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厉少,夫人又想逃婚了
厉少,夫人又想逃婚了

厉少,夫人又想逃婚了 猫少宴 著

连载中 乔言七厉鹤权

更新时间:2021-04-21 15:53:36
火爆新书《厉少,夫人又想逃婚了》由猫少宴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乔言七厉鹤权,内容主要讲述:乔言七本以为自己撞到的只是一个不好惹的富二代,没想到——他不仅富可敌国,而且还是商业界以及社会人士闻风丧胆、退避三舍的对象!助理:“厉总,夫人被她前男友连同家人欺负了。”“吩咐下去,陆氏偷工减料,解约,让他们赔偿损失!”助理:“厉总,夫人被人买水军黑到上热搜了。”“找侦探调查,发动旗下公司澄清事实!”助理:“厉总,夫人被黑粉围场辱骂了。”“速度带人去保驾护航!顺带给劳资骂回去!”叱咤风云的男人一发布求婚消息,全球媒体纷纷现场直播!自此以后,谁人不知乔言七是他的心肝宝贝?“小东西,你只管横着走,我护你。”“......一会笨女人一会小东西的,能不能喊个正经的?”“遵命,老婆!”“......”在他的庇护下,乔言七在手撕渣男、脚踏白莲的路上越发上手并一去不复返!...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4章

谁能告诉她,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面对店员热情洋溢的招待,乔言七一边含糊地迎合着赔笑,一边把想掐人的目光直射向一旁的罪魁祸首。

“小姐,您想为您的先生购买什么样的款式,或者是什么样的布料呢?”

店员的殷勤问话,顿时令乔言七囧态百出。

“那个、你误会了,我跟他......”

“咳。”

这声轻咳轻易地将乔言七想解释的话语打断。

厉鹤权放手到口罩前,扮出一副虚弱的状态,他眸光款款深情地望着乔言七,“有劳夫人挑选了。”

眼神浮现杀意波动的乔言七:“......”

好家伙!

挑西装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这会就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用头发丝去想都能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装的!

店员朝乔言七投来十分羡慕的目光:“小姐,您先生长得可真高大,身材比例堪比男模!”

乔言七微笑着回话:“哪里哪里,他也就属于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生长。”

哼!既然他故意不让她解释,那她就反其道而行之,凡事就都不如他所愿!

幽深的凤眸隐有浅浅的笑意划过,但也仅是片刻的转瞬即逝。

厉鹤权静静地凝视着同人谈笑风生的乔言七,忽然觉得这样的她,比在他面前时不时就气嘟嘟的模样更为吸引人。

不过,她居然毫不迟疑脱口而出就说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就有点不可爱了。

乔言七开始上演撒娇女友的形象。

“honey~”她自然而然地搀住厉鹤权的手臂,眉眼带笑,“你喜欢穿棉质的,还是冰丝质的?”

厉鹤权不动声色地把乔言七嘴角轻然上扬,展露而出的那抹即将得意的偷笑收入眼底。

他对她盘算着的小主意,一览无遗。

不知怎的,他此刻就想故意逗她。

“平时都是你买的,只要是你挑的我都喜欢。”

如意算盘算尽的乔言七怎么也没料到厉鹤权这家伙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这可咋整?!

该怎么收场?

她她她只是一时兴起,想整蛊回他而已!

谁让他就这么拉着她来了这种地方!

乔言七心想,这会赶紧跑路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她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厉鹤权。

厉鹤权眼里含笑地注视着她。

乔言七就这么抿唇微笑着,同时想悄**地抽回手。

哪知她的动作才刚进行,就被眼神敏锐的厉鹤权给一把夹住了手,并且连同手都被他反握住了!

当真无处可逃的乔言七:“......”

这家伙的洞察力要不要这么犀利?!

要不是碍于店员在场,乔言七早就直接奋力挣脱起来了!

她皮笑肉不笑地用眼神示意厉鹤权松手。

厉鹤权权当没看见,牵着她的手,拉着她走到冰丝区。

没眼力见的店员只当他俩是在秀恩爱。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女生看在眼里,并且也都已经被女生拿手机悄然拍摄下来。

“馨恬,你拍那对男女做什么?”跟在她身边的女生不解地问道。

“因为遇到熟人了,所以就记录一下。”

女生利索地点着手机,脸上露着脸美的笑容,眼里却划过最为阴毒的笑。

把拍下来的照片全都发给了一个备注名为【未来的薇柔嫂子】

凝望着那两抹亲密无间的人影,女生摇晃着手机,带头朝着人影的方向走去。

“走小美,带你去见识见识被我哥抛弃,还老被我坑零花钱的可怜虫。”

“夫人怎么不挑,”厉鹤权低沉的好听嗓音稍顿了顿,似有些伤心地开口道,“难道夫人是忘了我穿多大码?”

