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棺中凰妃
棺中凰妃

棺中凰妃 桑指 著

连载中 风沧澜宗正昱

更新时间:2021-05-09 15:28:44
《棺中凰妃》是桑指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棺中凰妃》精彩章节节选:新婚当天,被宣告死亡。洞房之夜,她如鬼魅从棺材里爬出来!原本是医学世家继承人,被暗害穿越成将军府走失的小姐。回府前身中剧毒导致痴傻,皇帝下旨赐婚给植物人摄政王。痴傻两年,重绽光华!——————为达目的,她屈居王府曲意逢迎,“既入王府门,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目的达到,她翻脸无情,逃之夭夭。却被提前知道的摄政王堵在门口,他声音暗哑、神情疯狂,“你既然骗了我,为何不骗我一辈子。”看着跟前人的阴翳偏执,她步步后退……——原本是看你演戏,我却入了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只见一道娇瘦的身影跑了进来。

一身素色罗裙,发间只别了一支简简单单的簪子,却也丝毫没能掩饰她天生的倾城样貌,反而将她衬托得越发教人心动。

这个女子是……

皇帝眸色微微眯了起来。

什么味道?

一路跑来,风沧澜还没稳定心神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苦药味。

鼻翼微动,风沧澜瞳孔一缩,这是……

目光投向床榻,她眼底顿时划过一抹暗光。

不会已经喂了吧?

“大胆!竟敢在皇上面前喧哗!”

太监一声厉斥,风沧澜迅速回神。

再看碗里的药,心想就算喂了也没喂多少,量不够也许还有救。

“臣妹风沧澜参见皇上。”风沧澜稳住心神,福身行礼。

皇帝将盛了药的勺子再次放进药碗里,温逢君脸上的紧张才稍有松懈。

“你是风沧澜?”皇帝的目光格外犀利似要将其看穿。

风沧澜清浅一笑,“回皇上,正是。”

“听闻皇上驾临摄政王府,臣妹迎接来迟请皇上责罚。”

皇帝目光围绕着风沧澜转悠一圈,轻笑道,“无碍,女子睡会儿才能容光焕发。”

风沧澜微微抬眉,跟皇帝对视一眼羞怯垂首。

温逢君将二人互动尽收眼底,眉头紧皱。

正想风沧澜搞什么,就看见她踩着莲花步走到皇帝身边。

“皇上谬赞,沧澜哪里敢当。”

她说着,又含羞带怯地偷瞧了皇帝一眼。

皇帝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床榻上的宗正昱,后笑了起来,眼角的褶子皱在一块。

温逢君在一侧看得大怒,这个风沧澜,还以为她是赶来救场的,没想到……

竟然是为了勾-引皇帝!

还是在宗正昱的睡榻旁!

众目睽睽,简直找死!

皇帝看着娇怯懵懂的美人,刻意做出的妩媚妖娆,心领神会。

风沧澜如今已经恢复正常不是傻子,自然不甘永远守着一个植物人。

而宗正昱不管是真是假,都不可能告诉一个刚嫁进来的王妃。

风沧澜这是想爬上他的床,离开摄政王府。

对方是摄政王的王妃,在摄政王的床榻旁费尽心思勾-引他,不管怎么样皇帝都非常受用。

风沧澜看准了机会,秋水眸划过一丝亮光,就在这顷刻间,顺势将皇帝手中的药碗不动声色端了过来。

皇帝登时神色大变,从风沧澜编织的温柔乡脱身。

“皇上,这点小事让沧澜来便是。”

她的语气带着一股邀功谄媚的味道,皇帝脸色逐渐恢复正常。

明白风沧澜这是在对讨好他,笑着点头,“行,你是摄政王妃你喂药最合适不过。”

“谢皇上。”风沧澜巧笑嫣然,眸中尽是一个小女儿的羞涩。

转身的一刹,脸上表情却顿时烟消云散,化为冰冷。

她搅拌着手中的汤药,瓷勺跟瓷碗碰撞发出声音,让人无端生出一种紧张感。

“夫君,喝药了~”

咳咳,这句话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想起那位传说中的大郎,顿时后背一凉。

妈妈呀,还好她不是真的那个什么莲。

给宗正昱戴绿帽?她怕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风沧澜舀上一勺喂向宗正昱,鼻翼微动间,已经将这药中的成分全部闻了个遍。

眸色微挑,她的目光旋即落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宗正昱身上。

狗男人,这次为了救你老娘可是豁出老命了,你要是再想杀我那就是恩将仇报!

