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倾世绝宠:纨绔小狂妾

更新时间:2018-10-12 10:35:08

倾世绝宠:纨绔小狂妾 已完结

倾世绝宠:纨绔小狂妾

来源:追书云作者:暧昧因子分类:穿越主角:殷小小君陌引

主角叫殷小小君陌引的小说叫《倾世绝宠:纨绔小狂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暧昧因子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把夫君的侧妃扔出去,大言不惭的说——“姐姐你进府三年生不出儿子,就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了,滚蛋一边玩儿去,别耽误我跟夫君生儿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扬手,狠狠地指着殷小小,怒斥道:“你这不规矩的色女人,举止轻浮,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浪蝶之辈!”

闻言,殷小小也不生气,她作势捻着兰花指走上前,握住‘君陌引’纤细的小手儿朝君陌引躯壳的鼻尖戳,“呵呵呵,我的王爷,你朝这儿指,这儿。然后呢,你使劲儿骂,尽情的骂!”

故意拿捏着腔调,加之那翘起的兰花指,简直就像一个恶心死人的变态公公。

君陌引胃中汹涌的腾起阵阵干呕,这该死的殷小小占据着他的身躯,做出各种娇媚做作之态,他哪里受得了?

强自压抑住胃中不适,君陌引面色依旧难看,开口的话语却是无奈的软了几分,“殷小小,不要胡闹了,一会儿给母妃敬茶该误时辰了!”

好吧,他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啊啊,有种感觉,他在这个该死的女人面前丢失了他做王爷该有的威严!

殷小小也不是不依不饶的主儿,她挑唇,碎碎念叨了几句,与君陌引再次互换灵魂,各归各位。

“呐,把我手上的纱布解开!”殷小小一回到自己的身体内,立刻再次将手举到君陌引面前。

君陌引还没消化灵魂回归肉体的不适感,却不敢拒绝了,咬着牙帮殷小小解开缠在她手上那一圈圈儿的纱布。他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若是不帮助殷小小,那该死的女人会继续反复的与之灵魂互换,让他心力交瘁而亡!

殷小小歪着头,眼看一圈圈儿纱布解了开来,最后露出她凌晨时被剪刀刺伤的手心儿。君陌引也看到了那柔嫩手心中刚封了血口的伤痕,面色闪过一丝不自在。

十指连心,貌似……应该很痛吧?若是他的侧妃甄语嫣割破手指,定会痛的流泪,楚楚可怜的让人心疼死!

而这粗咧咧的女人……

却见纱布去除,殷小小跳下床,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好像受伤的不是她,而是别人。

殷小小下床后,君陌引扫到床榻上那抹落红时眸子紧了又紧。洞房花烛夜床榻上都要铺一方雪白的锦帕,届时夫妻欢好后,女子的落红印在上面证明贞洁。而这块染了落红的锦帕,是他将要拿去殷家换取暖玉之用的。

大步上前,君陌引将锦帕拿起来,小心翼翼的叠起,而后塞到怀中,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异样感觉。很怪异!

殷小小看到君陌引的举动,唇角掀起一抹嘲讽的嗤笑,“呵,王爷对侧妃姐姐真是用情至深。为了帮姐姐得到暖玉,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连带着妾身这样卑贱之人的落红锦帕都亲自折叠起来,也不嫌脏!”

心里默默加一句,‘你妹的,真是变态中的战斗机!’

君陌引眉头紧蹙,对于殷小小的嘲讽没有接言,而是直接走出喜房。

殷小小挑挑眉,紧随其后……

少顷,君陌引和殷小小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王府的东厢院。

君陌引的母妃姓窦,四十一岁,是先皇身边得宠的妃子,赐贤字。先皇去世后,窦贤妃晋封为窦太妃,与儿子君陌引入住贤王府。

殷小小一路上都在回忆古装剧中儿媳给婆婆奉茶的细节,此刻依葫芦画瓢迈着碎步走上前,冲着上座的窦太妃行跪拜之礼。

“媳妇小小给婆婆请安,祝婆婆福寿安康,青春永驻!”连磕三个响头,殷小小轻言轻语装淑女,脸颊挂着得体的微笑,乍一看像是知书达理的公主似的。

窦太妃对殷小小的表现相当满意,频频点头。古代媳妇进门,第一次给婆婆敬茶都是要磕响头的。响头磕的越响,寓意对老人越尊重敬仰!

这时,有嬷嬷端着茶水走上前。殷小小接过茶水,高高举过头顶,递到窦太妃面前。

“婆婆,请用茶!”

窦太妃讶异的看着殷小小,脸上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情绪。

殷小小一脸温婉,双手稳稳的高举茶杯,不急不躁,就那样等待着窦太妃接过茶杯。她知道对方在惊讶什么,她将茶杯高高举过头顶,这细节看似没什么,可是对于古代做婆婆的人而言,那是莫大的尊重。

“好孩子,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窦太妃终于是接过殷小小奉的茶,满脸含笑的将整杯茶都饮了个见底。

殷小小暗暗松了一口气,若窦太妃轻抿一口,便是对她这个儿媳不满意。此刻一口饮尽,那便是在无声的告诉所有人,她殷小小就算是个妾,也是窦太妃承认了的儿媳,是王府里的小主!

