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奈何情深留不住
奈何情深留不住

奈何情深留不住 欧耶 著

已完结 岳知菀凌昭

更新时间:2020-07-31 17:37:50
甜宠新书《奈何情深留不住》是欧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岳知菀凌昭,书中主要讲述了:岳知菀为了少时的恋慕,不顾一切追随凌昭上了战场。到头来,仍是镜花水月,南柯一梦。为他患上不治之症,她甘之如饴。为他喝下无解之毒,她悔之晚矣。那毒浇在了心上,解了她的爱。“我祝王爷,此生事事顺遂,多子多福。”“我祝王爷,不要记得岳知菀,一辈子也不要记起来。”就算你记起来了,我也不会原谅你,绝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岳知菀被他看得极不舒服,下意识的慢慢后退着,裙摆下,沉沉的锁链发出声音。

“襄郡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岳知菀心头发紧,反身就往门内跑去,其实那扇单薄的门板根本挡不住什么。

慕容施淫笑着扑了过来,岳知菀正想一拳挥过去,就在此时她的头疾开始发作,抽痛起来。

一个不防就被慕容施给抱住了。

因顾及腹中的孩子,她并不敢挣扎太过。

“你最好乖乖的,小爷肯定让你爽上天!”慕容施被**冲昏了头脑,尤其是死人爹的墓边,感觉越发兴奋。

嘴里还不忘嘟囔道:“小爷不是第一次玩继母,有经验……”

岳知菀的眼眸倏地睁大,猛然想起,这个声音不正是那晚在假山的陌生男子?

那晚他是去和岳知彤幽会的?!

想到这里,岳知菀眼里有一抹决然的光一闪而过。

仿佛感应到母亲的紧张,孩子在肚子里踢腾了几下。

岳知菀一手护住肚子,一手慢慢的伸向慕容施头上的玉簪。

“你们在干什么?!”横空一声暴喝,打断了她的动作。

岳知菀一怔,抬眼看向门口那怒意勃发的男人,头一次没有欣喜。

慕容施吓得屁滚尿流的滚下床,一挨到地就腿一软跪了下去,这尊煞神为何偏偏今日来了……

跟在凌昭身后的岳知彤吓得后退几步,大呼道:“妹妹,襄郡王名义上是你的继子啊!你怎这般不知羞耻!”

“和继子有一腿的人是你。”岳知菀觉得累,对岳知彤孜孜不倦的陷害和演戏,深感厌烦。

岳知彤眼皮跳了跳,心跳加速,岳知菀怎么会知道?

定是慕容施说漏了嘴。

暗暗投去恨铁不成钢的一撇,本来她是来看岳知菀有多悲惨的,没想到慕容施这色胚竟然偏就挑了今日……

岳知彤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眼眶沁出泪花,摇摇欲坠。

“你勾引襄郡王,还要来污蔑我……王爷,这要是传出去,臣妾是不能活了!”

慕容施汗如雨下,听到岳知彤的暗示,抖抖索索的起身,干笑道:“镇北王,我、我来祭奠父王,我不是故意的……是她、她勾引我啊!”

凌昭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嗜血的目光直直盯在岳知菀身上,似要洞穿一般。

要不是岳知彤心疼岳知菀守灵的日子清苦,非要送一些物品过来,自己也不会看到这**不甘寂寞,**成性。

慕容施虽是酒囊饭袋,但极擅长察言观色,火上浇油道:“否则她为什么不反抗?”

岳知菀白皙的脖子上那一处吻痕,落在凌昭眼里,眼眸像是被刺痛般,变得猩红。

“岳知菀,你该死!”

岳知菀深吸一口气,抚着腹部站了起来,掀开宽松的衣袍……

纵使凌昭还是想不起来,她也不会让自己留给凌昭最后的印象,是个背叛了他的**。

她已时日无多,决不能背着这么个黑锅离开。

岳知菀垂眸说道:“我怀着你的骨肉,怎么可能与人通奸?”

岳知彤本算计好一切,志得意满,此刻却像是被掐住脖子,抽泣声戛然而止。

“你肚子是怎么回事?”岳知彤眸中闪过恼怒,狠狠攥着手帕。

那些奴才是怎么办事的?岳知菀的孽种不仅没堕掉,反而还长到这么大了。

凌昭怔怔的看着岳知菀凸起的腹部,一时半会还反应不过来。

“我把那药吐了,幸好孩子无碍。”见他紧绷的神色似有所松动,岳知菀鼓足了勇气上前,倏地抓住凌昭的手,轻轻说道:“你要不要摸摸他?他最近可好动了……”

孩子似乎有所感应,在母亲肚子里踢腾起来,带出一股剧烈的胎动。

凌昭一怔,旋即像是被烫到般收回手,甚至略带惊慌的后退了两步。

“他很开心呢,他喜欢你。”岳知菀怯怯的笑了。

自从被黔面,她就很少笑过了。

岳知彤厉声喝道:“胡说!你这肚子哪有七个月?”

因为粗茶淡饭,岳知菀也不敢吃太多让肚子暴露,是以营养不良,肚子比一般孕妇小,她每天都很自责,觉得很对不住孩子。

“因为……”

话才出口就被岳知彤打断,她一脸凛然,朝凌昭说道:“王爷,臣妾虽没怀过孩子,但也知道七个月的肚子不可能如妹妹这般小。您可千万别被她蒙蔽了,事关您的庶长子,事关镇北王府的声誉,可一定要弄清楚。”

凌昭的眼神落到岳知菀的肚子上,变得阴晴不定。

一众人打道回了镇北王府,慕容施也趁机溜了。

柳大夫把过脉,一口咬定岳知菀腹中孩子不过五个月!

岳知菀捂着肚子挺直脊背,冷然道:“岳知彤,这府医早就被你收买了吧。”

“妹妹既然不死心,那王爷就派人去外面寻个大夫来诊脉罢……”

“够了!”凌昭一声怒喝,牙关紧咬,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显然已怒到极致,“还在狡辩,把本王当傻子耍弄,岳知菀,你好样的。”

竟敢一次又一次将他愚弄!

“来人,再将那药给她灌下去。”

小说《奈何情深留不住》 第九章 再将那药给她灌下去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