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软街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 第七章迎风宴下毒

第七章迎风宴下毒

银子殇 2021-06-10 10:22:05

谢君瑶被搀扶下马车,神情呆滞,楼知府匆匆看了一眼没太在意。

楼知府把客人引至正厅,奴仆恭敬而立,开了条长长的道,江阑九走在人道中间,下人皆是屏气凝神,不敢轻易抬头。

楼蓝氏和她身后的傻儿子,早早等候在正厅前,面上尽是喜色。

楼蓝氏身旁还站着一个姑娘衣裙华丽,朱钗满头,轻移莲步摇曳生辉,标志的脸蛋含羞的笑容,一看便是闺门秀女,文静规矩。

谢君瑶掩袖瞥了瞥嘴,暗笑楼姑娘见识疏浅,江阑九此等忘恩负义的小人,怎会是良人!

“大家请坐,老夫随意备了些菜肴,若是不合口味尽管提出,老夫让厨房马上加菜。”楼知府老脸沟壑舒展,时不时看向江阑九,生怕贵人不满意。

江阑九表情淡漠,喜怒不形于色,楼知府瞧不出所以然只好作罢。

“犬儿与谢四小姐婚期将至,按理说楼谢两家早该坐下来商讨商讨,奈何临平城今年大小事宜不断,本府忙的焦头烂额,好不容易灾情有所缓解,实在是不容易。”

楼知府装作有意无意提及赈灾的事情,察看江世子的反应。

“天灾不可违抗,若是人祸便一定要严查。”

江阑九语气轻淡,楼知府却还是被吓得一哆嗦,手抖把酒洒了满桌子。

“世子恕罪,瞧瞧下官笨手笨脚,雨嫣快些过来给世子倒酒。”

楼蓝氏轻轻推了一把楼雨嫣,楼雨嫣唇窝浅浅,不紧不慢的来到江阑九旁边,刚握住酒壶准备倒酒,却被居青拦了下来。

“我家世子不饮酒。”居青面色冷肃,板着张阎王脸,着实有些吓人。

楼雨嫣尴尬的立在远处,不知如何进退,求救般看向自己的父亲。

楼知府尬笑一声,“下官愚昧竟不知世子不饮酒,既然如此那便吃菜。”

气氛非常尴尬,江阑九仿佛自带结界一般,与旁人格格不入,不接受任何人的奉承。

谢君瑶轻叹一气,暗自摇头,忽然感觉一道目光飞来,抬头寻找赫然发现是江阑九正盯着她看,谢君瑶赶紧低头。

“宴会既是为楼公子和谢小姐特设,理应以他们为主,楼大人邀请本世子是不是想知道其他的事情?”

“比如说赈灾粮!”江阑九目光变得深沉,语气不善。

楼知府脸色巨变,踌蹴半晌才道,“钱家贪污赈灾的粮饷朝廷已经补发了,下官第一时间分发给临平城的百姓,得以顺利度过险境。”

“钱家落狱还得仰仗世子明察秋毫、洞悉其奸,实乃百姓之福,皇上之幸呀。”楼知府拍须溜马的本事神乎其神,老脸恨不得笑出花来。

“楼大人以为钱家如何?”江阑九忽然道。

楼知府先是一愣,才道,“钱家罪大恶极,有此下场都是咎由自取,下官虽然政绩一般,但平生最恨贪官污吏,大理寺裁决最是公允,不知世子为何要问下官这个问题?”

楼知府心里头七上八下,完全摸不着江阑九的心思。

“钱大人畏罪自杀你可知道?”江阑九道。

楼知府点头,“下官听说了,钱大人无言面对皇上和众多受灾百姓,畏罪自杀了。”

“若我说钱大人是他杀呢?”

