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鲛妃令
鲛妃令

鲛妃令 嘉奂 著

连载中 玉合欢初宴

更新时间:2021-09-21 09:12:39
小说主角是玉合欢初宴的小说叫《鲛妃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嘉奂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神族最强女将军,却为一只小鲛仙步下神坛,倾其所有,换世间从此有海,换鲛人之命不止于一世,换与他下世重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5章

玉合欢下意识地抬手挡住眼睛,鲲在高空被一团华光裹挟,逐渐变幻成人形。

这是一个成年男子,束发,着一身灰暗长褂,相貌虽不及初宴,但也称得上丰神俊秀。

不用问,这位想必就是初宴唯一的挚友,海国国师鲲妖奚洲白。

“噢我亲爱的阿阿阿宴!”

奚洲白抑扬顿挫的一声吼,将激起的水柱都瞬间震塌。

他顾不上摆什么排面,直接降落在初宴跟前。

奚洲白怔怔地看了初宴好一会儿,面色微暗,眸中惊愕与自责之色交加。

他缓和一下心情,开口道:“噢我的兄弟,我可算找到你了!我感应到你阿姐的几缕残魂,一直徘徊在海神琴边,噢上天,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初宴一见到他,微笑骤敛,他迅速写下几个字:“去海神琴那边。”

他说着率先往海的另一边飞去,初宴也说不上是怎么回事,自从他从玉合欢那里拿回抹额后,他自恢复速度比以往增快了数倍。

此时他的灵力已经足以承载他飞跃过海面。

玉合欢和奚洲白紧随在初宴身后,朝海神琴飞去。

初宴一挥手,在大海的中央,她终于见到了传说中守护大海的海神琴。

海神琴形似箜篌,初宴飞至海神琴侧,轻轻撩拨琴弦,试图用神音来指引阿姐的残灵,归入轮回之道。

但收效甚微。

初宴换了数个曲调,但始终未能成功引渡其姊的残灵。

他微蹙着眉,一双节骨分明的手抚着琴弦,从缓到急,再从急到缓。

初宴和着琴声清唱起引渡之歌。

仙歌音,声声箜篌鸣。

但玉合欢却没有心情欣赏,她骤然顿悟到,若是要彻底解放初宴姐姐的残灵,必须要彻底销毁用灵珠签订的契约才行。

玉合欢也满面愁容,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初宴说,若是初宴一时冲动去了山海部,那岂不等同于是羊入虎口?

她正忧烦着,初宴的琴声戛然而止。

初宴微阖了一下双目,看似难过至极。

他接着对玉合欢写道:“我阿姐的残灵不入轮回,是否与契约有关?”

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玉合欢如实点了点头。

“灰王子,你别灰心,我娘说过,在方向正确的前提下抽丝剥茧,真相终会大白。你阿姐的事一定能圆满解决,我相信你。”

果然不出她所料,初宴决定去山海部,销毁契约。

玉合欢想着自己也要查山海部是否暗中猎杀良善之妖一事,不如与他结伴,兴许还能因为此事,扳倒山海部。

玉合欢虽然只是飞花部的新晋弟子,但是她将飞花部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山海部仗着业绩优势,处处打压飞花部,飞花部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她要拼力守护自己的家,为了家人,无所畏惧。

玉合欢对初宴道:“灰王子,你可要听个故事?”

这回换作初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只听玉合欢说道:“我自记事起就没见过爹娘,被送至幻月宫,宫内分两派,飞花部与山海部,山海部仗着自己成绩突出,常年欺凌我们飞花部的弟子。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他们曾把我娘的遗物丢入大海。”

玉合欢说到这里哽咽了,她竭力噙住泪水,继续道:“我怀疑山海部并未遵守幻月阁只签恶妖的规定,他们大肆掠夺灵珠,只怕是另有目的。你阿姐是鲛人,若是她的灵珠被用于邪途,后果不堪设想。”

初宴可算是听明白了,原来玉合欢的心里不只装着她的“家”,还有天下众生。

他向玉合欢投去羡慕的目光,她是他一直想要成为的人啊,心怀大爱,向阳而生。

初宴对玉合欢的看法开始发生转变,他清澈的瞳微闪烁出神采,接着对她写道:“就让往事随风,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玉合欢唏嘘过后,绽出一个明媚的微笑。

她飞到初宴跟前,两手各探出食指,在初宴的脸颊两侧提拉一记。

“灰王子,你看,惨中自有惨中手,不是每个被命运捉弄的人,都把苦大仇深写在脸上的。你要多笑一笑,我娘说,对生活报以阳光,生活才会回赠以幸运。”

初宴点点头,一脸受教了的神情,接着又写道:“你不是自记事起,就没见过爹娘吗?”

玉合欢尴尬一笑,回道:“胎教,不行吗?”

