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魔帝大人别黑化
魔帝大人别黑化

魔帝大人别黑化 星笙舞 著

连载中 司笑尘白景尧

更新时间:2020-08-14 11:52:15
主角是司笑尘白景尧的书名叫《魔帝大人别黑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星笙舞所编写的仙侠修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司命君因一时脑抽编排了一出狗血至极的三角虐恋,硬是把命主逼得狗急跳了墙,挣脱了命谱束缚魔化报复社会,导致生灵涂炭,上天震怒,而他老人家在关键时刻随手将黑锅抛给了徒弟司笑尘,并一脚将她踹回了过去,肩负起改写魔头白景尧命运的重任,不然,天雷伺候,灰飞烟灭!...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谢谢二位的如实相告。”司笑尘微笑着表达了谢意,随即帮二人出门打量了一下形势,助他们从客居的狗洞离开了诸葛宅。

目送他们上了停泊在窄巷尽头河面上的小船后,司笑尘才满怀心事地回了诸葛雨的那个院子。

一路上她开始整理眼下已经得知的线索,诸葛雨准备报仇,这是毋庸置疑的,可她凭什么呢?有武功的林启桥已经和诸葛晴远走高飞,她一个长期被软禁,连大门都没出过的弱女子,要怎么报仇呢?

“小师弟,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郑奇岳和那个婢女聊得甚欢,见到司笑尘的时候才想起来她刚刚闹肚子的事,便上前关心道。

“来来回回上了好几趟,总算是通畅了。”司笑尘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眸光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婢女地表情,听到郑奇岳叫他“小师弟”她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要知道,诸葛员外对众人说他们是诸葛晴母亲娘家过来的亲戚,再怎么着,也不该“师兄师弟”地这么叫才对,她不好奇,意味着什么呢?

“大师兄还没聊完?我也去听听。”司笑尘故意这么说道,作为表少爷的两个“跟班”,他们是师兄弟也许不奇怪,但叫“表少爷”大师兄,她还无动于衷的话,就一定有问题。

事实证明,她还真是不觉得奇怪,因此可以证明,这个婢女是知道他们是天渊宗弟子身份的。

屋内的几人听到脚步声纷纷抬头,而司笑尘则是一派自然地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视线与白景尧对了一下。

白景尧默默回首,轻言替司笑尘的“无礼”告罪,话题继续。

这次谈话,白景尧旁敲侧击地简单问了一下年初至今的“作祟”事件的详情,当提到十七年前那个绣娘莫愁的传闻时,诸葛雨一脸淡定地表示并不是很清楚详情,只是听前来教授她刺绣的那个绣娘夸奖过她的绣工与莫愁一样精巧,绝口不提那封作为关键证物的血书。

而诸葛员外的表情就显得有些怪异了,顾左右耳言他,阻止了这个话头。

他自以为只要管住诸葛雨的嘴,自己想隐瞒的那些事就不会有人知道,却不知道,他越是如此,就越引人怀疑。

“昨日表妹失踪之前,二小姐可有听到什么特殊的动静?之前宅中的怪事都发生在夜里,唯独这一件,是在白天发生的……”既然诸葛员外不让他追问莫愁的事,那么就聊聊诸葛晴吧,这可是他火急火燎想要找回来的女儿啊。

“姐姐失踪那会,我正在屋中刺绣,若不是听到丫鬟婆子们跑来说,我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呢,往日这些怪事都不曾伤及人身,可这次……为何失踪的不是我,姐姐再过几天可就要过聘出嫁了,谁知竟出了这等事……”诸葛雨说道这里,忽然梨花带雨起来,一副担心姐姐安危的模样。

司笑尘在旁吃着瓜子看戏,这诸葛雨演起戏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生动,几句话就将诸葛员外的痛脚踩得死死的。

如今诸葛晴失踪的事情林家还不知道,但这么大的事,可不是说瞒就能瞒得住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诸葛员外原本就又急又气,此刻听她这么一说,使得他凝视她的眼神也变得狠厉起来。

若不是这个“扫把星”,诸葛晴也不会受牵连而失踪!

白景尧注意到诸葛员外的眼神时,心中不禁感慨,为人父母,可以对子女露出如此狰狞怨怒的神情,足以窥见其心思自私歹毒。

而这个诸葛雨看似懦弱没有主见,可说的话有意无意地就会戳到诸葛员外的痛处,绝不像表面看来如此简单,得好好调查一下,不过,不是现在。

这么想着,他出声安抚了两人几句,便告辞离开。

临走时,诸葛雨忽然叫住了他,将一幅绣品赠送于他,说是见面礼,诸葛员外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虽然白景尧在外人眼里是诸葛晴的表哥,但好歹男女有别,诸葛雨又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怎能贸贸然送男人东西?成何体统!

白景尧的眸光扫过那幅刺品,注意到诸葛雨脸上充满期待的神情,眼珠溜转了一瞬婉言谢绝了赠礼:“二小姐的心意我领了,但我是个粗人,不懂欣赏,还请二小姐见谅。”

诸葛雨见他拒绝,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还是礼貌地笑着收起了绣品。

诸葛员外趁机插话,将白景尧和司笑尘送出了待客室,一路离开了诸葛雨的院子,直到他们走出院门,都还能感应到诸葛雨遥遥凝注他们的视线。

回到客居,诸葛员外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午饭,由于绣庄还有一些公务,所以诸葛员外就没有陪他们一起用餐,但那个带着郑奇岳赏花的婢女,则是一路跟了回来,显然是得了诸葛员外的命令,负责继续监视他们三个。

“大师兄,刚刚二小姐送你的礼物你为何不收?”司笑尘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慵懒地夹着菜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对啊,姑娘家的送礼被拒,挺难堪的。”郑奇岳随声附和。

“因为我确实不懂欣赏,收了岂不是糟蹋了二小姐的绣品?”白景尧这么说完,余光扫了那个婢女一眼,被这么明目张胆地监视着,感觉真不好啊。

“话说,你们两个这么多事干嘛?快点吃,吃完快点滚回去,别妨碍我午睡。”白景尧转移话题,催促道。

“午睡?”郑奇岳一脸茫然。

司笑尘则是机灵地接话:“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就困了,吃饱了,先走一步。”放下筷子起身,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转身朝自己的卧房走去。

婢女见她要离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人家要回房睡觉,她一个女孩子,跟过去于理不合。

郑奇岳见司笑尘走了,也跟着告辞,很快,房中就只留下白景尧和婢女两个人,他眨了眨眼睛,肆意打量了一下婢女,笑着说道:“你这是……要陪我一起睡?”

“表少爷请自重!”婢女一脸慌张地倒退了几步。

“要自重的是你才对吧?我要午睡,你还站在这里?”白景尧提醒道。

婢女恍然回神,紧张得一路小跑奔出了白景尧的卧房。

不过她并未走远,而是立在三人的房外继续留守。

小说《魔帝大人别黑化》 第18章 毫无收获的一次谈话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