“......”

我特么的压根就不知道你穿多大......咳咳、也不想知道你穿多大码好嘛!!

看着眼前这个能言会道、分分钟就戏精起来的男人,要不是早就清楚了他的腹黑性格,乔言七没准还真会单纯地被他那逼真的演技给蒙骗了!

厉鹤权低头,凑过脸去,对乔言七低语道:“你难道一点也不好奇,我穿多大码?”

乔言七瞬间就被这话整得整张小脸煞红如红对联!

“你......”她眸光羞赧地瞪视着厉鹤权,“你、你**!”

看着她气鼓鼓的包子脸,厉鹤权眸中的笑意很是意味深长。

充满磁性的低音不慌不忙地在乔言七耳边响起。

“你昨晚瞧我不是瞧得挺入迷?”

气瞪着他的乔言七顿时无语凝噎!

他提前醒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

“哟乔言七,才刚跟我哥分手不久,这么快就寻着了新欢了?”

一道冷嘲热讽的得意女声传来,乔言七满是困惑的问话便戛然而止。

霎时间,店里的所有人看向乔言七的目光都有所改变。

乔言七看清来人,表情当即就变得冷淡起来。

没打算搭理来人,她拉着厉鹤权就想走。

陆馨恬却伸手挡在了她跟前。

“乔言七,你该不会连最基本的同人礼貌打招呼都不会吧?”

乔言七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你想干嘛?”

陆馨恬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勾唇得意地道:“也是,你没有教养情有可原。毕竟你妈都没教过你这些事情。”

乔言七蓦然变了脸色,另一只手紧攥了起来,看向陆馨恬的眸光透着恼火,“闭嘴。”

她极力在心里告诉自己,尽量别跟陆馨恬这个晚辈计较。

就知道乔言七永远只会憋着气在心里难受,这让陆馨恬不但没闭嘴,反而还更肆意妄为起来。

“怎么?实话实说的事实,还让你恼羞成怒了?”

从以前开始,陆馨恬就丝毫没把乔言七放在眼里。

因为在她眼里,乔言七除了长相出众、身材高挑以外,啥都没有。所以乔言七根本就配不进陆家的门,更配不当她的嫂子。

她以前之所以老用叫“嫂子”的法子找乔言七要零用钱花,是因为乔言七弱懦好骗的性格让她觉得乔言七就跟个软柿子似的,可随意拿捏。

“离开了我哥,你啥也不是。”陆馨恬很讥讽地嗤笑一声,“是被我哥抛弃,受了**,才找了个见不得人的老男人?找老男人就算了,还陪着老男人悠闲自得地逛这种地方,看样子,陪睡一晚赚不少钱啊?”

乔言七冷淡道:“陆馨恬,嘴巴放干净点......”

陆馨恬更加放肆地挑衅:“嘴长我身上,你管得着?”

“是管不着,”乔言七平静地看着她,“嘴这么臭,口气熏人,吃糖都拯救不了。”

陆馨恬没想到乔言七这窝囊废居然敢直接同她叫嚣,手一抬就对着乔言七的脸扇过去!

“乔言七你不过是条可怜虫,有什么资格说我?”

乔言七见状正要抬手挡——可已经有另一只大手,先她一步替她阻止了陆馨恬的掴掌。

“啊!好疼!”

这声响亮的惨叫声,惊到了围观者,也引来了更多人的注意力。

乔言七惊讶地侧过头,看向厉鹤权。

极致寒沉的语气,仿若君王降临般的气势硬冷冷的压盖了商城的热闹氛围。

围观人群的心都伴随这道毫无温度的声音惊颤了好些下。

“你有资格动她?”

厉鹤权像丢垃圾一样,迅速地甩开陆馨恬的手腕。

他看上的女人,可不是阿猫阿狗能动的。

陆馨恬捂着泛红的手,刚要破口大骂,就看见厉鹤权找店员拿了手帕在她面前擦起手来。

男人眼里的嫌恶,也非常显而易见。

她堂堂一个陆家小千金竟然被人这么嫌弃!

