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夜叉将军
夜叉将军

夜叉将军 蜂蜜柚子 著

连载中 唐晨唐婉儿

更新时间:2020-10-29 14:01:19
主角是唐晨唐婉儿的书名叫《夜叉将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蜂蜜柚子所编写的穿越古代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家国危机他挺身而出,投笔从戎。 五年后,大梁战神血洒疆场百战功成,回家却发现家人横遭欺凌,盛怒之下仗剑入上京,冷眼问苍天,试问如今大梁到底是谁家天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没错!我就是唐晨,念在你们家祖上曾经对我父亲有恩的份上,我今天饶你一命!现在打断你儿子一条胳膊,搬出我唐家祖宅,这件事情就此了结,我唐家和你们恩怨了了,要是你下不了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起年幼时父亲的谆谆教导,加上刚才的杀戮也让他心中的怨气发泄了不少,唐晨还是准备再次给他们一个机会。

“我猪狗不如!我错了!多谢少爷不杀之恩,多谢少爷不杀之恩!”

张三元已经吓破了胆,现在对唐晨是又恨又怕,毕竟那么多尸体还躺在地上呢,现在他也只有摇尾乞怜的份。

“滚!”

这种狗一样的小人,唐晨实在没有兴趣动手。

张三元一溜烟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着唐家老宅的方向跑去,唐晨这才还剑入鞘,将手中的剑再次放入鞍袋之中,在血地上蹭了蹭鞋底沾染的血迹,这才进屋。

“哥!你杀了人,要不然你还是快跑吧!”

刚才情势危急,唐婉儿心中一心只紧张唐晨的安危,没有顾念其他的,现在眼看着危机解除了,看着那些尸体,唐婉儿连忙对自己的哥哥说。

虽说是那些人先动的手,唐晨只是自卫杀人,按照大梁律法,杀人者死,现在唐晨不单单的杀了人还是杀了三十余人,要是那个张三元现在去报官,加上他们现在的势力,唐晨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啊。

“是啊!晨儿啊!你惹下大祸了,你还是现在快走吧!娘和你妹子没关系的,只要你能活着我唐家的香火不断,娘就是死也含笑九泉了!”

唐老夫人说着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

“母亲,妹妹,你们放心,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吧!杀了几个小蟊贼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

唐晨丝毫不放在心上,看看骨瘦如柴的母亲和瘦弱的妹妹,唐晨忽然想起了什么,跑到外面从鞍袋中拿出自己剩下的干粮。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是一些酱牛肉和几个肉饼,一路上他归心似箭,全靠这些东西充饥了,唐婉儿接过唐晨递来的东西,在外面的小炉子上简单的热了一下,一家三口围着那个瘸了一条腿的供桌,边吃边小声的说这话。

“娘,我父亲和大哥、二哥葬在哪了?”

虽然这会勾起母亲的伤心事,可是唐晨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父亲和大哥、二哥的坟头上上柱香。

“庄子上的这些人不让你父亲进祖坟,说是你父亲是东黎国的探子,娘就把你父亲的葬在了村头那颗大槐树后面,你二哥就在你父亲脚下,陪着你父亲!可怜你大哥,原本葬入了祖坟,可是又生生的被王德元挖出来,挫骨扬灰!就连一个坟头都没留下!娘对不起你大哥啊~~~”

老夫人说着说着,再次痛哭了起来,唐晨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唐家原本也是这泾阳城里的首善之家,自己更是为大梁国建立了不世功勋,现在自己的父亲死了连祖坟都不能进,大哥死了居然连尸体都被他们挫骨扬灰!

“好一个泾阳城!好一个王德元!好一个唐家庄!”

唐晨心中刚刚落下了一点的复仇之火再次熊熊燃烧,难道自己征战五年,血染征袍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下场吗?

“母亲,这里实在没办法居住,待孩儿前去祭拜了父亲之后,您先跟孩儿回咱们唐家的祖宅暂住吧!”

