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青锋剑仙
青锋剑仙

青锋剑仙 明月清泉 著

连载中 赫连明德罗君则

更新时间:2021-02-21 16:07:42
主角叫赫连明德罗君则的小说叫做《青锋剑仙》,它的作者是明月清泉创作的玄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三尺青锋长剑,并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剑柄之上雕刻着一只盘踞浅眠的青龙,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青衫少年将那青锋长剑从剑鞘中慢慢的抽了出来,一道耀眼的亮光伴随着随即一闪而过的熟悉的眼眉,长剑出鞘,在这和熙的阳光中色泽出耀眼的光芒。...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大理位于云南中部偏西,地境东巡洱海,西及点苍山脉。这里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山水风光秀丽多姿。大理有“风花雪月”的美称,所谓的“风花雪月”指的是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

大理是白族人聚居的地方,白族,以前的大理曾经是南诏国,当时历史上记载着的是:南诏是乌蛮为国王,白蛮大姓为辅佐,集合境内各族共同组成的统一国家。

赫连明德来到大理,并没有急着前往明月泉,而是直接上了云弄峰。

火苗样的映山红,洁净如雪的大白花杜鹃,以及乳黄色的在这高处让人感觉到温暖的黄杜鹃,密枝中还会显眼地探出朵朵的紫色杜鹃,更有那居于高大的枝头上让人不可近睹与触摸的泡叶杜鹃。

杜鹃花丛中的缕缕雾气,在缓缓的移动中,凝结成变幻无穷的神奇云景。那些美丽轻盈的云团或是云带,用倾听和探望的姿态徘徊在峰顶。

云海茫茫,云弄峰如此之大,让赫连明德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那蛇妖的下落。

赫连明德毫无头绪的在云弄峰四处走动着,寻找着蛛丝马迹。

咯咯咯所谓笑声传来,凤慕夕从树上跳了下来说道:“没想到我等待的人会是你啊!咯~咯~咯~我们可真算是有缘不是吗?咦~她的气息怎么比上次还要弱了。”

赫连明德向后退了几步,听到凤慕夕的话有些吃惊的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知道什么?知道躲藏在你衣袖中的那个小妖吗?”海菊咯咯咯的笑着说道:“你不会到现在还这么后知后觉的吧?我可是知道你的身份的哦!天机老人——风绝尘的徒弟。”

“你是谁?”

“年纪轻轻的,记性到不怎么好。”凤慕夕轻笑着说道:“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凤慕夕。”

“那么你的另一个身份呢?”赫连明德对于凤慕夕的那番话丝毫不介意的问道。

“咯~咯~咯~难不成你对这修仙界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吗?并不是只有你的师傅——风绝尘能够培养神仙的哦!我的师傅同样可以,而且能帮助你的白绫可不是普通的东西。其实你早就猜到了对不对?那是白绫和你手中的青锋剑是一样的,都是灵器。这样……你知道了我的师傅是谁了没有?”

赫连明德想了想才说道:“神农老人——凤九。”

“恭喜你答对了。”凤慕夕笑嘻嘻的说道。

“凤姑娘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的山寨呢?”见到凤慕夕孤身一人,赫连明德不禁的问道。

“这还不都是你们的错?师傅给我的那条捆仙索倒是被你们给弄脏了。本来我是打算去天池找圣水的,可是呢?本姑娘喜欢逍遥自在,不喜欢身后跟着一堆人,你明白吗?”

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我懂的。简单来说我们也算是帮了你的忙不是吗?那么……可以一笔勾销了吧?”

赫连明德说的自然是毁了凤慕夕的捆仙索的事情。

凤慕夕点了点头,毕竟这捆仙索只要用净水洗干净便会恢复,算上来倒也不是见什么很严重的事情。的确如赫连明德所说的那样,他们确实间接的帮助了自己,让自己可以逃跑。但是……

凤慕夕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可以原谅你们,但是我还是有条件的。”

“如果不是凤姑娘坚持要抓在下,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赫连明德强调道。

“你是男人吗?为什么这么小气?”凤慕夕不由得有些气愤的说道。

“这跟小气不小气是没有关系的。”赫连明德耐心的解释道:“如果是我的责任我是不会逃避的。”

“好吧!的确不算是你的责任,但是我的条件也就是我的要求其实也是合情合理的。我本身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的,那捆仙索便是师傅送给我自保的。如今已经损失了一条……师傅给我的任务是去苗疆。苗疆,风少侠想必也听说过这个地方吧!慕夕不过是想请风少侠随慕夕一起去那苗疆罢了。风少侠难道忍心看着我以弱质女子孤身前往苗疆那凶险万分之地?我知道修仙之人早已经看破生死,我自认为也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但是若是要以哪种方式死掉的话,我……我……我还不如不去那苗疆完成师傅的任务的好。”凤慕夕并没有给赫连明德说话的机会,而是一股脑的把话先说完。

