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总裁要逆天

更新时间:2018-10-11 18:11:12

总裁要逆天 已完结

总裁要逆天

来源:微阅云作者:柒夜分类:言情主角:顾棉棉慕战辰

小说主人公是顾棉棉慕战辰的书名叫《总裁要逆天》,它的作者是柒夜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纸婚约,她被迫嫁给A市霸主慕战辰。婚后她咬牙定下协议:“我给你私生子当后妈可以,但对外你是我小叔,我要求恋爱自由!”慕战辰痛快答应:“可以。”为了折腾他,她敢和任何人恋爱,只是恋爱对象好像不那么勇敢。追求者一:“爱你是道送命题,求你饶了我。”追求者二:“我劈腿了二百个女人,我是个人渣,求你和我分手吧!”追求者三:“只要你和我分手,我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你再不和我分手,我就跳楼了!”丈夫每天都在阻止我恋爱,怎么办,急,在线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阮潇潇猝不及防被顾棉棉掐个正着,迅速反击去推她脑袋:“死丫头,你造反啊!”

顾棉棉咬牙,将她用力一拖弄到床上,灵巧的翻身骑上阮潇潇的身,怒道:“死吧妖女,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

“死丫头,我看你今天是想秃顶。”阮潇潇一把抓住顾棉棉的长发。

几分钟以后——

顾棉棉哀嚎:“爸爸!你快在天上睁开眼睛看看啊,你女儿被欺负了!黑心的灰姑娘姐姐终于对我下手了!”

阮潇潇一撩短发呼了口气,不耐道:“你消停点,让爸爸安息吧好吗?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顾棉棉委屈的扁嘴,从床头的包里扒拉出钱包打开,怒指着钱包里的照片道:“这个是清羽哥!小时候住我家隔壁!他是我的初恋!!”

阮潇潇蹙眉看着顾棉棉钱包里的小照片,沉默了一会儿问:“旁边那个脑袋被你完全涂黑的是谁啊?多大仇?”

“……”顾棉棉炸了:“你还八卦!你这时候不忏悔你还八卦!”

阮潇潇有些无奈的看着暴走的顾棉棉,叹了口气:“妹妹,不是我说你,之前我问过你这照片上男孩儿是谁吧,是你藏着掖着不肯说,我怎么知道我的相亲对象会是你初恋。”

顾棉棉眼眶红红的,瞪她:“你知道就不会下手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能拿我自己的终身幸福开玩笑,义无反顾的下手好吧。”阮潇潇没心没肺。

顾棉棉鼻子一抽,要哭了。

她就知道,阮潇潇就是个坏妖女,太坏了!

阮潇潇一看她要哭,立刻告饶:“小祖宗你别哭好吗?你一哭,妈又得打我。唉,不是我说,你口口声声嚷嚷着初恋初恋的,十多年没见,就对着一张照片初恋。你那时才五六岁,有个什么初恋,你了解他么。你知道他现在豆花吃甜还是吃咸?”

顾棉棉扁嘴:“我就知道!清羽哥吃甜!”

阮潇潇怜悯的看她:“错了,这问题是我们相亲的第一题,他的回答是:甜咸一起吃。”

顾棉棉眉头皱了起来:“真的假的?这么变|态的吗?等等,这不是和你变|态到一块儿去了么。”

阮潇潇笑出一口白牙:“所以我们一拍即合,闪婚了啊。以后你可别打他主意了,他是你姐夫了。”

顾棉棉泄气了一般向床上躺着,生无可恋的喃喃:“早知道我就该答应慕战辰,这样你们都得叫我婶婶!”

阮潇潇听的一个激灵,顿时想起顾棉棉是和哪个人物相亲了,急忙追问道:“怎么样啊,A市最有魅力的男人什么样,你和我说说。”

顾棉棉郁闷的把枕头抽出来闷在脸上:“提起他我更郁闷!快出去出去,失恋呢。我要哭会儿。”

“哦。”阮潇潇挑眉:“那等下妈妈做的饭你吃不吃?有胃口吗?”