这么荒诞的话初宴竟然信了,他展现出一副羡慕的神情,接着写道:“你娘优秀。若我也有幸能得到我阿娘的教诲,该多好。”

玉合欢微怔,接着宽慰道:“你那么优秀,我相信你不需要任何人的教诲,也能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

初宴听了,毫不客气地写道:“那是自然,我一向只做自己的王。”

“我的王,别难过啦,人生......鱼生要向前看。”

“傻丫头,谢谢你。”

两人的尬聊,奚洲白终于听不下去了。

“噢我亲爱的阿阿阿宴,你俩别再尬夸了。接下来的事,你可都规划好了?”

他问话时,面上浮现出老母亲般的担忧。

奚洲白在得到初宴肯定的答复后,他无奈地一摊手掌,光芒微燃,一副看似耳钉一样的饰物出现在他掌心。

奚洲白将耳钉给初宴戴上,说道:“噢你这太让**心了。噢差点忘了,这是我按照你的图纸造出来的心声传感器,阿宴发明,小白制造,靠谱。有了这玩意儿,我可再也不用担心你码字累手了,麻利的,快试试。”

初宴伸手在耳钉上轻按一下,似乎启动了什么机栝,接着他唇瓣开阖道:“傻丫头,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玉合欢双目微瞠,真别说,这小发明家的产品还真不赖,初宴悦耳的声音真的传入了她的耳朵。

玉合欢欣喜地连连点头:“能听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初宴当即回了一句:“可以。”

有了这个传感器,初宴看似与能正常发声的妖无异。

“灰王子,你真厉害,你还发明了什么好玩的,一块儿展示给我看看。”

初宴唇角微扬,嘴角两侧勾勒起浅浅的弧度,显得他面容愈发清甜。

初宴又按了一个机栝,对玉合欢道:“这个功能叫屏蔽,启动后只有我们彼此能对话,其他人无法插入我们的会话。”

“厉害啊灰王子,这个真绝了。”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屏蔽模式下聊了好一段儿,急得奚洲白都要伸手去扯他的传感器。

奚洲白双手扶住初宴的肩膀,一字一句地交代:“嘿,老朋友,听着,到了那里夹紧你的大长尾,注意隐藏自己的妖气。”

“知道了,小白。”

奚洲白一副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神情,又嘱咐道:“噢对了,记着,在外可没有我这及时雨来江湖救急,你切莫再乱搞发明,可别再把自己锁在抹额里出不来了......”

“废话真多,赶紧圆润地滚。”

奚洲白平时也算挺高冷一条鱼,就只在初宴面前话多得能说三天三夜。

倒不是初宴没有耐心听,只是奚洲白话太多,都干扰到他的心声传感器正常运转了。

奚洲白丝毫不在乎初宴的态度,他最后用心声强调了一下重点:“听着,最重要的三点,切莫感情用事,切忌对人类女子动心,万不可去幻月阁。行了,你知道我的,我嘴尖皮厚腹中空,唠叨都是为你好。”

初宴唇角微扯,冷哼一声道:“你是笋吗?”

初宴在奚洲白面前,总算是彰显出了一些少年朝气,变得开朗许多。

接下来的话,他们都是用心声交流的,玉合欢听不到。

兄弟俩闲扯一阵,奚洲白忽然正色道:“阿宴,听着,你需要我时,就按动传感器上的机栝,我会第一时间来到你身边。还有那件事,我会查清的,你安心去吧。”

初宴很严肃很低沉地“嗯”了一声。

初宴心里清楚,没有什么人什么事,比修复海神琴的任务更加重要。

为了达成使命,他甚至可以容忍自己暂时变成他曾最厌恶的样子:虚伪、工于心计。

初宴简单交代了一下他的计划:“我会在半途损坏飞行器,与玉合欢一同掉落在困龙岛上,那条龙知道我的不少计划,我必须除掉他。”

“阿宴,诸事小心。切记勿亲手杀生。”奚洲白再度强调。

初宴微微颔首道:“放心,有了海蝶,何需我亲自动手?”

奚洲白目光中流转出赞许之色,接着侧头望了一眼玉合欢,道:“噢我的兄弟你可真是个小天才,这小丫头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你故意绊倒她,让她没能成功与熙芸缔约,还将熙芸炼化成海蝶,当做你杀人的工具。”

“听着,此事不许告诉她。”

“知道了,真是的,你又学我说话。”

“好了,别废话了,翻听。”

两人同时伸手碰拳,还轻声道了一句鱼语,大意是“加油”的意思。

“别饭厅了,饿了去我飞花部,保你大快朵顾。”

玉合欢听不懂鱼语,误解了他们的意思,她的错字成功逗笑了初宴。

“是大快朵颐。”

他迷人的弧度笑再次浮现,望之令人迷醉。

奚洲白双目瞠极,似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在他的记忆里,初宴在那场海难后,便鲜少展露欢颜,他不是在被虐,就是在被虐的路上。

初宴在经历过那场海难,发现鲛珠受到不可逆的毁伤后,他逐渐被苦痛抽离了生的气息。

奚洲白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看到初宴微笑,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是在十年前了吧。

奚洲白现在都清楚记得十年前那场海难。

小说《鲛妃令》 第5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