唐晨还是勉强压下了胸中的怒火,自己还是要先安置好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再说其他的。

“婉儿,你照顾好母亲我去去就来!”

唐晨说完给母亲行了一礼之后,再次走出祠堂翻身上马。在唐家庄子外面的集市上买了一些香烛,唐晨按照母亲说的地方,找到了父亲和二哥的坟茔。

看着眼前那两座被积雪覆盖,几乎已经看不到本来面目的小土包,唐晨的心中痛如刀割,他不断的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自己这些年不跟家里联系。

但凡自己稍微透漏一点自己的身份,父亲和二哥也不会受这些折磨,大哥也不会被人挫骨扬灰。

他恨自己,

恨这唐家庄子,

恨这泾阳城,

恨这周家,

恨这王德元!

“出来!”

唐晨爆喝一声,他知道自己的亲卫一直都在暗中跟着自己,原本他不想说破,可是现在他心中只有仇恨,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就算他露出一点行迹,难道现在这大梁国还有人敢打他的注意吗?

“参见大将军!”

十几个精壮的汉子,从唐晨身后百丈之外奔了过来,在唐晨三十步外跪了下来说道。

“大军回朝现在走到哪里了!”唐晨咬牙切齿的问道。

“回禀大将军,大军现在已到二百里外!”一个亲兵回答。

“持我剑,给我密调三千血杀营,明天日落之前不到,全军皆斩!”

唐晨说着,反手抽出马鞍上的御剑,然后丢给身后的亲兵。

“属下遵命!”

一个亲兵接过御剑翻身上马,消失在了茫茫的天地间。

“你持我令牌,前往上京城调取兵部密档,给我查!当年领兵攻下泾阳城的是东黎国的哪个杂种!老子要活剐了他!”

唐晨从怀中丢出一块令牌,直接丢给了身后的亲兵。

“属下遵命!”

那亲兵接过令牌,只见那金灿灿的令牌上面刻着几个大字,大梁兵马大元帅夜叉将军唐!大梁国的老皇帝病重,今年更是缠绵病榻,这大梁天下兵马尽在唐晨的之手,这个时候若是他振臂一呼,恐怕就是改朝换代也不在话下。

这块令牌的出现,不知道在现在的上京城,会掀起多大的风波了。不过,这些事情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亲兵应该考虑的了,亲兵翻身上马向着上京城星夜赶去!

“父亲大人,二哥!你们放心,欺辱了我唐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不让你们进我唐家祖坟,欺辱母亲和妹妹,那孩儿就杀他个血流成河、尸积成山!”

唐晨点燃了三柱清香,恭敬的在父亲的坟头上磕了三个响头,再次抬头的时候,额头已经被那凹凸不平的冻土撞的一片通红。

“既然行踪已漏,你们就跟在本将军身边吧!但是无论何时不许泄露本将军的身份。”

“属下遵命!”

再说那张三元,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之后,抱着茶壶咕咚咕咚的将整壶刚沏上的热茶一气喝了下去,滚烫的茶水将他的舌头烫的通红,他都没有发觉。听说自家的男人回来了,那唐三娘子连忙扭着那水桶腰来到前厅。

“当家的,那野男人这么快就被你解决了?”

唐三娘子嘴里磕着瓜子问道。

“你倒是说话啊?”

看着自家男人痴痴傻傻的样子,唐三娘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摇了几下。

可是那张三元兀自还没有缓过神来。唐三娘子大怒,一把丢了手中的瓜子,狠狠一巴掌抽在自家男人的脸上。

“哎呦!你打我干什么?”

张三元这才反应过来,可是也并不敢生气,别看他在外面恶名昭彰,可是回到家里,对这个母老虎的话还真的是不敢违背。

“我问你话呢?那野男人呢?你这嘴怎么了?”

“嘴?嘴怎么?哎呦~~”

张三元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嘴巴和舌头一阵的剧痛,刚才喝的一壶热茶,把嘴皮子都烫出了一大串的水泡。

“咱们快走吧!那个唐晨回来了,这小子不知道从那学了一身的武艺的,我召来的那些人,都被他一人一剑杀了个精光,要不是我跑的快,恐怕我也回不来了!”

