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 第八章深夜闯进门

第八章深夜闯进门

银子殇 2021-06-10 10:22:05

回到谢家,越氏派了武艺高强的护卫把宜兰阁团团围住,不许谢君瑶踏出半步。

入夜,世安苑的高墙上闪过一道黑影,守门侍卫十分警惕立即追过去查看,丛间猫叫声不时传出。

李若蝉轻巧的攀上半开着的窗棂,她不但手上功夫了得,轻功也有一定的造诣,只是谢君瑶的身体太弱,她现在只能使上五成功力,但爬窗绰绰有余。

她翻身进屋,屋内一片漆黑,月色暗淡,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李若蝉掏出火折子,掀开折帽,燃起光亮,捏手捏脚迈向床沿,被子凸起,床上之人正在沉睡。

李若蝉唇边划出冷笑,眸子覆上冰寒的杀意,扬起手中匕首毫不犹豫朝床上之人扎去。

匕首扎到软软的棉絮,掀开被子哪有江阑九的身影,赫然是一个绣花枕头。李若蝉自知上当,转身想要撤离。

回头却发现江阑九不是何时早已站在她的身后,冷肃的面容透露出不可侵犯的神情,眉间一抹倦意还是被李若蝉捕捉到了。

李若蝉目光注意到江阑九摆在身后的手,没错,江阑九中毒无疑,然而却用强大的内力生生将体内毒素逼了出来。

迷魂软筋散本也不是要人性命的剧毒,李若蝉只恨手上仅有这一种毒药,不然岂能便宜了江阑九。

“你是何人?”江阑九厉声逼问,步步靠近。

李若蝉吹灭手中火折子,房中陷入一片黑暗,月色黯淡,窗外流入的风吹的帘上珠子叮叮当当作响,李若蝉阴森的声音响起。

“我是阴曹地府的亡灵,地狱好寂寞,欲寻一有缘人相伴。”李若蝉悲凉又尖锐的笑声传来,“你罪孽深重,十八层地狱是最好的归宿,早死早超生。”

“装神弄鬼!”江阑九大喝一声,镶玉石的宝剑凌空出鞘,直指李若蝉脖颈。

黑暗中,无比精准。

李若蝉连连后退,“你善恶不分冤枉好人,导致钱家满门往死,难道不该下地狱吗?”

她声嘶力竭,声势若人,怒数江阑九的罪证。

“你是钱家什么人?”江阑九盯着李若蝉略显清寒的眼眸,试图从中窥探她话里的可信度。

李若蝉眼神坚定,眸色因愤怒显得有些通红,江阑九利刃抵在李若蝉喉间,站在原处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钱良平贪污赈灾粮,人证物证俱在,他虽枉死牢狱,那并不代表钱家没有贪污。”江阑九讲述事实,“阁下替钱家打抱不平,可见关系匪浅。”

李若蝉黑暗中摸索,手边忽然碰到一个瓷瓶子,顺着江阑九的话道,“我是钱之睿!”

江阑九眼眸划过一丝异样,李若蝉趁机拿起手边的瓷器瓶子扔过去,江阑九猝不及防侧身闪过之时,李若蝉鲤鱼打滚来到窗边,准备跃窗逃走。

岂料,江阑九一个箭步便抓住她的臂膀,硬是把她从窗户上扯落。

李若蝉四脚朝天仰躺在地,江阑九利刃袭来,李若蝉袖中银针不知何时已经飞了出去,银针和剑身发出冰冷的撞击声音。

江阑九早已将李若蝉的功夫底子试探清楚,料想对方会使用暗器,果不其然,李若蝉使出的银针全部被钉在了窗户两边。

就在李若蝉无计可施之时,被怀里的火折子膈硬到,灵光一闪,点燃火折子奋力扔向床边的帷幔,帷幔遇火而然,瞬间火光四射浓烟滚滚。

江阑九皱眉,案桌上摆放着公务文书,最容易招火,若他去救文书,小贼势必趁机逃走。

于是,江阑九脱下外衣拧成麻绳,反手缠住李若蝉双臂,一手摁住她一手收拾案上公文。

李若蝉拼命挣脱,毫不客气骂道,“你有病啊,着火了看不见吗?一堆破文书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江阑九面色不改,压住她的手骤然用力,李若蝉瞧着大火逐渐蔓延,火舌眼看马上就要吞到案桌边缘。

“看来江世子大火中杀人的嗜好多年未改。”李若蝉咬牙暗骂。

江阑九心神一震,收拾文书的手倏然收紧,回眸对上李若蝉猩红的双眼,似要将他生吞活剥。

他想起了十年前庆云殿的那场大火,还有燎原大火中被他一剑封喉的李若蝉。

“哐啷。”巨大的踹门声响起,涌进来一群提着水桶的侍卫。

李若蝉趁机扫堂腿踹倒了愣神的江阑九,侍卫被浓烟呛的厉害,边叫喊世子的名字边朝大火扑水。

李若蝉飞速挪到窗边,毫不犹豫一头栽下去,由于双手被江阑九绑在身后,直线坠落的李若蝉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幸好楼层不高,她并没有摔伤。

李若蝉挣脱掉缠绕在手臂的衣衫,脚尖蜻蜓点水,消失在夜色中。

侍卫们由于浓雾眯眼,泼了江阑九满身透心凉,湿哒哒的江阑九从窗户飞身外出,只瞧见小贼离去的背影。

此人使用的轻功莫名眼熟,江阑九疑惑渐深。

居青的脚步声响起,“世子,房中火势已经控制住,您……”

江阑九板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居青,水滴沿着袖子下滑,落脚之地早已湿透一片。

“胡闹。”江阑九甩下一词,愤然道。

居青跪地恕罪,“属下该死!”

他家世子一向端肃持正,风度翩然,随行优雅,似这般狼狈的模样倒还是第一次见,不免心跳如鼓,大骇异常,脑门虚汗直流。

江阑九抬头遥望火势扑倒后残留的余烟,对居青道,“马上调查宴会上是谁下的毒?”

居青点头随即消失在夜幕中。

世安苑失火很快传到谢二爷和越氏耳中,两人匆忙赶来,却被告知火势已经扑灭,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

江世子在谢家出了事,他们如何担得了责,世安苑进不去也不晓得里面情形如何,两人心急如焚一夜未眠。

翌日一早,谢二爷顶着乌黑的眼袋过来求见江世子。

却被告知世子要搬离世安苑,住到浮曲阁。

“浮曲阁位处偏僻,布局简陋,舒适度远远比不上世安苑呐。”谢二爷拱手道。

江阑九眼底一片清凝,冷冷道,“莫要多言,我觉得浮曲阁甚好。”

谢二爷猜不透江世子的用意,只道,“既然世子喜欢,老夫即刻命人收拾干净。”

江阑九点头。

浮曲阁靠近谢君瑶居住的宜兰阁,在谢家的确地处偏僻。

“小姐,那位京城来的世子爷搬到我们隔壁去了。”青芝在谢君瑶耳边小声说话。

由于上次冲撞了楼知府后,越氏派人严加监管,院子里布满越氏的眼线,青芝说话都得压低声音,谨防被人听了去。

李若蝉面色沉沉,世安苑被烧,江阑九无端搬到偏僻的浮曲阁,定然是对她有所怀疑。

可……她并没有漏出任何马脚?

按理说,江阑九不该怀疑到一个傻子身上?

小说《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第八章 深夜闯进门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落水后重生第二章装疯咬故人第三章巧妙换乾坤第四章莫名言相助第五章知府找上门第六章哭诉被看穿第七章迎风宴下毒第八章深夜闯进门第九章生吞活蚯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