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替嫁娇妻,何少追妻火葬场
替嫁娇妻,何少追妻火葬场

替嫁娇妻,何少追妻火葬场 墨小墨 著

连载中 江枫枂何邵城

更新时间:2021-04-21 15:52:31
小说主角是江枫枂何邵城的小说叫做《替嫁娇妻,何少追妻火葬场》,它的作者是墨小墨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传闻,何家二少克妻,性格暴虐还有疾,江枫枂被迫成为他的小娇妻,只想治好大魔王换得今后的一拍两散。江枫枂:“二少,我们来个君子协定,我替你治病,人前夫妻人后各不相干。”何二少将她锁在怀里:“若是我不同意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5章

“琴琴,你去莱德仕商场给妈妈将那套贵妇霜取回来,”方楚红看向满眼怒火的江琴眨了一下眼睛。

江琴顿时就明白她妈给江枫枂准备了其他的事项,压下那股怒意,“好。”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江枫枂一眼,拿着沙发里的手提包得意地走出别墅。

江枫枂没有错过两人之间的神情,面上闪过一抹娇羞,“小妈,你也是过来人,何少他不准我走。我也不知道你们会等我回门,如果你生气,晚上回去我给何少提一提,让他给你道歉?”

何家什么地位,江家是什么地位,方楚红恨不得撕了那张清丽的脸,不过她也是历经大风大浪的女人,按捺住情绪,“瞧你说的,你们夫妻和睦才是我和你爸希望的。”

一个半身不遂的丈夫有什么作用,装腔作势。

“好了,你上楼去休息。”

江枫枂没有反驳,顺应道,“好。”

她上楼,走进二楼最边上的小房间,整个房间一片凌乱,就像小偷进来似的,她的行李箱已经破碎丢弃在一边,里面的东西不翼而飞,整理完房间却找不到了。

楼下,方楚红转向一边的佣人,“吴妈,你快去准备晚上的饭菜,要精致一些。”

“好的,太太。”

方楚红扭着腰上楼给王总打电话,最近江氏资金出现问题,江国良到处找人托关系,她手中有资源,于是给江国良提到新锐公司的王总。

王总这人喜爱美女,之前她拿着江枫枂的照片给王总看过他很满意,他说只要能让他与江枫枂春宵一度就给江氏公司入注资金。

下午六点,停车场就到了一辆黑色的奔驰,矮肥圆的王总走出,方楚红热络地迎接进门。

客厅里已经摆放了一桌菜肴,江枫枂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一幕勾了勾唇。

白色的长裙映衬得她姿容清丽绝伦,王总的一双眼睛都落在她的身上,“比照片上漂亮,我很喜欢,放心,明天我就让财务打款进江氏公司。”

方楚红哈哈一笑,“多谢王总。”

“请,上座,”方楚红站在一边,抬眼看向楼上的江枫枂,声音沉了几分,“你怎么还不下来,要王总等你吃饭?”

江枫枂抬眼便见王总色眯眯的小眼睛,抿了一下唇,“小妈,爸怎么没有回来,他知道你在家宴请王总吗?”

小**,笑话她曾是蓉城的交际花,但方楚红惯会做面子,娇嗔地道,“瞧你这孩子,这事你爸是知道的。”

“哦,那我这就下来。”

江枫枂走近,王总的一双眼睛都直了。

她扫了一眼饭菜,“小妈,你也坐。”

那秋水剪剪的瞳眸令王总的骨头都酥了,不觉点头,“是啊,江夫人坐下,一起。”

“好,”方楚红不等江枫枂动手,率先拿起一个酒杯给江枫枂满了一杯,“王总是长辈,你作为晚辈先干为敬。”

江枫枂垂眸看着微微荡漾的白酒,勾起唇角,“谢谢小妈替我倒酒。”

方楚红看着江枫枂喝下,才露出一抹真实的笑容。

江枫枂给方楚红盛了一碗甲鱼汤,又给王总盛了一碗汤,最后才给自己舀了半碗,先喝了一口,“小妈,王总,见谅,我才从学校出来不会喝酒。”

王总道,“没事,这酒多练练就好了。”

方楚红拿起白酒看向她,“小枂,你看王总多体谅你,来,你们再喝一杯。”

“嗯,好的,”江枫枂乖巧地接过白酒满上一杯,放在王总身前。

王总迫不及待地端起倒进嘴里。

方楚红作势站起,江枫枂握住她的手臂,制止。

“小妈,瞧你最近脸色真差,喝点甲鱼汤补一补。”

江枫枂盯着那碗汤,王总一门心思都在江枫枂的身上,忙说道,“江夫人,这是小枂的一番心意,你快喝了。”

方楚红最讨厌说她老,心里更恨江枫枂,笑容却越大,端起碗喝了两口,站起,“王总,我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失陪了。”

“小妈,你怎么了,”江枫枂紧张地询问,“我送你上楼吧。”

忽然,江枫枂的腿一软,她松开方楚红摸着额头,“哎,我的头怎么好晕......”

方楚红心下一喜,忙扶着江枫枂,“我送你去楼上歇着。”

她转头看了一眼王总。

“对,对,你上楼去休息。”

方楚红与王总对视片刻,送江枫枂走进卧室。

她看着她闭上双眼躺在床上,方楚红才不悦地道,“你也是江家的女儿理应为公司出一份力,好好伺候王总。”

她在那瓶酒里下了药,王总、江枫枂都喝了。

方楚红高兴地转身,忽然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江枫枂起身将她弄上床,“你的伎俩我早就看穿了,你给我加料,我也给你加点料,礼尚往来。”

压低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江枫枂看见一只黑色的皮鞋,立刻关掉灯。

漆黑中,矮肥圆的影子走进,江枫枂从门背后走出,站在门框边,伸出手机。

“小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王总脱下外套就迫不及待地撕扯着躺在床上的方楚红,房间里一片焦热。

五分钟后,江枫枂走出别墅。

此时,黑色的库里南驶入别墅,江国良从车里走出,径直走进别墅。

江枫枂就站在花园里,她听到了江国良暴怒的声音,“方、楚、红??!!”

接着是一阵呜咽的哭声,不久后江国良与方楚红扶着昏迷的王总上车,一路上还听见江国良的谩骂声,“不知廉耻......”

“老爷,不是那样,我怎么会背叛你,一定是江枫枂那个**害了我......”

......

回到何公馆,已是晚上九点,江枫枂洗了澡肚子咕噜直叫,穿着保守的睡衣走出,却见书房里还亮着灯。

她蹑手蹑脚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两个西红柿,一袋面条。

十分钟后,两碗热腾腾的面条就做好了,打了料,江枫枂端了一碗上楼。

叩叩敲响房门,听见那抹低沉的嗓音,她走进。

昏黄的光线下,男人的侧面倒影在地板上,挺拔冷峻。

江枫枂道:“我多做了一碗。”

空气中隐隐飘荡着少女的沁香,何邵城转头对上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胭脂似的色泽在晕黄的灯光下透着一股诱色,喉间一干扯了扯领带露出高耸的喉结,“不用那么麻烦。”

他的长臂一勾,江枫枂就落入一个充满檀香味的怀里,对上一双猩红的眸子,心脏不由得缩了缩。

他是什么意思?

小说《替嫁娇妻,何少追妻火葬场》 第5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