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又是一年烟雨楼
又是一年烟雨楼

又是一年烟雨楼 嘉莉 著

已完结 黎萱草禹安昌

更新时间:2021-09-14 16:21:37
《又是一年烟雨楼》由嘉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黎萱草禹安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黎萱草以为自己遇到了良人,不顾门第,一头栽进去。后来她知道了,再深的感情也只是空中楼阁。她爱屋及乌,禹安昌恨屋及乌,终至一句一伤,无话可讲的地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看着她消瘦的背影,禹安昌有些莫名发慌。

他不自觉的抚了抚心口,感觉有什么流失了,再也找不回。

“啊——!”

黎萱草的惨叫忽的穿破大门,随即戛然而止。

禹安昌腾地站起来,有些惊惶的看着那扇阻隔的门。

“这贱女人,害了祖母又害了我,哥你千万不要再心软!”

禹安旻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黎萱草死在里面。

“闭嘴!”

禹安昌心烦意乱,心底隐约有个声音让他叫停,可他不能。

安旻寒窗苦读,金榜题名指日可待,他的样貌不能有残缺。

等院判缝合好了安旻的耳朵,就让院判去救她。

如果她撑不到,也是她罪有应得……

这么安慰着自己,各种矛盾的思绪搅得禹安昌头脑嗡嗡作响,一片混乱。

在大哥看不到的地方,禹安旻眼底闪过一丝恶毒的快意。

贱女人,这次还整不死你!

太医院院判气喘吁吁赶来,这时,郑琴也出来了,捧着的托盘里赫然是血肉模糊的断耳。

“旻少爷,取出来了……”

“快点给我接上!”禹安旻兴奋的跳起来。

禹安昌只看了那血糊糊的断耳一眼,就像是被烫到般移开眼。

“她怎么样了?”

郑琴眼神微闪:“将军,奴婢给黎萱草止了血,上了金疮药,她昏睡过去了。”

“不是吃了麻沸散吗?为什么刚才……”

“还关心她干嘛?哥,现在我的耳朵最重要!”

禹安昌被禹安旻拖着,去了别的房间。

黎萱草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紧闭的眼慢慢睁开。

郑琴那句话又在她耳边响起:“将军说要你一辈子都记住这次教训。”

话落,就将明晃晃的刀直接划下!

黎萱草痛晕过去又痛醒,艰难地低头,看到自己肚子上的刀口。

大片大片的血晕染开来,淅淅沥沥如雨,浸透床单,流到地上。

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像是被泡在了冰窖,冷到了骨头缝里,连呼吸都像是被冰刀割着肺部。

最后一根稻草,真正压了下来,这辈子她真的记住了。

“爹,娘,你们等等……别丢下我……”一个人的路太孤独,她想爹娘了。

黎萱草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她继承了爹的衣钵,真的很想做个好大夫的。

三岁开始识草药、认穴位,十数年的刻苦学习,却输掉所有。

手臂无力的滑落,眼瞳失去光彩,此生就这样走到终点……

另一边,禹安昌心不在焉的陪着禹安旻缝合耳朵,引得禹安旻不满的嚷嚷。

“哥,你还在想她?没听到院判说我的耳朵耽误了时间,缝合可能会失败吗?”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禹安昌有些烦躁,身体蠢蠢欲动想去看看黎萱草。

云洛儿快步走进来,满脸欣喜:“安昌,老太君醒了!”

是的,老太君的眼千真万确的睁开了,正倚坐在床头。

“祖母!”禹安昌的眼眶湿润了,激动的上前。

老太君有些呆呆的转过来,开口就是:“我孙媳妇呢?”

禹安昌一愣,笑着说:“我知道您一直喜欢洛儿,等您好起来,我们就马上成亲……”

“错了错了,不是她……”老太君摇头,四处张望。

“老太君,我在这儿呢!”云洛儿凑过来,脸上露出讨喜的笑:“才三年,您就不记得我了吗?”

老太君盯了她一会儿,脸孔渐渐涨红。

任谁也没想到,她倏地抬起手,狠狠打散了云洛儿的笑脸——

“我当然记得你!都是你害的我!”

小说《又是一年烟雨楼》 第10章 一个人的路太孤独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