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惹火烧身

更新时间:2018-10-11 12:00:13

惹火烧身 连载中

惹火烧身

来源:微小宝作者:七瓣六叶分类:职场主角:谭梅梅汪泽城

主角叫谭梅梅汪泽城的小说叫《惹火烧身》,本小说的作者是七瓣六叶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嗜赌母亲还债,她不得不把自己卖掉。“谭小姐,你欠我五个亿,只怕,你再也没了自由!”她是他的玩具,而他,却丢了心。三年后,她重返故土,却再次被他纠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谭梅梅无语,上半身被整个的压制着,她只好伸出一只小腿在被子外,透透气。

汪泽城却以为她睡着了嫌闷热,他体贴地起身,为她盖好被子,再次躺下,将她掰过来面对着自己,这次连同她的双腿也禁锢在怀中,不让她再动弹。

温热的气息呼在她脸上,谭梅梅无法再假寐,她睁眼,就见夜色下,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正静静地凝视着,打量她,就仿佛她是一块绝世珍宝。

她在这样的注视下,渐渐有些羞赧了,不自然地扭了扭,戳戳他的胸膛:“喂,你最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汪泽城淡淡一笑,搂紧她纤腰:“因为你将是我孩子的妈妈。”

这个答案,让谭梅梅心头一窒,莫名的难受起来。

果然……只是因为,自己将会为他生下一个孩子吗?

她记得,同样的问题,她曾经问过赵立陶。

那时赵立陶大四答辩在即,非常忙碌,虽然他所在的大学城开车过来不过一个半小时,但两人经常数月都见不上一面。

可有天晚上,寝室里的姐妹们都约会去了,她突然想他,于是很矫情的发短信说想吃永和大王的肉包子了。

一个小时后,赵立陶开车到了校门口,给她发短信,让她出来,她偷溜出寝室,他在校门外等她。

铁栏杆阻隔了二人,他只能站在外面,将肉包子塞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她吃。

那肉包子,是他从羽绒服里掏出来的,他是怕肉包子冷了。

她当即就感动得泪奔了,吸着鼻子傻呼呼的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赵立陶抚着她的小脑袋,笑道:“傻丫头,因为我爱你呀。”

是的,赵立陶对自己温柔体贴,因为他爱她,她也爱他。

因而,那份珍视,她甘之如饴,受之无愧。

可如今,汪泽城对自己好,只是因为她不过是个代孕工具罢了。

眼眶忽然酸涩,她又想起远在异国他乡的赵立陶,不知德国现在是什么时间,他睡觉了吗?他会不会也像自己想着他一样,偶尔想起自己?

“在想什么?”汪泽城的指尖,若有若无地滑过她幼嫩的香肩。

“没想谁。”她仓促应答,却立即发现牛头不对马嘴,惶然抬头,果然见他眼神立即阴沉下去。

“在我的床上,想着别的男人?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纵容了。”某人狠狠地掐住她水嫩的纤腰,语气近乎咬牙切齿。

“我……我没有……”

她试图小小声地为自己辩解。

“还敢否认?”大手狠狠地掐着她的腰,再落到她的臀上,用力捏着,揉搓着,像是把满腔怒火发泄到她的臀部。

她从那双手的力度上,感受到主人想杀了自己却又不能的无奈,胆子忽然大起来,仰头望着他,眨眨眼:“是又怎么样?你咬我啊?汪泽城,即使你强占我的人,逼迫我生孩子,你也没法禁锢我的心!”

“是吗?”男人磨着牙,忽然一翻身就压上了她柔软的身体。

“唔……不要……”

她惊惶失措地推他“医生说了,前三个月不能那啥……”

“反正我看你也不想生孩子,怕什么!”

男人扬起一抹无谓的邪笑,冷冽的眸子射出震慑心魂的冷光,扣在她腰间的手狠狠下滑到她腹部,一路畅通无阻,落入那甜美的源泉之中。

她并不知道,这样的呻吟,对男人来说是更刺激的挑逗,汪泽城索性直接以吻封缄,狠狠地吻上她的唇,热烈的吮吸着她的丁香粉舌。

汪泽城的眸子深沉阴暗,他邪气冷笑,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清楚,她的男人到底是谁!

“放开我!混蛋,禽兽,你快压死我了,我喘不过气来!”谭梅梅死死地咬着唇,决不让自己流露出一分一毫的表现。

她知道汪泽城在乎这个孩子,如她所愿,他不再压着她了,但更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他竟然,索性起身开了灯,淡蓝色灯光下,她美丽的酮体如最完美的艺术品,巧夺天工,一分一毫都堪称精美。

汪泽城那近乎虔诚的赏玩目光,却被谭梅梅自动解读成亵玩,这目光让她倍觉羞辱,她双手环在胸前,只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让他观看。

“你全身上下,有哪里我没看过,没摸过?装什么纯?”