她想着,端起碗就蓦地喝了一口。

“风沧澜!”温逢君低吼。

皇帝面色凌冽。

所有人都盯着等沧澜,以至于没注意到床榻上宗正昱的手骤然缩紧。

“啊?”风沧澜回首,看着脸色煞白的温逢君不解道,“怎么了?”

“我就尝尝这药苦不苦。”她歪头一笑,“苦是苦了点,能让夫君早些苏醒苦也是值得的。”

话落,风沧澜舀一勺,喂向宗正昱。

温逢君一颗心极速下沉,脸上血色褪尽。

皇帝则是满意微笑,看着风沧澜将药喂给宗正昱。

“当!”

清脆的声音响起,风沧澜手中的瓷碗掉落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温逢君听到瓷碗摔碎的声音心头一惊,随之而来的是狂喜。

皇帝面色却陡地阴沉,目光如炬盯着她。

“皇上,我不是故意的……”

风沧澜显然被他寒厉的目光与周身散发的冷冽之气吓得不轻,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我不是故意打翻药碗的!皇上饶命啊!”

皇帝面色铁青。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不断叩头的女人,恨不得伸手一把掐死她!

这个女人,明明是故意把药碗打翻的!

她大概以为这个真的是救命的药。

而她刚刚已经跟他眉来眼去一番,加之他是堂堂皇帝,无论如何都比这个宗正昱强了不知多少倍。

所以她费尽心思打碎药碗,就是不想宗正昱苏醒。

只有这样,她才能成功爬上他的龙床。

他对这个女人是有几分兴趣,就凭她那张脸,以及她现在的身份。

但是,她现在坏了他的大事,他只想掐死她!

以解心头之恨!

“朕千辛万苦为七弟寻来的解药,你竟然就这样打翻了!蠢货!”

皇帝怒不可遏。

明明马上就能彻底弄死宗正昱,最后一步,却因为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功亏一篑!

“滚,给朕滚远点!”

他一脚踢出,直接将面前的风沧澜踢出数尺之外!

砰地一声,风沧澜后背狠狠撞上墙壁,又狠狠砸回地面。

她顿时痛得脸色苍白,蜷缩着身子在地上打滚。

皇帝见了,心底的怒气终于消解了几分。

他也不能真的弄死她!

否则,难免让天下人诟病。

于是甩袖起身,留下一句“下次再来探望七弟”之后,便大步而出!

身后的大太监,连忙领着一众宫人追了上去。

房门关上的一刹那,风沧澜脸上的痛苦狰狞顷刻消失。

不急不慢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裙上的灰尘。

温逢君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你……”

风沧澜偏头娇俏一笑,“我表现的怎么样?不错吧?”

“就是可惜了这碗药。”说到这里,风沧澜目光投向温逢君,“这药真能治夫君吗?”

“我琢磨着这皇帝看着好像跟夫君不对付,就不敢喂给夫君,来了这么一招。”

温逢君看着风沧澜满脸诡异,“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风沧澜摊开手转了一圈,满脸天真,“怎么了?”

“不是……”

温逢君不敢相信,走到洒在地上的汤药再三确认,盯着风沧澜,“怎么可能没有?”

“你真奇怪。”风沧澜不想在这里多待,只想在宗正昱这里刷个好感然后跑路。

不然晚点就真的小命不保。

“夫君~”风沧澜小跑来到床榻坐下,仰着头一副求表扬的模样,“你看沧澜今天厉不厉害。”

“沧澜刚睡醒就听说皇帝来了,吓的都没洗漱就跑来了。”

风沧澜坐下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宗正昱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动,眼帘缓缓掀开。

墨眸沉静如一潭死水,只是风沧澜明确的感觉到了那死水之下的波涛汹涌。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风沧澜背脊一僵。

怎么回事?

她可是豁出老命服毒救了他一命,这表情这眼神几个意思。

“啊切~”

风沧澜打个哈欠,赶紧撤退,“夫君,没事我就先回去啦。”

她拔腿就要开溜,没想到,刚起身胸口就一阵急血翻涌,一股腥甜迅速弥漫喉咙……

小说《棺中凰妃》 第十七章夫君~沧澜厉不厉害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