“……”

凤慕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赫连明德倒是有些听到目瞪口呆了。撇开繁柯内容不说,单单是那**澎湃的演说,就已经让赫连明德很无语了。

不过凤慕夕的话还是说的很有道理的,赫连明德和凤慕夕怎么说也是同道中人,赫连明德能够理解凤慕夕的处境的。想想自己的小师妹,就是因为没有自保的能力而被师傅留在了极寒之地。为此小师妹那几天心情实在是不好,变着戏法一般的整着赫连明德这般的师兄师弟。

毕竟是人吗!心境修为再高也还是人,是人就会寂寞。在同一个地方待了那么多年,眼前看到的是不变的风景,自然是会寂寞的。

看到凤慕夕让赫连明德不由得想到了没办法下山的云梦璃,不由的心软。

“我可以答应帮你,但是我现在有事,你愿意等吗?”

“是和他有关的吗?”凤慕夕指了指赫连明德的衣袖问道。

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实不相瞒。海菊中了火麒麟的红莲业火,只有这云弄峰的那条千年蛇妖的内丹才能救得了她。”

“不会这么巧的吧?”凤慕夕不觉的说道。

“什么?”赫连明德有些疑惑的看着凤慕夕问道。

“其实我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那千年蛇妖。”凤慕夕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并没有完全点明自己的来意。

“你也是来抓那蛇妖的?”赫连明德不由得怀疑的看着凤慕夕。

实在是不能怪赫连明德看不起凤慕夕,毕竟凤慕夕的武功真的是不怎么样的。之前自己会输给凤慕夕不过也是因为凤慕夕手中的捆仙索罢了。

“咯~咯~咯~”凤慕夕咯咯的笑着说道:“那千年蛇妖修行了千年身上的鳞片十分的坚硬,除了你手中的青锋剑恐怕也没什么兵器是能伤害的了他的吧!”

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的确,除了我们两个人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手中的比起之外,恐怕是没有了。”

虽然凤慕夕并没有说,但是赫连明德相信凤九的徒弟中肯定也有几个是学武术的,因此也不能把他们排除在外。

“但是那蛇妖修行了千年,见风使舵的本事还是有的。又不是傻子,岂会愣愣的站在那里任你打?”凤慕夕不禁笑着说道:“因此我可是能帮你很大的忙的。”

“捆仙索?”

凤慕夕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聪明。”

“凤姑娘,你知道那蛇妖的下落吗?”

凤慕夕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知道的了。其实嘛……”

凤慕夕故意吊起赫连明德的胃口。

“其实什么?”赫连明德心中对于救海菊的事情是很着急的,毕竟海菊是因为自己才会受伤的。

“其实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那千年蛇妖,但是却不是为了捉住千年蛇妖,而是在等你。”凤慕夕淡淡的说道。

“等我?为什么?”

凤慕夕忍不住调笑道:“风少侠你这是事不关己关机则乱啊!你也知道我只能够捉住那蛇妖,却没有能力杀死那蛇妖的啊!我之所以在这里等你就是等你杀死那蛇妖的啊!”

“实在是不好意思,毕竟海菊是因为我才会受了这么重的伤的,因此……”赫连明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凤姑娘的意思是……你已经捉住了那千年蛇妖?!”

老实说,赫连明德是很震惊的。这速度也太快了。

凤慕夕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这样。”

“那就麻烦凤姑娘了。”

凤慕夕摇了摇头说道:“带你过去之前还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海菊……是海菊吧?”凤慕夕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嗯。”赫连明德点了点头。

“海菊姑娘如今的身子十分的虚弱,我看他也没有办法化成人形来吸取那颗千年内丹吧?”

“这……”赫连明德一脸为难,而后看着凤慕夕问道:“凤姑娘是不是有什么高见?”

凤慕夕咯咯咯的笑了笑说道:“高见什么的称不上,不过就是自己的本行罢了。可不要忘了我师傅可是神农老人哦!”

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靠你了。”

凤慕夕笑了笑,便带着赫连明德一起上云弄峰,云弄峰四季苍翠,植被众多想要找到合适的药材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凤慕夕仔细的考虑了一番,固元液的药力虽然没有固元丹的药力强劲,但是以海菊如今的状况来说,固元液会比固元丹要好得多了。

凤慕夕才好了所以要的药材之后,便和赫连明德找到了一个小山洞。

凤慕夕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自己的小鼎。不得不说的是的确是小鼎,巴掌那么大,十分的袖珍可爱,如同装饰品一般的。

“你确定要用这个鼎来炼药?”赫连明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凤慕夕手中的小鼎问道。

“你不相信我吗?”

老实说……咳~咳~赫连明德干咳了几声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呢?”