顾棉棉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向胃妥协:“吃……”顾棉棉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的坐起从钱包里把照片抽出来怼给了阮潇潇:“给你,你男人的照片,我不要了。”

阮潇潇看了她一眼,接过照片撕成两半,慕清羽的那半被收好,另外一半她又还给了顾棉棉:“这半我不要。”

顾棉棉脸黑:“那你扔了啊,给我做什么。脑袋都涂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我那时得多讨厌这人。”

阮潇潇最终还是把涂成黑脸的照片留下了。

美其名曰:留个纪念。

顾棉棉翻白眼,自己男人的照片都揣走了,还纪念呢,小气鬼。

顾棉棉不是个纠结的人,她总记得慕清羽小时候对她很好,很温暖,她很喜欢他那种舒服的气质。但她也无数次的想到分别十多年,两个人的世界已经翻覆。

依靠着照片缅怀的情窦初开,也可能不开花不结果就落了。

现在倒也好,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心存小太阳的顾棉棉,在晚上吃了阮玲珑的一桌好菜后,彻底释怀了。

晚饭过后,阮玲珑才问小女儿相亲的事:“棉棉,你相亲相的如何?”

顾棉棉吃着冰淇淋扁扁嘴道:“妈妈,爸爸坑我就算了,您可别跟着学。他大我七岁不说,还有个私生子,我怎么可能嫁给他嘛。再说我现在还上大学呢,以后我还想出国学各国甜点,努力成为一个高级西点师。”

“私生子的事情,是有什么误会吧。”阮玲珑微微蹙了下眉。

顾棉棉扁嘴:“误会什么,他亲口承的好吧。算了,不提他了,明天还要打工,我去睡觉了。”顾棉棉起身上楼了。

阮潇潇看着母亲眉宇间似有若无的忧愁,低声问:“妈,怎么了?感觉您有话没和棉棉说。”

阮玲珑轻叹一口气道:“我说是要棉棉去相亲,但实际上相亲的主动权不在我们,在慕家手里。棉棉显然是不愿意的,但若是对方愿意,棉棉就必须要嫁过去。”

阮潇潇一听,眉头蹙了起来:“这是什么道理,棉棉自己的婚姻大事,她自己的意愿难道不是第一位的吗?”

阮玲珑摇摇头,没再多说,只道:“但愿对方也不满意这门亲事吧。”

阮玲珑不便多说,起身去了书房。

家里的男主人已经过世,这个家剩下一个原配的女儿,一个继母和继母带来的姐姐。外面风言风语传她们家三个女人女人一台戏,各种版本阴谋论,层出不穷,然而只有她们母女三人知道,她们并不是那些故事里那样的。

打开抽屉看着里面的那份协议,阮玲珑哀伤的喃喃:“凌然,你可真是给我出了道大难题。”

没心没肺的顾棉棉第二天一早,没事人儿一样去了打工的西点店。

什么旧时初恋,什么相亲大叔,都不重要了,她觉得还是老老实实成为事业型女人比较靠谱。

九点一刻,顾棉棉换好衣服准备开早会时,老板喜气洋洋的走了进来:“各位员工,我这店已经转让出去了,从今天起我就不是这家店的老板啦。”

众员工:“……”

西点师最先懵逼了:“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都失业了?”

老板意味深长道:“你们失不失业,不归我管了啊,归我们新的老板娘管。”

“老板娘?谁啊?”员工们窃窃私语。

顾棉棉也正跟着懵懵懂懂呢,却见老板几步走到了她面前道:“棉棉,还隐藏呢?”

顾棉棉一脸懵:“隐藏,隐藏什么?”

老板调笑道:“哦哦。你瞧我这嘴,叫你名字叫习惯,忽然换成老板都娘不习惯。”

顾棉棉彻底傻了。

这老板说的话每个字她都认识,怎么组合起来她就听不懂了呢!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暖婚小说
  3. 校园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