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薄情皇帝,请赐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8:05:26

薄情皇帝,请赐教 已完结

薄情皇帝,请赐教

作者:云卷云舒分类:言情主角:凌婳月慕容止

《薄情皇帝,请赐教》是云卷云舒著作的历史架空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薄情皇帝,请赐教》精彩章节节选:她是后宫深处的悲哀,含恨而终,重生到好色如命的郡主身上,妖艳锋芒,无人敢惹,男侍成群,个个丰神俊秀。男侍们:上天让你重活一次,是为了让你和我们好好生活。薄情皇帝:重生了,你依然是朕的皇后,你可以将朕忘得一干二净,但你不会对你和朕的儿子置之不理。凌婳月一笑置之,我本惊华,自主沉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婳月微微含笑,确实还有一波,只是没什么用,已经提前处理掉了,多亏了金照夕呢还。

王灵芷怪嗔的瞪严淑凡一眼,“不许乱说,我们都被郡主的侍卫救了呢”,如今,她算是和凌婳月绑在了一起,还要靠她进宫呢。

凌婳月微微侧目,日已西斜,“你们慢慢玩吧,我先回去了”。

严淑凡高兴了,“快走吧快走吧”,好好的游湖又被这个瘟神破坏了。

王灵芷略带歉意,“郡主别介意,严妹妹只是小孩子脾气”。

“我不介意”,若是介意,她还能安稳的站在画舫上么?“姐姐明日若是有空,陪我去寒山寺走走吧”。

王灵芷一愣,随即会意,忙高兴的应下,“有空,我自然有空”。

凌婳月微微转身,莲步轻移,上了来时的小画舫,一抹翠青色的身影消失在静月湖上,静月湖也便失了色彩。

剑十一抱着剑,静静的跟在凌婳月身后,一身孤冷萧杀的气息,让路人躲避。

他看着面前的娇小背影,剑眉微蹙。

凌婳月,他再熟悉不过,一天12个时辰,他片刻不离身,可是她却什么时候变了呢,还是说,从一开始凌婳月便是在伪装?

伪装成一个不知廉耻,胸无点墨,不论是非,骄横无理的女人,可是又是什么,让她决定绽放自己。

先是性情大变,再是出口成诗,一手琴技高超不凡也就算了,面对杀手时的那份镇定自若,连他都要佩服,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每次杀手来袭,她都颤颤巍巍的藏起来,恨不得尿裤子一般。

他虽是个粗人,可这点细腻心思还是有的。

凌婳月,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她身材娇小,却好似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她总是淡淡然然,却自有一番雍容气度,她看似无所畏惧,却又好像隐藏着偌大的心事,凌婳月,怎么就突然成了一个谜。

剑十一一边走一边思索,并未发现他们走的路,并不是将军府的方向,待他回神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一座大宅子门口。

凌婳月四周看看,淡淡的说道:“这里应该就是慕容止说的宅子了,果真是好地段”。

莲步轻抬踏上台阶,素手敲上了门扉。

剑十一虽然不解,却只是静静的跟着。

很快,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无力的声音,“谁呀?”门扉轻轻打开,门缝中露出一张耄耋老颜,双眼打量的看着凌婳月和剑十一。

“你们找谁?”

凌婳月恭敬有礼的微微屈膝施礼,“老伯您好,我想问问,这座宅邸,是不是打算卖?”

老者再次打量面前的凌婳月,“我家老爷是有这打算,但是你…还是算了吧。”说完便要关门。

凌婳月快一步伸手拦住,“老伯,这是为何?”慕容止说过,这家的主人有些怪,“可是你家老爷有什么特殊要求?”一定不会是为了钱。

那老者再次不屑的看看凌婳月,“这府邸一砖一瓦,都是我家老爷珍爱之物,我家老爷只想为这府邸找个珍惜她的人,你吗?”

也难怪,凌婳月就算身着翠青色的衣衫,也掩不去那媚骨天成,无意中的一个眼神,便勾魂摄魄,比青楼花魁要媚人,也难怪这老者如此小瞧于她了。

不过,凌婳月对这府邸的主人倒是多了几分兴趣,哪有买房子不图钱,反而要为房子找个好主人的,真是个怪人。

“老伯不让我进去,怎么知道我不是个好主人呢?”

“你么?”