江阑九神色一转,看向楼知府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墨染般的黑眸暮色沉沉,仿佛寒夜中刮起的寒风,入骨三分。

“所以……世子是为了钱大人被杀一事而来?”楼知府虚探道。

“楼大人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倒是不枉费为官二十载。”江阑九夸赞道。

楼大人见他神情正色,不像糊弄人,紧张的心情一下子便放松下来,看来是自己多想了,江世子果然是为了赈灾粮而来。

“多谢世子谬赞,您在临平城的这段时间有用得到下官的地方,下官一定竭尽所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楼知府眉间舒展,与方才判若两人,全然不见拘束。

江阑九默然点了点头。

李若蝉心中却是悲凉至极,钱家世代忠臣没想到晚年竟然惨死狱中,两袖清风钱良平,绝对不会贪污赈灾粮。

只怕又是别有用心者的歹毒手段,钱家白白蒙冤入罪,就像当年的李家一样。

李若蝉掩下眼底的落寞,端起酒杯小抿,对面一道好奇的目光传来,她抬眸眼神刚好对上楼知府家的傻儿子,这次宴会的主角楼言。

“水水苦……不好喝。”楼言说话不利索,指了指她手里的酒杯,痴痴笑。

李若蝉心里憋着苦,不想搭理他,白眼一翻酒已下肚。

楼言眼睛睁的如铜陵一般大,不可置信,歪着脑袋想来半晌也学着谢君瑶的模样,端起面前的酒喝了下去,岂料喝的太猛,被呛的直咳嗽。

楼言满脸憋红,蹲在地上掐住自己的脖子,楼蓝氏和楼知府吓得白了脸,下人们亦是蜂拥而上,场面顿时一阵混乱。

慌乱间,李若蝉掏出白色瓷瓶,里面是无色无味的液体,有毒,食之会让人四肢无力、头晕目眩。

李若蝉完成下毒之时,恰好楼言的咳嗽也好了。

楼言被下人带了下去,楼知府连连赔不是,生怕谢君瑶新生介怀,安抚道,“让姑娘受惊了,年轻人毛燥些,谢姑娘莫言害怕,我儿性情良善绝不会苛责你。”

李若蝉面上不惊,私下却默言:与我何干。

谁知楼知府不着边际又来了一句,“我儿不似钱家大少,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尽引诱月貌小姑娘,钱家家风不正,也难怪做出贪污敛财的不义之举。”

李若蝉顿时火大,钱家落难各路牛鬼蛇神都可以任意踩踏,她忽然咧嘴一笑,手指满天乱舞,俨然中邪了一般。

楼知府本就有些微醺,迷蒙间看见谢君瑶发疯了一般朝自己飞扑而来,獠牙尖锐,目眦欲裂,仿佛地狱罗刹。

谢君瑶毫不客气扬手便在楼知府的脖子上抓了三道血痕,楼知府惊叫一声轰然倒地,正好倒在了居青的身后。

谢君瑶脚抬高一半,瞥了居青一眼,居青快速闪开身子,谢君瑶趁机重重踹了楼知府十几脚。

“疯了,疯了,快来人啊!”楼知府放声大喊。

紧接着,十几个奴仆蜂拥而上,黑压压的脑袋把谢君瑶团团围住。躲在角落的越氏见状才小心翼翼走出来,对楼知府连声致歉。

楼知府艰难的爬起来,剥开人群,正好撞见谢君瑶冲着他傻乐,口水顺着嘴角滑,他只觉一阵反胃,险些将今晚吃的东西全部都吐出来。

“她原来是个傻的,谢家胆敢欺瞒本府,简直可恶!”

楼知府气的青筋暴起,跺脚怒骂,碍于江世子在场不好发作只能咽下滔天怒火,“请谢夫人给本府一个合理的解释?”

越氏慌了神,心中早已暗骂谢君瑶上百遍,“大人恕罪,都是误会。”

“我们家阿瑶上次落水受惊,病情尚未痊愈,所以才会做出反常的行为,待民妇回去寻个大夫好好瞧瞧,定能治好。”

谢君瑶嗤笑,难道自己的傻子行径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若楼知府还相信越氏的鬼话,那离傻子也不远了。

越氏眼神坚定,语气坚决,倒真有治不好誓不罢休的气势。

楼知府余光瞥了眼江世子,再看满地的狼藉,默然。

安排两个孩子见面而办的宴会本就是个幌子,既然真正目的已经达到,楼知府不想因为谢君瑶的事情节外生枝。

“既然病还没有好,那便回去继续养病,不要外出招惹是非,冲撞了世子非同小可。”楼知府满是歉意对江世子解释了很久。

江阑九带着居青离开,宴会散。

小说《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第七章 迎风宴下毒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落水后重生第二章装疯咬故人第三章巧妙换乾坤第四章莫名言相助第五章知府找上门第六章哭诉被看穿第七章迎风宴下毒第八章深夜闯进门第九章生吞活蚯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