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蓄爱谋婚替嫁妻
蓄爱谋婚替嫁妻

蓄爱谋婚替嫁妻 云溪月 著

连载中 顾梦溪傅允昂

更新时间:2021-10-27 10:43:19
小说主角是顾梦溪傅允昂的小说叫《蓄爱谋婚替嫁妻》,是作者云溪月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四年前的一场沉河,顾梦溪流转国外,想到养母坠亡的阴谋,她从国外华丽而归。势必要让罪人伏法,精心谋划的替嫁,获得B市闻风丧胆的傅少傅允昂太太的头衔。利用与被利用,傅少不上套怎么办?猎人狩猎常常以猎物的姿态出现,那就一哄,二骗,三……顾梦溪直言只谈仇恨不谈感情,但是旖旎过后的情感复苏是怎么回事?她逃他追,最终被抵在墙角无处可藏。“老婆,孩子都生了?你还想逃?”傅允昂贴近她的耳侧私语悱恻。“我们谈谈?”“不谈合作,只谈感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她做的能吃?”等人走了之后,傅允昂冷冰冰的开口。

“你不是也同意了吗?”顾梦溪耸了耸肩,拿出手机打开外卖平台点了几下,然后扔给他,“要吃什么,自己点。”

傅允昂没有马上动,而是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界面。

能代表隐私的手机都能转手递给他,到底是有恃无恐,还是真的没有秘密?

他更倾向于前者。

“你就看着她去拉奕秋的好感?”傅允昂在屏幕上上下划拉几遍,不大有胃口。

“好感是留给用心的人。”顾梦溪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厨房,“你觉得,我用的着跟这种心怀不正的人争吗?”

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会给。

顾梦溪很有先见之明,虽然别墅区的外置比较远,但等他们三个人都饱饱地吃完了,顾洛慈才灰头土脸的端着几盘黑炭出来。

看着桌子上的剩菜和外卖盒子,顾洛慈心中的怒气燃到极致,漂亮的五官都扭曲了。

“不是要我做饭,吃啊!”她用力把盘子放在桌上。

傅允昂靠着轮椅椅背,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发火的对象。

“火气这么大干什么。”顾梦溪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纸巾,“万一你以后真的跟傅先生在一起了,还能顿顿让他们两父子吃外卖不成?不过是提前锻炼你一下,这么沉不住气?”

意思是……她会和傅允昂离婚,交出不属于她的位置?

顾洛慈心中**澎湃,瞬间将那点不情愿敛下,娇羞的看了眼主座上的傅允昂。

反观原本还想看戏的傅允昂顿时冷下脸。

晚上,顾洛慈非要满腔慈爱的拉着傅奕秋和她一起睡。

“你确定?”顾梦溪看着紧紧拽着他衣角唯恐被带走的傅奕秋,心情复杂。

“在傅家,我还能对他不好吗?”顾洛慈脸上带着甜美的笑,手上却是毫不留力道的拖走傅奕秋。

“你不阻止?”进了房间,顾梦溪没好气地问。

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顾洛慈绝对不会对傅允昂有多体贴。

但人家占着亲妈的名头,最好由亲爹傅允昂出面。

“奕秋是傅家人。”

言下之意,就是顾洛慈最多过一下嘴瘾,况且她还想母凭子贵当上傅太太,更不可能对傅家长孙做什么。

要是外人动了傅家人,不说傅允昂,就是傅老爷子一把年纪也还有血性。

“比起奕秋,你不如多担心一下你自己。”

倏地,傅允昂话锋一转,拽着纤细的手腕,牢牢地摁在腿上,缩在怀里,锐利的眼睛眯起,颇具压迫地盯着她淡然的眉眼。

“让顾洛慈跟我在一起?顾梦溪,你以为傅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又当我傅允昂夫人的位置阿猫阿狗都能当?”

他掐住女人精巧的下巴,语气狠厉:“看来给你的教训不够,你还学不会说话。”

“那你要怎么惩罚我啊?”顾梦溪睫毛颤动,像扑打着翅膀的天使一样,一下接着一下,勾的人不由自主看过去。

“顾梦溪!”

又被她反摆了一道,傅允昂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语带警告。

“你怎么老是在生气。”小手横在他的胸膛,顾梦溪慢慢向他倾斜,红唇一张一合,格外诱人,“我顺着你还不好吗?”

那一刻,似乎空气都凝固住了,围绕在他鼻翼间的满是熟悉又陌生的馨香,让傅允昂不适地拧起眉。

下一秒……

顾梦溪被推了出去,毫无准备的状态下,要不是顾梦溪身手敏捷迅速用手撑在一侧,少不了要吃点皮肉之苦。

“守好你的本分。”

带着寒意的男声回荡在她耳边,傅允昂转动着轮椅去了浴室。

顾梦溪勾唇扬声道:“今天可要小心点,否则,连顾洛慈都会知道傅家继承人是个连洗澡都会出状况的废物。”

“顾梦溪!”室内温度骤然降低,傅允昂回头冷冷的看着她,“真以为我不会动你?”

顾梦溪和他对视,无辜的眨了眨眼。

偶尔撩拨一下可以,但那毕竟是老虎的**,要是骚扰频繁了,怕是要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顾梦溪可不想干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很明智地选择闭嘴。

傅允昂冷哼一声,砰地一声关上门。

等确定他不会随意出来,顾梦溪才沉下脸,细细回想刚刚在傅允昂身上闻到的味道,那是一股中药味,乍一闻,还以为是安人心神的。

但她这几年一直在和药材打交道,对药物的属性和相克之道熟悉得很。

味道太淡,顾梦溪没闻出来具体的药名,但可以肯定,这其中有相克的药物!

要害傅允昂可以,但最好是在她达成目的之后,否则,阎王爷来了也收不了这条命。

等傅允昂出来,顾梦溪也不兜圈子,直奔主题:“你近期还用别的药了?”

傅允昂擦头发的手一顿,似有不解:“嗯?”

“拿给我看看。”顾梦溪懒得跟他啰嗦,等她确定了再慢慢解释也不迟。

沉默一瞬,傅允昂俯身从衣柜下方拿出一大袋药包。

顾梦溪直接拆卖一包,撵起里面的粉末,用力嗅了嗅,心里有了底数。

“有什么问题?”傅允昂看着她的表情问,放在一侧的手却不由攥紧。

这药他从残废那年就开始用,要是真有问题的话,怕是毒已经深入骨髓了。

“这有三味药确实价值连城,单独拿出来,都有抚心安神去躁意的作用,但用在一起,就是催你命的筷子手。”

顾梦溪冷笑一声,把剩下的包装全都扒开,果然,成分是一样的。

“这些是谁送你的?”

半响,傅允昂掩去晦涩难辨的眼眸,艰涩开口:“我爷爷。”

老爷子说是能平复他的心情,让他更稳重的东西。

顾梦溪却不信:“老爷子明显跟器重你,不会用慢性毒药害你,要不然他不会在你身上花那么多心思。”

“而且这些药的用量很低很低,如果不是我长期和它们打交道,还不一定闻得出来,你确定药包没有经第三者之手?”她又闻了一次。

小说《蓄爱谋婚替嫁妻》 第19章 慢性毒药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