给窦太妃敬完茶,还要给君陌引的正妃和侧妃问安。殷小小跟在君陌引身后,退出东厢房的客厅。

“哼,装的挺像!若不是有幸见识到你粗鲁恶劣的秉性,本王还当真以为你是个乖巧的女子!”君陌引对于殷小小在他母妃面前卖乖的表现嗤之以鼻。

殷小小撇撇嘴儿,毫不示弱的回击道:“彼此彼此!若不是有幸进入王爷的躯壳,见识到您满脑子肮脏下流的龌龊思想,妾身也一直以为王爷您是个贤孝尔雅的男人!啧啧,结果不过就是一只衣冠禽兽罢了。话说,衣冠者,皆禽兽也,不敢苟同之,呵呵!”

十足的嘲讽口气,眼神鄙夷外加蔑视!

君陌引咬牙,将牙咬的咯吱咯吱作响。他悲催的发现面对殷小小这个可恶的女人,他词穷的无法与之辩解。或者,直白点儿说,殷小小牙尖嘴利,他在言语方面说不过人家!

嘴上说不过,君陌引便故意大步在前面走,将殷小小恶意的甩在后面。殷小小也不生气,慢悠悠的迈着小四方步走啊走的。反正她进入过君陌引的身体,对贤王府的环境熟悉程度丝毫不亚于君陌引。

“喂,你没吃饭么?不能走快些?”突兀传来的呵斥声,惊了殷小小心下一跳。

抬头看去,却是一路将她甩在后面的君陌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

殷小小撇撇嘴儿,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我的王爷,你脑子被猪啃了么?妾身吃没吃饭,你心里没数儿么?”

末了,丢给君陌引一个‘人神共愤,瞪谁谁怀孕’的鄙视眼神儿!

君陌引接收到殷小小不友善的目光洗礼,一张俊颜如同吃了小狗粑粑,黑沉黑沉的。

他大步上前像拎小鸡一样拎着殷小小的后衣领子朝前拽,一边拽着走一边嘴里振振有词,“你这样走,天黑了也无法走到。想要吃饭,就快走!”

殷小小将自己的懒惰性格发挥到极致,任由君陌引拎着她朝前拖拽着走。爱拽就拽呗,衣服拽坏了买新的,用君陌引的银子!鞋子在地上拖坏了也买新的,也用君陌引的钱!她无所谓!

西厢房住着君陌引的正妃金莲儿!

殷小小前去给她问安时,金莲儿没给她好脸色,直接大步上前凌厉的训她:“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小贱蹄子!”

殷小小满脸写着大大的问号,当场就懵了!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啊?一进门劈头盖脸的就被骂,她怎么就‘厚颜无耻’了?怎么就成‘小贱蹄子’了?

目光狐疑的看向一旁的君陌引,但见那厮对于金莲儿的话语仿若未闻。

不过,他唇角弯起的弧度却在无声的告诉殷小小,他听到了!可是,他不屑管。甚至,他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殷小小是觉得做人不能树敌太多,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这都是有数儿的!就算不能跟金莲儿做朋友,她也不想跟她做敌人。

正想开口缓解一下气氛,却听金莲儿再次开口斥责道:“瞧瞧你,尖嘴猴腮生就一副狐媚子相儿,为了嫁给王爷不惜拿你们家的暖玉做诱饵。你以为嫁进王府你就阴谋得逞了?本宫告诉你,你这不过是在给他人作嫁衣裳罢了。王爷娶的不是你殷小小,而是你殷家的暖玉,目的是送给他身体畏寒的侧妃护体!”

这些不用金莲儿说,殷小小也都知道!所以她左耳听,右耳出!

“本宫从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吗?你作甚非要嫁给王爷不可呢?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下贱呢……”金莲儿唾沫横飞,对着殷小小劈头盖脸的是没完没了的训斥责骂。

小贱蹄子,下贱胚子,不要脸的,狐媚子神马的,各种难听字眼儿全套搬出来,对着殷小小狂轰滥炸,犹如黄河之水泛滥,绵绵不绝于耳!

殷小小木讷的站在原地,以四十五度明媚忧伤的眼神儿看金莲儿,心中默默的数她第几次骂她不要脸了,又数她第几次将唾沫喷到自己脸上了。

表示,她很佩服自己的忍耐力。其实她真的很想一拳呼过去,让口吐污言秽语的金莲儿双眼媲美国宝熊猫来着。可是她忍住了!这金莲儿是君陌引逼不得已娶来的,本就不受宠,与她同病相怜。她这个女人何苦为难金莲儿那个女人呢?

她不嫌累的话……那就继续骂吧,嗯,继续骂吧!、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古言小说
  3. 修仙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