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河灯 著

连载中 余巷老鼠祥

更新时间:2021-07-22 12:07:40
小说主角是余巷老鼠祥的小说叫《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本小说的作者是河灯所编写的都市热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是一名水管工,阴差阳错之下接触到了一个神秘阴暗的淘金职业!他们隐藏于喧嚣的闹市之中,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他们染脏了双脚,忍着鼻孔飘来的恶臭,双手伸入了满是污秽的浑水之中,捞出来一串串金银珠宝.........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9章剪头

回到了家里,放眼望去,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或者厨房,统统都是冷冷清清的。

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没觉得这儿有多冷清,但是现在,感觉就好像到了一陌生人家似的,到处都是那么陌生,冷清,甚至有些阴森森的。

可能是因为我手中拎着的麻袋里装着死婴的缘故,一切都变得诡秘异常。

放下麻袋后,我先是去洗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不知该不该相信陈枫说的那些话。

给死婴洗澡这种事情已经非常诡异了,还要抱着死婴睡觉,更加诡异!

坐在了客厅上,我连续抽了五六根烟,直到喉咙受不了,才停下了抽烟的动作。

掐灭烟头,我紧皱着眉头,拎着麻袋走向了卫生间......

“哗啦啦。”

水龙头的水不断冲出,掉落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我拉来一张小板凳坐下,开始解开麻袋的口子。

而后,从里面掏出来了一只还沾着羊水的胎婴,捧在手里看了看,看到那张刚刚成形的眼睛还紧闭着,不过呼吸和心跳已经停止了。

尸体没有任何的温度,赫然已经死亡。

“杀你的人不是我,有什么恩怨,别报复我,我现在给你洗澡,叫做净身,再给你焚香诵咒,超度你的亡灵,然后抱着你睡觉,给你感受一下父爱,等你怨气散尽,就请去投胎吧。”

对着尸体讲完这句话,我开始用冷水给她洗澡,因为是胎身,不可用热水洗,否则的话脱皮流血,破了相,极为难看。

不紧不慢的给她洗完澡,我便用自己的毛巾给她擦拭了起来,擦着擦着,我发现自己的鼻涕和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直到嘴巴舔到才发觉。

自己居然哭了!

而且是痛哭流涕的那种哭!

但是我没有发出声音,就是在自己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哭得泪流满面。

我走去照了一下镜子,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双眼通红,泪痕挂在了两眼之下,鼻涕都快跑进嘴巴里去了。

我连忙擦干净眼泪和鼻涕,然后有些惊恐的回头看向那只婴尸,是不是它的缘故,导致自己莫名其妙的哭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一边念诵着这句经典的话,一边抱着婴尸去到了客厅。而后找来一只碗,装着泥沙,烧了三炷香,对着婴尸拜了拜,然后插到了碗上。

碗中的细香飘荡着袅袅烟线,婴尸就摆在碗前。

我立刻摆好姿态,打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开始对着婴尸念诵起了陈枫教我的一段口诀。

口诀的内容十分晦涩难懂,根本不能用文字表达,每一句都是自己反复的念诵,死记硬背下来的。

当我念诵完毕以后,明显的看到婴尸的手指动弹了一下,我头皮发麻的收回打量它的眼神,继续默诵这段口诀。

直到念诵完毕以后,我便抱着婴尸回到了房间,放着它躺在了床上,随即温柔的说道:“乖啊,你不要乱动,我去洗个澡,回来就抱着你睡觉。”

语毕,我走去到了卫生间,脱去衣服开始打开花洒,用热水对着自己的脑袋淋了起来,但是洗着洗着,突然热水变成了冷水,冷得我浑身哆嗦。

我马上关了花洒,重新打开,还是冷水,紧接着又检查了一下电热器,还是发现不到故障在哪里,就在我以为是没煤气了,正在此时,头顶的灯泡忽然闪烁了起来。

咋回事?!

我有些激动,立刻扔开花洒,迅速的穿好**,打开卫生间的门冲了出去。

出到了客厅,我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任何可疑事物之后,畏手畏脚的走入了房间里,找来衣服穿好。

穿上了睡衣,我去客厅用吹风机吹干了头发,然后回到了卧室里,关上房门,看向了床上静静躺着的婴尸,眉头紧皱了起来。

如今两步流程已经走完,就差最后一步了——抱着婴尸睡觉!

“呼呼。”

我吐出两口气,然后咬着牙,把房灯一关,而后躺到床上,抱着婴尸,像是抱着小孩的姿势一般,开始躺着睡觉。

可是实在是太诡异了,躺了半天都没睡着,反而耳边时不时传来的一些细微的动静,令我整个人都一惊一乍的。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已经不知道多少点了,只知道窗外的雨声停了,一切都变得无比的安静。

鼻子前飘来婴尸身上的诡异气味,时不时猛地吸上一口,就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清醒了一般,根本睡不着。

突然。

手机传来了震动声。

我马上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上面屏幕写着来电人“胖子”。

妈的。

大半夜打什么电话啊!

我马上接了电话,对着那头骂了起来:“死胖子,你有病啊,不知道这个点是人是鬼都在睡觉?”

那头立刻传来胖子的嚷嚷声:“我的小祖宗哇,爹这不是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担心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想着打个电话给你,看看你有没有出事吗!”

“你爹我很好,不劳你挂念。”我对他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平静的道:“别打电话来了,我要酝酿睡意,你这一通电话过来,我特么彻底清醒了!”

胖子诱惑道:“要不然你不别睡勒,出来跟我喝酒吧!”

我说:“自己喝。”然后挂了电话。

空气再次变得平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胖子打来了一个电话的原因,反倒是让我安心了许多,不知不觉的,困意席卷而来,瞬间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异常的安稳,甚至没有做梦,但是等到意识逐渐苏醒时,却听见耳边传来了“咔擦,咔擦——”,如同一把剪刀在头顶剪头发的声音。

咔擦咔擦。

这股声音越来越清晰,泌入洱海,我眉头皱了皱,随即睁开眼睛。

眼睛一睁开,不得了了!

面前站着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把生锈的剪刀,对着我的脑袋不断咔擦咔擦的剃头。

关键是!

我抱在怀里的婴尸不见踪影,它出现在了面前这个长发男子的肩膀上趴着,像是睡觉一样,镇定的打着呼噜。

再一看这个长发男子的脸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这人不是谁。

正是死去的涛子!

小说《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第19章 剪头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