“对,就是我!”凌婳月的坚持,让老者有了丝松动,“那你等一会儿,我去问问我家老爷的意思”。

老者关上大门,脚步声一点点远去,凌婳月和剑十一便老实的在门外等候。

可是等了许久,却不见老者出来,日已西沉,繁华街道减减归于平寂,各家各户都起了炊烟,灯火阑珊中点亮了黑暗,那禁闭的大门还是没有打开的意思。

剑十一是个没耐心的,跨前一步便要再次敲门,却被凌婳月拦住,“再等等吧”,这家主人怪,就总会有些怪念头的。

剑十一只得退后,两人如石像一般矗立着。

直到更夫开始打更,那禁闭的大门里面,才再次传来了悠闲的脚步声。

大门再次打开,这次,是全部打开,而不是露出了缝隙,还是那位老者,只是态度恭敬了许多,“两位请进吧,我家老爷在前厅等候二位”。

“多谢老伯”,凌婳月微微点头,没有任何的怨言,便抬脚而入。

方进大门,凌婳月便被眼前的庭院深深吸引了。

这真的,是一个家。

对,一个家的感觉。

所有府邸中,不是亭台楼阁,便是假山流水、鲜花异草,而这里,却只有一片片的菜圃,偌大的府邸,全部都被菜圃填满了,除了一间客厅,一间正房和三间客房,便只有旁边那比客房还要大上几分的厨房和柴房了。

菜圃中间,自制的水车将缓缓流水引入田地中,灌溉了所种的一些蔬菜和水果,若是在城外看到如此景象,凌婳月自不会惊讶,可这是京城内,地价几乎最高的玄武街上看到,就不得不惊讶一番了。

一方石桌孤零零的立在花圃边上,两个石凳上沾了些许的尘土,似是好久没用过了。

之所以让凌婳月感觉这个府邸中有家的感觉,是因为她踏进来的瞬间,仿佛看到了一番无比温馨的景象。

一名男子在菜圃间劳作,浑身被泥土沾满,一名女子一边给蔬菜施肥,一边看着田间奔跑的三四岁孩童,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府邸。

可是眨眼间,眼前又什么都没有,家的感觉依旧,却没有了那欢歌笑语,和幸福温馨。

凌婳月和剑十一在老者的带领下,顺着菜圃间的小路到了客厅,客厅只点了两盏灯,有些昏黄,摇曳烛火中,另一名老者安坐主位,看着走进来的凌婳月。

“要买我府邸的,就是你?”声音威严洪亮,双眼带着年纪沉淀下来的锐利。

凌婳月不卑不吭,微微施礼,“见过老伯,正是小女子”。

“一个女人?”

凌婳月微微蹙眉,“对,一个女人”。

“你买我的府邸要做什么?”

“住!”

“住?”老者带着几分怀疑,“那我这里不太合适,还请姑娘另寻他处吧”。

“为何不合适呢?”凌婳月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您不是也住在这里吗?况且,我此前并不是非常喜欢这里的,只是打算过来看看而已,可是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里正是我想要找的地方”。

“哦?”老者突然语气温和了些许,“看你衣着,怎么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我这山村一样的地方,你能住的了?”小姐们,总喜欢楼台水榭之类的。

凌婳月说道:“不瞒老伯,我确实有自己的家,可是,在那个大家庭里面,总有些力不从心累了的时候,我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能让我偶尔的休息一下,而您这里,我自踏进来,就有种轻松温暖的感觉,这里,不正是我想要的地方吗?”

老者微微凝眉,眼带审视的看着凌婳月,许久,才缓缓开口,只是没了方才的凌厉,反而带了几分无奈和沧桑,“你说对了,我之所以一直不愿卖了这里,就是舍不得这里给人的安宁的感觉,每当累了的时候,躺在菜圃间,想想事情,看看蓝天,心情就舒畅了许多,可是这里,我迟早都要离开的,或许,也是时候了”。

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凌婳月面前来,近了才看清楚,他的背有点驼,腿脚行动也很是不便,最主要的是,他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从额头一直到下巴,狰狞恐怖,“小丫头,吓到你了吗?”

凌婳月摇摇头,“只是惊了一下而已”。

“只是惊了一下?”老者很清楚,他的容貌,女子看了一般都会尖叫的。

凌婳月点头,“只是惊讶,如此安逸温馨的府邸中,住着一位您这样满身戾气的主人”。

“呵呵呵呵…”老者不但不气,反而笑了起来,“你这么特别的女子,真是不多见,姑娘怎么称呼?”

凌婳月有礼的回道:“小女子姓凌名?月”。

“你是凌婳月?”老者惊道,“你就是那个凌婳月?”

凌婳月凝眉,不禁为自己的臭名声汗颜,“若老伯听过我的名字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凌婳月”,全京城,乃至全秦越国,凌婳月有几个?

一个,就一个!

臭名昭著的凌婳月!

老者摸着胡须,“不像啊,传说中凌将军的女儿,秦越国的郡主凌婳月是个骄横不讲理的女人,而且她好男色不节制,是外界传闻有错,还是你拙了世人的眼睛?”

眼前女子虽相貌妖娆,却举止有度,不骄不躁,雍容华贵,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个好男色的女人啊。

凌婳月摸摸鼻子,“老伯见笑了,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就如您一般,不是吗?”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游戏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