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娇妻萌宝欢乐多
娇妻萌宝欢乐多

娇妻萌宝欢乐多 糖觅 著

连载中 江晚阎砺寒

更新时间:2021-06-09 17:15:36
《娇妻萌宝欢乐多》讲述了主角江晚阎砺寒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传言帝都黑阎王对女人气味过敏,所有雌性不得靠近他一米以内,可算命大师却说他子嗣丰厚,未来会有八个子女。众人笑称这算命的脑子绝壁是进水了。直到后来众人看高高在上的黑阎王,牵着四个孩子,把堂弟的未婚妻堵在墙角里,用一种近乎卑微的姿态,低声呢喃:“晚晚,欠我的四个孩子,什么时候还?”江晚下意识摸了摸肚子。上一秒温情满满的男人眸底骤然变得狠厉:“怎么,这次还想带球跑?”众人:呃……脸被打得好疼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阎总,你后天有个约会。你母亲约你在凯歌8号包厢见面,说是为你引荐一名剧组服装设计师。”

“女的?”阎砺寒眉心微拧,蹙着一抹不悦。

“有男,有女。男的叫姜楠,女的叫姜婉儿。”特助何铭如实说道。

阎砺寒漠然地从文件中抬眼,果断道:“工作的事情,叫来公司就行。”

“咳咳,”何铭干咳了两声,“夫人,哦,不,阎总母亲要求,必须去包厢里。”

阎砺寒眸光一沉:“所以是变相的相亲?”

何铭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僵硬回应着:“不知道,也……许……是吧。”

他家阎总最讨厌接触女人,偏偏前阎夫人乐此不疲,总要他当这个中间人。

真的是太难了!

此时,门外的江哆哆顿时勾起的厚嘟嘟的小唇瓣:凯歌,8号包厢,相亲?

嘿嘿嘿,我们家江晚女士很适合哦!

江哆哆正打算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心口突然没由来紧张了几分。

小心脏砰砰砰直跳。

里面叫阎总的人就是阎梓安的爹地?

他们两人长得这么像,那他会不会也是他的爹地天狼?

所以,他要跟爹地见面了吗?

还真的是好**呀!

江哆哆推开门,快速扫视了现场两人一眼,立刻判断坐在沙发上混身散发着贵气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人是阎梓安的爹地。

于是,他摆出史上最妖娆的S姿态,挺胸,翘肉臀,对着阎砺寒扯着让人鸡皮疙瘩都掉下来的嗓音喊着:“爹--地--”

然后飞扑过去,准备来个世纪大重逢!

然鹅……现实教他做人!!!

咻、咻,两声。

伴随着两道暗光,两只钢笔分别钉落在江哆哆两只脚掌前半分。

只需再狠点,就能刺入他的脚掌里让他出血!

紧接着,一道不冷不热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带着几分嫌弃的声音响起。

“有味,先去洗澡。”

声音落下,白胡子管家爷爷带着女佣人利落把江哆哆架走,放入事先准备好的恒温水池里,脱掉衣服,给他搓澡。

蹭蹭蹭,几欲要搓掉一层皮。

浴室里传来很有节奏的嘶叫声。

“啊--啊--啊--”

“轻点,小心点,那是你家小爷祖传的鸟!喂……”

几次挣扎无果后,江哆哆面如死灰地接受四名女佣将他如同物品般翻来翻去。

他曾经也幻想过,良田千亩,家财万贯,有人伺候自己拉撒。

只是从没想到,原来他吃不了有钱人家的苦。

唉……还是早点跟大兄弟换回来好了!

江哆哆离开后,助理何铭就温馨提醒道:“阎总,其实小孩子很需要父亲的拥抱的。拥抱能给孩子带来安全感。”

何铭是阎家请来的高级助理,兼家庭亲子关系处理师。

自从孩子被带回阎家后,阎砺寒压根就不会带孩子,两人之间的相处向来很冷。

即便阎家长辈强行让阎砺寒陪伴孩子,结果也往往是孩子自己搭积木,阎砺寒自己看文件,父子各干各的。

所以,阎砺寒的母亲,才给他请了何铭,指导他怎么跟孩子相处。

被洗干净后的江哆哆,身上带着水汽,眼里透着一丝委屈,被佣人带到阎砺寒跟前。

阎砺寒抬头看他一眼:“委屈了?”

“嗯。”

江哆哆扁着嘴,眼眶红得更甚。

小孩子就是这样,委屈的时候,你多说一句关心他的话,他就能哭出来。

阎砺寒漫不经心地翻动着文件发出沙沙的声音,声音淡漠道,“委屈也得给我忍着。”

哇一声——江哆哆内心的小人儿哭了出来。

这届爹地不行啊!

一星差评!

就在江哆哆内心忍不住闪过弹幕的时候,阎砺寒突然不咸不淡来了一句。

“出去跟谁换的衣服?”

江哆哆身子骤然一怔,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看似对儿子不关心,但观察入微,连孩子今天出门穿什么衣服都记得。

顿时又有了丢丢好感。

见儿子没回答,阎砺寒顿下手中的动作,抬眼看他,凌眸微眯,压出似乎能穿透一切的锐光打量着江哆哆。

“你今天似乎跟往常不一样。”

江哆哆毕竟是冒牌货,一下子就心虚了。

“哪里?哪里不一样。我……我不就是出去了,看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这么叫爹地,要抱抱的。”

“那个衣服……是我……为了甩开保镖,在厕所里,跟一个男孩换的。”

阎砺寒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只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过来。”

江哆哆走了过去,阎砺寒眉头微动,又凑近了江哆哆几分。

“你身上有味道!”

是肯定句。

“什么味道?小爷我刚洗完澡!”

“小爷?”阎砺寒锐眸又眯了几分。

江哆哆赶紧捂着嘴巴,嘿嘿嘿地笑:“这不,之前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很喜欢说小爷。我听多了,就说漏嘴。”

“还有,爹地,我身上有什么味道。刚刚佣人都差点要把我搓破皮了。”

阎砺寒轻扫看了何铭一眼:“把给梓安洗澡的佣人,开了。”

何铭点头,拨了个电话就解决。

江哆哆圆溜溜的眼睛骤然亮了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被霸总宠爱的滋味。

好吧,这个我阔以!!!

我们家江晚女士也阔以!!!

阎砺寒捏起江哆哆一节手臂,淡嗅后道:“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香水的前调是佛手香。”

不同于常见的桂花、茉莉香水,“阎梓安”身上沾的气味是一种中药果子佛手果的香味,甘甜,馨香却不浓郁。

一如五年前那个该死的女人身上的味道。

思及此,阎砺寒眸色深了几分。

江哆哆闻言,嘴角尬了几分,那是妈咪惯用的自制香水,全球独款。

还真不好辩解。

他嘿嘿嘿笑了笑,浮夸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狐疑道:“有么?应该是今天在机场不小心蹭到的吧!”

好险,差点掉马!

江哆哆还没庆幸完,阎砺寒就已经抬头吩咐何铭:“我要今天机场里所有跟梓安接触过人的信息,里面很可能有Q的信息!”

想到今天那个该死的女人!

阎砺寒就恨得牙痒痒的,居然亲他,还踢他,那力道简直要他断子绝孙!

江哆哆惊悚地斜睨了面罩冷霜的阎砺寒一眼:呃,这难道是江晚女士要掉马的节奏吗?

小说《娇妻萌宝欢乐多》 第7章 这届爹地不行鸭,一星差评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