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司神匠
阴司神匠

阴司神匠 琼御 著

连载中 牛小毛刘大姑

更新时间:2021-07-22 12:07:30
甜宠新书《阴司神匠》是琼御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牛小毛刘大姑,内容主要讲述:一个阴谋,一场风波,惊险久未平息二十年前的恩怨情仇,二十年后的步步惊心,接二连三,探索真相父母之死,人鬼殊途,阴司立足,万魔尽出......每一步都是成长的足迹,每一步都是逼近危险的信号,翻开篇章,看我阴司扎纸匠,惊魂走一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8章啄阴鸟

解决掉一个纸人后,‘村长’越发疯狂起来,阴笑声刺耳,令我心烦意乱。

纸人并没有生命,也感觉不到疼痛和疲劳,更没有恐惧和其他情绪,它仿佛一个机器人。

眼见其中一个纸人被撕成两半,其它两个依然毫无畏惧的与‘村长’继续撕扯。

可是短短两分钟,这两个纸人便全交代了,一个没了头,一个胸口被掏了个大洞。

纸人与我精神相连,三个纸人接连被毁,我同样感到异常难受。

“小子,就你这点手段,还敢管我的事,去阴司后悔吧。”

‘村长’狰狞着大笑,再次朝我抓了过来。

我很清楚,这要是在被抓住,就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了。

虽然我还有很多手段,但奈何道行太低,根本使用不出来,为今之计,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

生死存亡之时,我也顾不得其他,一边艰难躲避‘村长’的攻击,一边随手抓来一个纸人,而后抹了一把肩膀上鲜的血。

飞快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人背上后,在将其点活,最后口念咒语。

此乃纸人借阳法。

虽说纸人是阴物,但终归还是需要阳气驱动,而且阳气越足越厉害。

这就和阴魂爱吸人的阳气一样,但凡阴魂邪物,他们都惧怕阳气,可又都喜欢阳气,只要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阳气就变了它们的大补之物。

释字落地,纸人飞速膨胀,体型比原来的三个纸人大了足足一倍,身高也达到了两米。

在纸人成型瞬间,我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抽出来一样,身体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现在的我如同一滩烂泥,如果这个纸人在对付不了‘村长’,那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好在这个纸人没有让我失望,‘村长’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忌惮,也不再发出刺耳阴笑了。

“哼,纸人借阳法?你会的还挺多。”

‘村长’冷声说道,同时七窍开始流血,霎时间整个脑袋都变得血肉模糊。

“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怕了吗!天真。”

说着,‘村长’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了纸人身上。

嘶嘶......~。

硫酸腐蚀声在耳边响起,只见被鲜血沾红的地方,立马出现一个个小洞。

不过由于我的阳气支撑,纸人并没有坏掉,而是迎面朝‘村长’撞了过去。

我松了一口气,这是第一次使用纸人借阳法,还真怕被‘村长’一口鲜血给喷死。

不过此时我心里却浮现出一丝好奇。

她怎么知道我用的是纸人借阳法?这可是我们扎纸匠才会的阴术。

虽说这不是什么秘术,但也只有阴行中人才知道。

想不通索性也就不在去想,现在可是命悬一线。

要说这个纸人还真是生猛,一来二去‘村长’也只有招架的份。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纸人身上被喷到的鲜血也越来越多,好在只要不是人首分家,或者被撕成两半,都无大碍。

“刘大姑,不要在一错再错,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收手,之前答应你的依然作数。”

我虚弱的说道,刘大姑生前不是坏人,只是死的太冤,从而心生怨念,不是非杀不可的恶鬼。

爷爷也经常教导,除了一些生前死后都作恶的恶鬼非杀不可之外,面对其他阴魂,尽量劝其放下心中执念,不要让它们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住口,你们男人都是骗子,你们统统该死,该死!”

‘村长’大声吼叫,对我更是怒目而视。

紧跟着一口鲜血再次喷到纸人身上,纸人竟然直接倒地,然后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瞬间变回了原样。

“这............!”

我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仔细一看,原来纸人背后被鲜血腐蚀了一个大洞,而那大洞的位置,刚好是我写生辰八字的位置。

生辰八字没了,我的阳气也就从纸人身上散了,自然也就恢复到原样。

“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村长’满脸煞气,伸手直接朝我脖子掐了过来。

眼看着村长那张狰狞的脸距离我越来越近,难道就只能这样等死?

不,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我不能就这样等死。

“住手!”

突然,一声爆喝在门外响起,只见爷爷竟然出现在我眼中。

“爷爷!”

我万分惊喜,眼看就要再去阴司逛一圈,没想到爷爷会在这个时刻出现!

‘村长’一见到爷爷,二话不说竟然想要直接跳窗逃跑。

“还想跑?哼!”

爷爷一声冷哼,随手一指,但见一只纸鸟从窗外飞了进来,与正想逃跑的‘村长’撞在了一起。

纸鸟的双脚落在‘村长’肩膀,尖尖的嘴巴一下下啄着他的太阳穴。

太阳穴在阴人口中又叫入阴门。

它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也是阴魂附身时的入口。

而这个纸鸟我也认得,名叫啄阴鸟。

阴魂附身,就好比虫子进了大树,而啄阴鸟又和啄木鸟一样,可以把附身的阴魂直接给刁出来。

不过显然刘大姑不甘心就这样被爷爷捉住,无奈之下只好从另一边的入阴门逃出。

“你们给我等着,这笔账我会在杀了夏山后,再来和你们算。”

话毕,刘大姑这个怨鬼,便从窗逃走。

爷爷有心想追,可看了看倒地不起的我,只好放弃。

“爷爷,对不起,我......”

我有些懊恼的说道,感觉十分对不起爷爷,教了我这么多年本事,可我连一个怨鬼都打不过。

爷爷一点我的额头,原本浑身无力的身体,竟逐开始渐恢复体力。

“好啦好啦,有什么话等会再说,现在村长可还危险着呐。”

说着,爷爷便把我扶到了床上,让我先休息一会。

而他则对村长做了一下简单的治疗。

毕竟被怨鬼附身,会消耗人体大量阳气,甚至精气,若不及时救治,就算醒了也要大病一场,甚至会危及生命。

爷爷处理好村长,并把他安排在自己房间躺下,最后才来到我跟前。

“说吧,我不在的这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说《阴司神匠》 第8章啄阴鸟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