张三元一脸后怕的说道。

“你说什么?那小子是唐晨?”

唐三娘子也被吓了一跳,

想想自家这些年做的事情,要是这小子心存怨愤,这可怎么得了啊!

“没错!那小子说他一个时辰之后就要搬回他们家老宅,让咱们赶紧搬出去!你说这可怎么是好?”

张三元连忙把唐晨说的话跟自己这个母老虎重复了一遍,唐三娘子原本也是害怕非常,可是眼珠子转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

“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的就带着细软先搬出去,然后你去找周家大少爷,把唐晨回来的事情跟他一说,他们周家也没少干缺德事,唐家的产业现在可都姓了周啊!让他们斗个你死我活,等周家把唐晨收拾了,咱们在搬回来不就行了!”

唐三娘子虽然见识短浅,可是还是偶尔还是有些小聪明,只是这次他们把这件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

“你现在去找齐儿,我去收拾细软,咱们这就直奔周家去!”两口子到了这时候,还舍不得抢夺来的唐家产业,这才真的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至于唐晨吩咐他们的,打断他们儿子一条胳膊的事情,就这么被他们俩直接无视了。

半个时辰之后,

张三元带着家里的下人,只留下了一个看门的,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直奔他们在泾阳城买的宅子,简单的安置了之后,张三元直奔周家而去,把两口子商量好的话跟周万山一说,周万山顿时嘴角就是一阵的冷笑!

哼!

区区一个唐家,就算现在又回来一个三儿子又怎么了?难道在这泾阳城里,你们还能反了天不成?

我周万山的妹妹今年可是嫁给了天水郡的郡守大人程万生啊!

现在程万生的原配夫人重病不起,一等那个黄脸婆去了,那我妹妹扶了正,在这天水郡里,看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

不过这小子回来了也好,正好再次派人上门去求亲,现在有了这个小子杀人的事情做把柄。

那小美人还不得乖乖的来老子怀里吗?

想到唐婉儿那绝世姿容,周万山的嘴角挂上了一丝淫笑。

"周爷,怎们下面应该怎么办呢?"

张三元一脸谄媚的笑问。

“那小子不是杀了人吗?李管家!你陪着张先生先去城主府报个案,再给王大人送一份厚礼去,让王大人好好的炮制那小子一番!”

周万山想了想说道。

唐晨拜祭完父亲和二哥之后,将母亲扶上马背,带着妹妹径自住进了唐家的老宅,那看门人原本也是唐家庄的老人,不认识唐晨可是却认识唐婉儿和唐老夫人啊,原本想说点什么。

可是看到唐晨身边那些杀气腾腾的黑衣人,再联想到张三元逃难一般的搬家,哪里敢多说一个不字。

唐老夫人和唐婉儿被那满院的尸体吓住了,就连这些忽然冒出来的黑衣人的身份都忘记了询问,一直懵懵懂懂之间就搬回了唐家老宅。唐婉儿直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几年来噩梦般的生活就这么结束了吗?

老夫人本就很是不舒服,加上今天大哭一场伤了心神,一进屋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唐婉儿心中虽然也很是忐忑,可是既然哥哥不说她也就不再问,伺候了母亲睡下之后,就抓着唐晨的衣袖,在一旁小声的跟哥哥说话。

“婉儿,她、她这些年怎么样了?”

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唐晨还是心存侥幸的问道。

“林姐姐很不好......”

唐婉儿正要说下去,忽然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进来,唐晨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些人还真是烦不胜烦啊!

“少爷!外面来了一队差役,嚷着要见您,您快去看看吧!”

那看门的老头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说道。

“这些人还真是没完没了,来人!”

唐晨有些不悦。

“属下在!

”一名亲兵单膝跪地回道。

“给我打出去!让他们传个口信给那狗官,明日正午之前,若是他不给我一个交代,那本少爷就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唐晨目光阴冷的说道。

“属下遵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