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战王弃妃带球跑了
战王弃妃带球跑了

战王弃妃带球跑了 小福酱 著

连载中 月冉溪慕容堇辰

更新时间:2021-11-25 16:51:12
小说主角是月冉溪慕容堇辰的小说是《战王弃妃带球跑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福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末世基地地位最崇高的顶级医师,却穿越成战王最不想多看一眼的弃妃,丢到荒芜小院让她自生自灭。为了得到饭票,月冉溪展露了她的医术。战王终于正眼看自己这位弃妃,却发现原来王妃是夏朝第一美人呢,原来王妃品行皆优,是他一直看好的那朵小白莲屡次挑衅王妃。小白莲这么来劲儿还不是某人惯得嘛,月冉溪生气了,决定带球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8章

“小桃,研磨。”

月冉溪端坐在案前,比划了一下手中握着的狼毫笔,好歹原主也练出了一手好字的,身体的肌肉记忆也在,抄个佛经不在话下。

小桃拿来了砚台,加了点水,就用上好的松青墨细细的磨开了,墨汁乌黑浓亮。

“小姐你要给王爷写信吗?”小丫头歪着脑袋问。

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月冉溪作势把手指微扣起来,要赏小桃两个栗子吃。

月冉溪把佛经在案前拍了拍,小桃一看,上面写着《妙法莲华经》,更是诧异,“小姐你不是最讨厌练字嘛,为什么要抄佛经?”

“因为皇后娘娘罚的呀。”

月冉溪一边回着话鼻尖已经在宣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原主一手簪花小楷也是她娘强逼着练出来的。

这本来也是往才女方向栽培的,可惜就遇到了慕容堇辰这个劫数啊。

“哼,你在宫里到底闯了多少祸出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慕容堇辰黑着脸推开了门,两个长臂张开,一甩袖子又背在身后。

月冉溪继续的抄佛经,心平气和的很,也没吭声。

慕容堇辰长腿带风的就到了月冉溪的案前,在她案上挡出一片阴影来。

他也是刚听燕乙说了宫中发生之事,宫里死了两个宫女,正是他这好王妃的贴身侍婢,死状一如之前那名叫做清蓉的丫鬟。

“王爷,你挡到我的烛光了。”月冉溪仰起头,美眸瞧着他,微微张开的粉唇似乎在控诉一般。

“本王在与你说话。”男人愤怒。

月冉溪赶紧把自己写了好几行的宣纸递给了小桃,免得殃及池鱼。

她才开口道,“我是闯祸了,我让王爷给我善后了吗?”

慕容堇辰脸色变了变,对着小桃呵斥了声“退下”后,就把月冉溪从案前揪出来问,“皇宫是什么地方,你也敢胡来,你那两名丫鬟,若你有什么不满,回家再赐死倒也罢了。行差就错,连累的是整个战王府。”

说吧,慕容堇辰气得胸脯都不停的起伏,将月冉溪一把推在地上。

月冉溪哪想到这男人和疯了一般猛然一推,她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抬头就看到那张阴云密布的脸。

这是发哪门子的疯啊,她顾不上掌心的**辣,一下子站了起来。

站在慕容堇辰的对面,与他对视着道,“你现在知道关心整个战王府了,皇后派人将我引到一个小院去,在里面等我的是何人你知道嘛?是祈国太子木遥,若不是我见机跑了出来,牡丹宴上,你战王府的脸面怕也是别要了。”

慕容堇辰脸色变了变,燕乙汇报中,确实提到木遥在一处偏殿和宫女颠鸾倒凤,恰好被赏花的命妇们瞧见了。

“你不是皇后......”慕容堇辰的话戛然而止,此话不妥。

月冉溪自然想知道他说什么,不就是想说她是皇后安插过来的人嘛,她昂着头颅道,“她是我姨母,但是见我是个没出息的,一直垂涎你的男色,觉得我霸占着这个位置,所以想把我拉下这个战王妃之位。”

慕容堇辰听到月冉溪口中的“男色”,俊美的脸色一僵。

但是听她说的也有所道理,心绪倒是平和了起来,但谁知月冉溪又道,“左右你瞧着我也不顺眼的很,不如给我一封休书,也如了皇后的愿,你们皆大欢喜。”

“你......”慕容堇辰头一次见哪个女人还问夫婿讨要休书的,听着口气分明是她要把自己休了一般。

“你、休、想!”他一字一词的从口中蹦出。

月冉溪凤眸里露出讶异之色,好声好气的道,“王爷,我这是一时冲动,自请下堂,你若是不把握这机会,还怎么和我的好表妹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休得胡言,我和苏小姐没什么。”慕容堇辰眸光瞥向一侧。

“是吗?那怎么我和王爷一道参加牡丹宴,王爷对于宴会上发生何事都不知晓,现在才来追究?”月冉溪微抬着精致的下巴,眸色里略带着嘲讽,“王爷难道不是美人在侧,心早就不在这宴会上了。”

慕容堇辰被月冉溪说的呆不下去了。

事实好像也确实如此,但是他抬步欲走的时候,觉得这如了月冉溪的愿,又折步回来,上回她还说自己恶心。

“咳,月家没教你规矩嘛,在本王面前要自称妾身,你一口一个我,是何意?”慕容堇辰扭头看着月冉溪,往日里她见自己哪回不是含羞带怯的,怎么如今偏生这副巴不得自己快走的姿态。

“是,妾身谢王爷教导。”月冉溪看着慕容堇辰的黑眸紧盯着自己,心道,糟了,该不会是讨要休书太过特立独行引起他的注意了吧。

她低头苦思冥想,这前世在他们基地上的时候,那些个有稀有血的人都要被关进实验室研究的。

而她现在重生在此地,若是暴露了,岂不是也没什么好下场。

她咬着嘴皮子想了想后,就决定按照原主的这般作态来,眼眸里一片星光的看着慕容堇辰,“王爷,今夜可要留下。”

慕容堇辰瞧着她那双亮的过分的眸子,见其中只有狡黠,看来刚才不过是惺惺作态,引起本王的注意罢了。

与其休了月冉溪让皇后安排个女人进来,还不如维持现状。

看着她矫揉造作的模样,他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好啊。”

随后长臂一展,道:“过来伺候本王宽衣。”

月冉溪走了过去帮他解腰带,但是小手掰扯了好一会儿还没弄开,气恼的松了手,看着慕容堇辰的时候,只见他戏谑的盯着自己。

“王爷的衣果然难宽,难怪妾身这一年多都入不了王爷的心。”说着月冉溪微微的靠近慕容堇辰,把头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小手乱摸。

慕容堇辰眉头一皱,将她推得三尺远,然后赶紧长腿带风的往屋外走,“时辰不早了,王妃早些休息。”

小样,还跟我斗!

月冉溪见他仓皇逃窜,勾了勾唇角,坐回到案前,唤了声,“小桃将我的佛经拿来,真是烦,还耽误我抄佛经。”

屋外,慕容堇辰还未走远,他怎么会对这个坑害自己无数次的女人心动,真是不争气!

小说《战王弃妃带球跑了》 第1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