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专情鹤总套路深
专情鹤总套路深

专情鹤总套路深 孟岐岐 著

连载中 钟南意鹤时谦

更新时间:2021-06-16 17:41:21
甜宠新书《专情鹤总套路深》由孟岐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南意鹤时谦,书中主要讲述了:为救女儿,钟南意和鹤时谦做了交易,为期三个月。三个月里,鹤时谦实力宠她。想要电影角色?鹤少随手扔来N个剧本任她挑.想要上综艺?鹤少立刻让人为她量身打造节目。想要品牌代言?鹤少直接把这家品牌买下来给她代言着玩。尼玛,说好三个月后就分手?现在跟前的这个男人,准备和她谈个几十亿生意的男人是要做什么!钟南意怒:“说好三个月的…”鹤时谦一把抱住她:“老婆,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别跑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钟南意腰间的吊威亚倏地松开。

在场众人皆是脸色惊变——

“啊!”

钟南意更是吓得小脸花容失色,在她闭上眼以为自己要摔下去时,却被人稳稳地抱在怀里。

钟南意睁开眼:“是你。”

接住她的人居然是鹤时谦。

鹤时谦眸子半眯,深邃的瞳孔隐约有怒意浮现。

男人唇线紧抿,钟南意下意识的要离开鹤时谦的怀抱:“放我下来。”

“不许动!”

鹤时谦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悦,钟南意看他一眼,男人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明显是发怒的征兆。

她咬了咬唇,微微动了下手臂,却发现左肩胛处的雪白纱裙已经被染红。

后知后觉的疼意,让钟南意皱眉,小声的嘤咛一声:“嘶——”

“怎么?”鹤时谦剑眉蹙起,看着钟南意受伤的肩膀,眸子骤然一缩。

“谁做的?”男人语气怒不可遏,目光凉凉的扫过在场噤若寒蝉的众人。

导演最先回过神来,赔笑上前:“鹤总——”

“我问你,谁做的?”鹤时谦抱紧钟南意的手臂逐渐收紧,众目睽睽之下,她居然在他的面前受伤。

“这说不定是个意外…”导演小声开口,看着鹤时谦怀里的疼得脸色惨白的钟南意,轻声道:“鹤总,还是快点送小意去附近的医院。”

闻言,鹤时谦看了眼怀里脸色苍白的女人。心尖骤得一颤,低声:“钟南意,要是疼就叫出声。”

“……疼”钟南意睁着眸子,委屈的望着鹤时谦,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

“笨女人!”鹤时谦对于她的配合很是受用,唇角忍不住上弯。

眼神扫过钟南意受伤的肩胛,看向导演的目光带着几分肃杀的味道:“为什么威亚会突然出事,我希望导演您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话落,抱着钟南意大步流星的离开。

身后的鹤思意立刻跟上:“爹地,等等我,我也去。”

导演见着鹤时谦的身影远去后,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一边的助理凑过来:“钟南意和鹤总……”

“还不明显吗?”导演白了一眼助理,“赶紧去检查下吊威亚,为什么会出事。”

“是。”

-

鹤时谦抱着钟南意来到就近的医院,医院里井然有序的忙碌,因为鹤时谦的到来,纷纷侧目。

有人窃窃私语:“那是鹤影帝?”

不少人围了过来,鹤时谦凝眉,内心烦躁不已,却无法发作。

鹤时谦看着怀里已经疼得晕了过去的钟南意,对赶来的林晗怒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给我找医生!”

“是!”

林晗赶紧去找医生过来,医生急急忙忙赶来,看着鹤时谦怀里已经晕了的钟南意,看她肩胛处鲜红一片,连忙对身后的护士说:“赶紧准备急救…”

护士要去接鹤时谦怀里的钟南意,鹤时谦侧身躲过。

鹤时谦冷冷看着她:“急救室在哪?”

护士被他的目光吓得呆若木鸡,愣愣开口:“在…在三楼!”

“立刻带路!”鹤时谦看着怀里的钟南意,眼角猩红。

钟南意,你最好不要有事!

到了急救室,急救室门关上,鹤时谦站在门外看着急救室门上显示的“急救中”三个鲜红的大字,紧皱的眉头就没有松开。

小小的鹤思意就站在他身边,伸出小手拉了拉鹤时谦的手,软软的出声:“爹地放心,妈咪不会有事的。”

听到女儿软软的声音,鹤时谦的脸色稍霁,蹲下身与鹤思意平视:“宠儿,爹地把妈咪再娶回来好不好?”

“好啊。”

鹤思意点头,要是妈咪回来了,他们一家就团聚了。

那样爹地也不会再在深夜里一个人喝酒。

鹤时谦站起身,揉了揉女儿的头发,目光看着急救室的门,眼中似有决意下定。

父女两人,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着钟南意出来。

半小时后,手术室的房门打开,包扎好的钟南意从放急救室里,苍白着一张脸走出来。

鹤思意一看见钟南意出来,连忙跑了过去:“妈咪,还疼吗?”

钟南意看着鹤思意清澈的水眸里全是关心,粉唇扯出一丝微笑:“谢谢你的关心,不疼了。”

“妈咪不用和我道谢,要和爹地道谢才对。”鹤思意迈着小腿,用力地拉着一边的鹤时谦过来,摇着鹤时谦的手道:“爹地,你刚才不是一直关心妈咪吗,妈咪现在出来了,你怎么不说话?”

鹤思意歪着小脑袋,不解的看着鹤时谦。

鹤时谦看了眼钟南意,似无意开口:“怎么样?还疼吗?”

“谢谢,不疼啦。”对于鹤时谦的关心,钟南意有几分诧异,语气受宠若惊。

“爹地可关心妈咪——”鹤思意继续说话,被鹤时谦一瞪,一下就不说话了。

乖乖的站在一边,可懂事了。

鹤时谦看着自己乖巧眨眼的女儿,眼神颇有几分无奈:“宠儿,不许乱说话。”

鹤思意懂事的点头:“好的爹地。”

钟南意看着鹤时谦父女俩的相处模式,想起家里的两个孩子,如果鹤时谦知道两个孩子的存在……

她偷偷瞄了眼和鹤思意交谈的鹤时谦,他会对两个孩子也这么好吗?

还是……

厌恶到了极点。

钟南意偷偷走神中,鹤时谦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缱绻温柔。

“爹地,你又偷偷看妈咪……”

鹤思意的声音再次响起,让鹤时谦扶额。

钟南意回过神来,对上鹤时谦的眼神,冰凉疏离。

钟南意贝齿咬唇:“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

话音落,钟南意要离开,被鹤时谦抓住了手腕:“你想去哪?”

钟南意看着鹤时谦身边的鹤思意,想起自己的孩子,他和别人的女儿千娇万宠,可是她的玉玉从出生开始就忍受病痛的折磨。

“当然是回去工作!”

钟南意红了眼,使劲掰开鹤时谦的手指,转身就要走。

鹤时谦握住她的手,不允许人走,“钟南意,你必须住院。”

“鹤先生,我的事,不需要您管。”钟南意再次要甩开鹤时谦的手离开,被鹤时谦禁锢住。

男人盯着钟南意的目光,明显已经动怒:“钟南意,不要让我在宠儿面前不给你留面子——”

小说《专情鹤总套路深》 第14章 高空摔下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