看着她瞬间就通红的脸蛋,汪泽城的神情微闪……

就是这样,他就喜欢她这种极度愤恨,又无地自容的样子,那让他有一种隐秘的罪恶感。

“求饶吧!”汪泽城以王者之姿嘲笑他的奴隶,坚实的体魄压迫着她。

“不要……求你了……”她快哭出来了。

此刻,她发丝凌乱散逸,抵不过他狂妄的征服,不想认输,却只能低头。

汪泽城淡笑,国内的女性,多数都觉得自己的肉体很丑,见不得人,即使是美女如她,也不习惯展露自己的美好。

这是怎样变态的折磨?谭梅梅咬唇暗想,这个死恶魔,禽兽,他是人吗?

他俯下身,又要亲吻她的时候,谭梅梅却别开了头,红着脸,小声道:“别亲我,恶心!”

“接受自己身体的欲望,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觉得恶心?”

看来,他需要给她普及的观念太多了,也不急于一时。

他粗暴地捧着可人儿那娇嫩如花的脸蛋儿,沉声道:“要么,你取悦我,要么,我让你爽翻天,你选哪个?”

谭梅梅狠狠的瞪着他,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像是明亮的星子,莹润,清澈,眸如点漆,明亮澄澈,充满灵气,此刻还有无尽的恨意。

他忽然就笑了,手掌极温柔的拂过她的脸庞:“你眼睛,蛊惑了我。”总是让他无法狠下心真正的惩罚他。

“什么?”转变太快,谭梅梅一时没反映过来。

“你的眼睛,就像藏了两颗神秘的星星,星星一眨眼,我就被迷惑了。”

动人的情话,是情人间最甜蜜的呢喃,可是,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却像是世上最冰冷的讽刺。

谭梅梅想笑,无声的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主动权,甚至,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她可以不选择吗?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一眼,充满了绝望,委屈,和憎恨,让汪泽城暗自心悸。

他悄悄地想,什么时候两人之间变成了这样的?

他记得,她也曾对自己微笑过的。

他们之间,也曾有过温情的,只是,当他强迫她生下这个孩子时,当他强迫她服侍他时,她对他刚刚诞生的那么一丁点温情,就被掐灭在萌芽状态。

此刻,男人平躺在床上,180的身高让他形如一尊完美的雕塑。

“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变态?”

汪泽城黑眸一潋,他半座起身道:“记住,不是我们,是我!”

让谭梅梅躺下,汪泽城冷厉道:“我要让你记住,我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什么,也只有我,能够占据你的一切。”

“唔……不,不要……”

“这可由不得你!”汪泽城冷笑一声,他弯下腰,抬高她的一只腿,用灵活的手指,肆无忌惮的进攻城墙。

此刻,灯光下,美人如玉,她她傲人双峰如水蜜桃的顶端,饱满而尖挺,粉色乳尖往上翘起性感弧度。

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

他眯起眼,以眼神狂热的爱抚她全身,谭梅梅看着这样的男人,忽然感到有些口渴,不由伸出粉舌,舔了舔唇角。

“小妖精,真会引诱人!”汪泽城轻笑一声,另一只手开始轻揉那饱满的乳峰。

“嗯啊……”谭梅梅身子不自觉的弓起来,声音颤抖。

汪泽城笑得邪佞,开始加重双手力道,上下两只手都感觉到极致的愉悦。

“唔……啊……”双腿因突来的激狂而虚软,谭梅梅无力的仰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就是只待宰的羔羊。

越是羞耻,那感觉也就越加盛大,她只觉浑身酥麻。

“这样就湿了,小宝贝?”亲呢而肉麻的称呼,从他口中自然逸出。

他淡笑,手指开始顺着沁出的湿润在穴口,来回滑动,并试图再次探入一根手指。

“嗯啊……不要……不要摸那里……”感觉私密处被入侵,谭梅梅的手试着阻止,却使不出力,只能狂乱的摇头。

这幅模样更是平添了几分性感,汪泽城隐隐的有一种强.暴的快感,在他的视线下,那柔嫩花蕊中,还流淌着甜蜜的花汁。

他居高临下,满意的欣赏着这只有他一人能领略的美好风景,谭梅梅再次娇羞了,呢喃着说,不要看,求你了。

他将她的手温柔握住,“你这里,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朵花儿。”

明明是夸赞的话,谭梅梅却听得胸口一窒:“那你到底见过多少?”

“唔?这是在吃醋吗?”

汪泽城似笑非笑,更加满意的一用力托起她纤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然后撑开双腿架着她。

听到他这样问,立即收敛了羞涩,板着脸道:“你少来……本姑娘只是想说……你好脏!”

“什么?”

“不是吗?不知道跟多少女人搞过……唔……啊!痛!”

“你这里,好暖,好舒服,你感觉到了吗?”汪泽城的手指头,在她身体里灵敏运动着,眼神里藏匿着淡淡浅笑。

随着手指的慢慢律动,不停刺激着那个敏感点,谭梅梅终于忍不住大叫出声来:“唔……不要……啊……”

汪泽城注视着她情动的眸子,他用力的抽送着,不过几下,就将她送入了那玄妙愉悦的云端之上。

幸好他向来自制力极强,要不然,只怕他会再度一泄如注,让她嘲笑自己“不行。”

谭梅梅的身子蜷缩成一只熟透的虾米,她目光散乱,望着身上驰骋的男人,呢喃道:“不,汪泽城,不要,你放过我吧……”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武侠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