“哼!”凤慕夕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只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我这鼎虽然是袖珍了一些,但是确实是个好鼎。而且携带很方便的。算了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事实会证明一切的。”

凤慕夕也懒得解释那么多了,索性将小鼎放了下来,挥手一团淡蓝色的火焰从凤慕夕手中飘了出来,凤慕夕有条不紊的往鼎炉里面加着药材。

当那团淡蓝色的火焰出现的时候,赫连明德的就已经很震惊的了,不过为了不打扰到正在炼丹的凤慕夕忍住没有说些什么罢了。

就如同之前赫连明德说的那般,神仙的确是有三味真火的,但是赫连明德是人不是神,是用不了三味真火的。同样凤慕夕也是人也是不可能用得到三味真火的。但是如今……

赫连明德虽然说没有见过三味真火,也不知道三味真火是怎样的,但是想必那幽蓝色的火焰便是那三味真火吧!

大概凤九的徒弟是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吧!神农老人的是要炼丹药的,自然是不可能用着人间的凡火了。因此他们是特别的吧!赫连明德如此想到。

赫连明德不知道的是,凤慕夕用的并不是什么三味真火,而是南离幽火。

世间万物皆有阴阳之分,而这火焰便亦是如此。南离幽火、白泠青火皆是属于阴火的,而那三味真火、红莲业火都是属于阳火的。

阳火自然是自然是火性暴躁、炎热、灼烈。而阴火自然是和阳火相反。阴火内敛、深沉、冰冷。

虽然阴火感觉毕竟冰冷,但是阴火火焰之心的温度绝对不弱于阳火,而且阴火并不像阳火那般的暴躁,自然是炼丹最适合的火焰。

然而阴火可遇而不可求,是否能够得到只能看机遇。

凤慕夕能够得到这南离幽火自然是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了,当年凤慕夕之所以会被凤九看上收做徒弟,便是因为那南离幽火。凤慕夕可谓是天生的丹药师,只可惜……凤慕夕自己糟蹋了自己的才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是固元液还没有练好,就算是一直觉得自己很有耐心的赫连明德此时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显得有些烦躁。

虽然是这样赫连明德还是忍住了,心里不由的更加的佩服凤慕夕了。

赫连明德知道如果凤慕夕没有遇到自己,也还是会去那苗疆的。凤慕夕根本就不是那种会知难而退的人,会希望自己去不过是想多一份保证而已。而且……不要忘了,凤慕夕偷偷的甩掉的那群人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寻找她了,也说不定就在苗疆等着她。

赫连明德看得出凤慕夕是个聪慧的女人,而自己也身负着寻找镇海之珠的任务。妈祖娘娘曾经说过,每一个相遇都可以看成是偶遇,但是也能够看成是天道使然。倘若真是天道使然的话,那么或者自己跟随着凤慕夕去到苗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先是在之前遇到了凤慕夕,后来在渤海遇到了妈祖娘娘,紧接着是一个道行有些疯疯癫癫装傻的和尚,接着便与海菊在东海分别。却没有想到在金陵还是遇上了海菊,在大研乡遇到了火麒麟,海菊受了伤,为了那镇海之珠,也为了那千年蛇丹赫连明德来到了云弄峰,接过又遇到了凤慕夕,然后便是那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让赫连明德不得不相信这一切便是那天道使然,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或者再相遇的那一刻大家的命运便就已经困在了一起。

“呼~”凤慕夕轻轻的嘘了一口气,微笑着撤去鼎炉底端的火焰。

即使不用凤慕夕开口,赫连明德也知道那固元液已经炼制好了。

“幸苦你了。”赫连明德由衷的感谢道。

“不用客气,这也是我该做的。毕竟他是个好妖不是吗?”凤慕夕淡淡的笑着说道:“好了,把它拿出来吧!我等会儿便要将那固元液关进去。”

“不会烫的吗?”赫连明德不觉的问道:“他是海里面的妖怪,烫不得的。可不要烫熟了。”

“噗~一点都不好笑好不好?”凤慕夕不觉得说道。

“我没有说笑。”赫连明德严肃的说道。

“你真的是一点幽默都不懂。”

“没有幽默都不会饿死的。”赫连明德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你有没有幽默都不会饿死的啊!算了,不逗你了!”凤慕夕有些失望的说道:“告诉你吧!这固元夜不会烫的,根本就没有那种可以让它沸腾的温度!”

“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赫连明德诚实的说道。

“你当然不可能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用的是什么火焰。”

“三昧真火?”

“当然不是了。想必你也知道什么是三昧真火吧!三昧真火是天地人三火合一的至阳之火,要灭三昧真火只能用真水,乾坤玉露可灭;或者用四海海水淹没亦可。由此可见三昧真火是何其的霸道啊!”凤慕夕笑着说道:“而我手中的着火焰那点又霸道的身影?!我手中的这火焰并不是什么灼烈的火焰。你该知道的吧?世间万物皆有阴阳之分。即便是这火焰也是毫不例外的啊!”

小说《青锋剑仙》 第十七章:培本固元琼浆液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