳云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试探,转头轻声对白岩说道:“白岩,你去查查是谁给靳光遥投了票,给我留个名单。”

发布会结束,众人纷纷离场。

临走时,靳云深与靳光遥眼神交汇,火药味十足。

如若不是今天靳父在场,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饶过靳光遥。

“苏助理,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跟上靳总,一起回公司!”

秘书在一旁推搡着她,态度如往日般恶劣。

即使瞬间换了总裁,她也丝毫没有陌生感与不适感。

“你现在回公司把基本材料整理好,送到总裁办公室里。”

靳光遥面无表情的分配了任务,故意与凌若语保持了很远的距离,表现出不熟的感觉。

“好的,靳总。”

她低下头答应,配合着表演。

靳云深在不远处细细揣摩,但观察了一会儿,便无法再看下去这碍眼的一幕。

他慢慢靠近凌若语,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今天晚上过来我家。”

小说《她非池中之物》 第19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