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顾少在上
顾少在上

顾少在上 姬朔 著

已完结 姜锦顾寒倾

更新时间:2020-08-02 12:12:43
精品小说《顾少在上》由姬朔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锦顾寒倾,书中主要讲述了:顾少正在工作之际,姜锦突然扑了过来,波光潋滟的星眸望着他。 “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剧本怎么样?够保守吧!”她眨着眼睛,小脸娇艳。 顾少眸光冷淡,目不斜视:“乖,工作呢,别撩我。” 姜锦不满:“问你正经事!谁撩你了!” 很久很久以后,顾寒倾才知道,原来所有的克制,在那个对的人面前,都会溃不成军。 ********* 姜锦觉得自己是一棵树。 八岁后懂事扛起了家庭......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被提溜着塞进黑色悍马中的阿元表示很淡定。

对于现在的状况,他早已经驾轻熟路,体验过多次了。

只是没想到,抬头就意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冷峻而淡漠,冰雪的颜色却沁出非同凡响的隽逸轩昂,黑如点漆的双眸古井无波,随意一扫都能望进人心底去似的,锐利得令人胆战心惊。

若是姜锦在这里,必定要大吃一惊。

因为后座上,淡淡注视着阿元的男人,正是在青麓山庄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顾乔弟弟,周鸣溪小叔叔,顾寒倾。

有的人,天生便是周身威势,一如煌煌利剑,锋芒当空,锐不可当。

顾寒倾便是如此。

他坐着的地方,连空气都仿佛凝结了,周围无人敢大声喘气。

连司机都一脸严肃地正襟危坐,手臂抬起的角度都宛若精心丈量,戴着白手套的双手搁在方向盘,哪怕是此时待命也不曾移动分毫。

唯有阿元,瞧也不瞧顾寒倾一眼,对他一身的气势不为所动。

顾寒倾似笑非笑地睨着他:“这次可算是服气了?”

阿元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粉雕玉琢般精致的小脸,却没什么表情,瞥着顾寒倾的模样活脱脱一个小大人,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冷哼一声。

顾寒倾心知这个素来聪慧傲气的儿子是不会低头的,便也不多说,示意驾驶员开车,一路直往东国阙。

东国阙,主打大平层顶级公寓,整套价格均在八千万至亿元,哪怕搁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也是实打实的天价。

其实顾寒倾带着儿子搬过来才不到一年,本是为了方便就近读幼儿园。

但顾寒倾常年繁忙,国外的诸多投资让他很多时间都不能呆在国内,这时候阿元就会被接回京郊的顾家大宅。

这父子俩聚少离多,位于东国阙3号楼顶层的顾宅,便显得空旷又冷寂。

留了小侯在外,父子俩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还没等顾寒倾脱鞋,就接到了紧急电话。

“我要出去一趟,晚饭你交代阿姨。”

顾寒倾言简意赅地吩咐儿子,顺手拉开玄关的隐藏衣柜,拿出外套穿上。

不等阿元回应,他已匆匆离开。

事实上,阿元也没管他,更不在乎他离不离开。

反正到了点,做饭阿姨就会来,他也不会担心饿了肚子。

至于其他的,他早就已经习惯。

相反,手里的东西才是重点。

跑进自己房间,阿元犹豫了一下,没锁门,从自己那个几乎和熊娃娃衣服融为一体的背包中,掏出一个mini的平板电脑。

一看就是特地定制。

只因这款平板电脑实在是mini到,除了阿元这样的小孩子,大人根本就用不了的地步。

阿元对这样一个小小电脑上花的心思毫无所觉,他迫不及待地把平板连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不一会儿,照片打印机就“溜”出几张照片。

阿元忽的眉开眼笑,天真稚嫩的笑意让皑皑薄雪在旭日下悄然融化。

他将大的那一张收在了一本自己常看的书里,又把另一张剪成两寸大小,方从脖子里逃出来一个精致的刺绣荷包。

这荷包里面本来是放的一块桃木平安符,小小一块却细细琢出了蝙蝠捧桃的图案,寓意福寿双全。

东西虽小,但是罕见的雷击桃木,还有这木牌上的雕工,都无一不精致,细节方才彰显富贵。

这平安符原本是顾家老太太嫁妆里压箱底的东西,后来特意送去寺庙里面开光,才挂着小孙孙的脖子上祈求平安多福。

又怕平安符露在外面,泄了福气,便用锦缎缝了个小小荷包给小孙孙戴着。

这个刺绣的锦缎荷包还是老太太自己的手笔,当年她还在闺中的时候,就是女红书画无一不精。

本来上了年纪眼睛不行了,老太太都已经好些年没动针线,偏偏为了小孙子再次出山,细细缝制的荷包毫不逊色当年。

这一切,都是一个老太太对小孙子的拳拳爱护之心。

阿元似乎也知道这个荷包还有平安符的珍贵,犹豫了一下,没有把桃木平安符取出来,而是将那张两寸的小照片,塞了进去,跟平安符搁在了一块儿。

荷包重新挂在脖子上,阿元又伸出手拍了拍,方才咧嘴笑得欢快,像是满足的小狐狸。

而阿元手上的两张照片,其中主人公,不是旁人,正是姜锦。

虽然是**,但是选取的角度,还有拍照的瞬间都抓取得很好。

刚好是窗外阳光挪动洒落姜锦一身,而她明眸善睐,笑容中莫不大气、平和、安宁、静雅。仿佛拉斐尔秀美的笔触勾勒出来的圣母,沐浴在阳光中,虔诚而端庄。

从此,这照片就成了阿元秘而不宣的珍藏。

对此,姜锦毫无所知。

她味同嚼蜡般吃了一顿饭,也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心神不宁,反正跟她同桌的安夏是看不下去了。

“不行!”安夏一拍桌子,气势汹汹。

姜锦被吓得瑟缩了一下,继而讨好笑道:“怎,怎么啦?”她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心不在焉,忽略了好友。

安夏瞥她一眼,又招手叫人来买单。

“你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儿,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待会儿你跟着我走,姐姐要带你去收收心。”

姜锦看安夏说得信誓旦旦的样子,不敢反驳,只好跟着安夏换了地方。

片刻后,她懊恼地瞪着头顶上的“Gallant”。

“酒吧?你怎么带我来这儿?”姜锦皱着一张小脸儿,对这样的喧嚣畏之如虎,还没踏进去,就已经转身想溜了。

可安夏哪里能轻易遂了她的意,毫不客气地把姜锦给推了进去。

除了大学时被安夏或陆纯拉着去过几次校外的酒吧,姜锦平生就是一个从不踏足此类地方的乖宝宝,恍然闯进,一脸的不知所措。

还好安夏不是那么不知轻重,不是找的那些混乱吵闹的夜场,而是来的一家高档安静的酒吧。

Gallant,伽蓝,无诤之地。

此时姜锦看到的地方,就颇有些许伽蓝的与世无争之味。

小说《顾少在上》 第015章 东国阙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