陆馨恬气得表情都有些狰狞了,刚想破口大骂——可当她注视上那双狭长绝美的凤眸,瞬间就如被罂粟蛊惑了一样。

刚刚光顾着找乔言七麻烦,她压根就没有留意过这个男人!

还有他那对帅气凛然的墨眉,即使望不见全脸,也足够叫她心花乱颤!

加之这男人贵族一般的举止,陆馨恬又留心注意到男人擦拭着手的帕子,单是看那光滑的表面,她便知道那帕子一定价格不菲。

能在这家店用得起料子那么好的帕子,想必这男人身上的钱财必然也不少!

“这位哥哥~”陆馨恬骚里骚气地操着软嗲声朝厉鹤权发问,“你是不是被这个利欲熏心的狐狸精给蒙骗了?”

男人的穿扮虽低调,但又见到他脚下穿着的那双锃亮皮鞋,陆馨恬便立刻断定,他必然是行事低调的那类贵族公子哥!

乔言七拧下秀眉。

陆馨恬反转这么大,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欣赏帅哥不代表陆馨恬会忘了本来的目的。

“乔言七,我是真没想到你勾引男人的本事这么高超。”陆馨恬高傲地抄起手,试图在厉鹤权这等帅哥面前扮演回高贵公主的形象。

乔言七冷漠地看着她。

陆馨恬一边镇声说着,一边时不时偷瞄几眼厉鹤权,然后傲气满满地瞪回乔言七。

“要放回以前,我才懒得管你,但我今天就勉为其难地管一下,就当是发扬雷锋精神。”

“你家住太平洋?还是你是太平洋的警察?”乔言七冷睨着她,继而淡声回过去,“也配管得这么宽?”

“你敢——”

陆馨恬正要叫嚣,话直接被打断。

“不敢?”乔言七冷笑一下,“你当你是天皇老子么?说话还要顾及你的感受?”

陆馨恬气得抬手直指乔言七,“乔言七你个死狐狸精!你别不知好歹!”

乔言七不以为然地冷嗤,“骂人来来回回就这个词。真搞笑。”

“今天我要不教训你一下,我陆馨恬的姓氏就随你姓!”陆馨恬扬起手掌就掴过去。

乔言七这次早就料到了,因而在充足的准备下,她事先躲闪了。

“可别,就怕您玷污了我家的姓。”乔言七弯起红唇嗤笑。

她这一笑,美艳得动人心弦。

没打着,势必要打花乔言七那张祸国妖姬脸的陆馨恬这下直接就发疯地冲了过去。

“该死的!死狐狸精乔言七你有本事给我站住!有娘生没娘养的......”

然而,陆馨恬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声刚落地,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就响了起来。

“啪!”

陆馨恬被这一巴掌掴得有些头晕目眩,以至于她双腿摇晃到都差点站不稳了。

可见,这一巴掌的力度极狠,极大!

乔言七寒着脸收回手,“陆馨恬,我警告过你,嘴巴要放干净点。”

以前再三忍让,但现在可不会了。只因一昧的忍让只会让势力小人愈发猖狂。

众人眼睛都看呆了!

“你、”陆馨恬缓过神来,作势又要张牙舞爪地朝乔言七厮杀过去,却不料,因为步伐过激,她右脚踩着了左前脚——失去平衡的陆馨恬直接摔倒在地。

动作滑稽而狼狈。

陆馨恬捂着**辣疼的脸颊,疼痛使得她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你,”陆馨恬死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挨了乔言七的一巴掌!

“狗东西你居然敢打我,你是不是活腻了?!”

“不过是只熏臭到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陆馨恬没想到,用冷漠声色打断她话的人是令她心动的厉鹤权。

厉鹤权眸光冷傲地睥睨着她,“还不滚?”

他重新握上乔言七的手,森寒无比的凤眸冷冰冰地瞥向地上的陆馨恬。

陆馨恬对视上那道犹如冰锥般的冷寒修罗目光,吓得哽咽声都硬生生憋住了!

她身边的小美从震撼的错愕中反应过来,赶紧扶起她就走。

闹剧结束,众人静默散场。

因为,厉鹤权那如若修罗般的可怕眼神,就足以让在场围观的所有人不敢发出半点声。

结账的时候,店长注意到厉鹤权刷的那张黑金卡。

店长悄然屏息凝神半晌,直到目送着厉鹤权和乔言七走远,并望不见为止,这才大口大口地呼吸起空气。

一名店员打趣道:“店长,您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店长惊魂未定地恭声道:“那个男人......”

小说《厉少,夫人又想逃婚了》 第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