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陈功的成功路

更新时间:2018-10-10 10:45:09

陈功的成功路 连载中

陈功的成功路

来源:西瓜书城作者:小楼昨夜轻风分类:官场主角:陈功魏书琴

主角是陈功魏书琴的小说叫做《陈功的成功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楼昨夜轻风所编写的官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主角陈功为官场世家子弟,但性格刚强、耿直,虽有一点小聪明,其父觉得他并不适合混迹官场,便安排到企业平凡岗位上上班,远离官场。但条件优越的陈功并不喜爱这种朝九晚五、“行尸走肉”的日子,悄然辞职走上官场,只身闯荡宦海,嚣张无忌横行权利,从地方小公务员到金字塔的上层,运筹帷幄谱写枭雄神话,经历“腥风血雨”的官场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混编考试

第二天下午,陈功在家里给王骞和黄海波打了个电话,报了下平安,并装作在派出所里蹲了一晚的样子,“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打了下人,关个十几二十个小时不就出来了,身上没有伤,都是内伤,算了,能忍则忍。”

王骞和黄海波都在电话中安慰陈功,说他受累了,说他受苦了,并建议他去医院鉴定一下,还提议悄悄收拾那李刚秘书。

陈功连忙制止,人家已经够惨了,还要痛打落水狗呀。

京市一处警备深严的红墙内。

“你把我们陈家的脸都留尽了!”一位中年人对着陈功狠狠的说道。

“我怎么了我,我又不杀人又不放火的。”陈功顶着那位中年人说。

“你差点在派出所里出不去,你还没怎么着,你是不是要警察到家里逮人你才觉得错了!!”中年人声音越来越大。

“又不是我的错,是那眼睛男先骂人,你什么事儿都怪我,从小到大就只知道教训我,你有真的为我想过吗,你真的以为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吗。”说完,陈功埋下头冲出了家。

中年人看着陈功跑出家门,直摇头,就是你那牛脾气,你爷爷还想让你走仕途,哎,只有吃亏的份。

陈功跑出来自然不会是一个人,王骞和黄海波两人自然得陪着难兄难弟吃喝玩乐。

黄海波喝了杯酒,好像想起什么事儿,“我说陈功啊,下个月是全国下半年的公务员统一招考,你有没有兴趣,以后万一火了,当个区长、市长什么的,也好照应照应我啊。招考的公告好像节后就会挂在各省市的人事考试网上,你去看看。”

因为陈功上学时的低调,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王骞和黄海波也不知道。陈功上学时也想过跟着爷爷和爸爸的步伐,但好像没有人理他。

“嗯,你是说全国各省市可能都要招考?。”陈功来的一点儿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是呀,到时你就报个这京市的,以后咱哥俩也协手创一番大事业。”黄海波很激动,看陈功好像有点儿意思想参加考试。

“陈功,你可是京市大学毕业的,一定没问题。”王骞也插上了嘴,作为兄弟,他也希望陈功能混得顺风顺水。

其实陈功心中在想,在京市,我躲还来不及呢,考个外省的溜之大吉,他们觉得我不行,只能做点死活儿,我非得证明给他们看,突然陈功好像来了兴趣,自信也来了,挺起胸。

“陈功,你可别小看官场,这里面学文可以深似海的,不比自己摆摊做生意容易。”黄海波提醒道。是的,商场上如果你是大型企业,或者有上亿资产的主,那也得官商沟结,只靠自己双手打拼,也可以有一定的作为,可是官场上,就算你靠双手,就算你双手磨出茧来,也可能一辈子一事无成。

陈功当然知道官场的黑暗,如果昨晚陈功不给他父亲的秘书去电话,可能会在派出所拘留24小时,而且会被打得像个大力水手,但他一直深信,肯为老百姓做事,就能升官,就能受人爱戴。

“我回去研究研究,先去看几个写得不错的官场文,摸索一下规律,官场了不起啊,难不到我的,什么事儿都是有规律的嘛。”陈功很自信,成绩自然不学担心,陈功上学最拿手的就是考试,随便拿了前两三名应该没问题的。

之一个多月,陈功和王骞、黄海波的联系少了点,他埋进考试题库里整整一个半月。

华夏首都京市红墙内的一处别墅。

“混帐东西,也不和家里人说一声,留下个字条就跑了!”陈功的父亲拍了一下桌子,把陈功的母亲吓了一跳。

陈功的父亲—陈国豪,京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其父更是华夏国重要领导,核心之一。陈功的母亲,李秀琴,现任京市第二小学校长,为人善良,能力出色,典型的工作生活两面手。

“怎么了,你怎么每次都一惊一乍的,在家里你吼什么吼,你在政府里面骂人骂惯了吧。”李秀琴很不满意陈国豪。

“你自已经来看看,你生的好儿子,从小就被你宠得。也不和家人商量一下,一个多月没上班,现在还离开北京了。”陈国豪手一挥,把纸条拿到李秀琴的面前。

李秀琴接过纸条心里默念起来,“爸妈,我去南部省参加公务员考试了,我并不是想离开你们,离开这个家,我只是觉得现在生活工作很没有意思,再让我按照现在的生活方式进行下去,我可能真的会疯掉,或许出家是一个好的选择。你们不用担心我,以我的成绩考公务员应该没有问题,如果考不上,我便回家任你们处置。爸妈,你们保重,顺便和爷爷说,别太操劳,注意身体……相信儿子,我一定会衣锦还乡的。”

李秀琴两行泪水早已打湿了手中的纸条,儿子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母亲的身边。

“你看他的性格,早晚会吃亏,哭什么哭,他又没有缺胳膊少腿的,疯够了、没钱了他会回来的”。说完,陈国豪便一个人回了房间。

陈功这次报考的是南部省富海市新桥区国土资源局公务员,提前两天,陈功便到了新桥区,身上除了一些衣物就只有一张银行卡,这是他原来的压岁钱和大学生活费里节存下来的,一共8000元。

南部省不像北京市是首都,相对其它的省份也是经济条件较差的省,南部省的首府城市是南城市,富海市是南部的第二大市。

“你也是来考公务员的?”一个和陈功年纪相仿的青年看着陈功手中的《行政能力测试题库》,这时,陈功正在学校附近的一个旅馆登记身份证。

“对啊,你也是?”陈功看他年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

“YES,我叫李风华,新桥本地人,报考新桥区青河镇乡镇公务员,你呢?”李风华伸出右手。

“哇,考友考友啊!!,我叫陈功,华夏京市人,还好我们不是对手哦。”说完两人的手便紧紧握在一起,而且这一握便奠定了两人在官场几十年相互扶持的未来。

两人随后便决定退掉单人间,一同开了个双人间,可以一起交流一下考试的技巧。

躺在床上,陈功看着天花板,他想家了,他第一次走这么远,而且是一个人。

“李风华,你是新桥本地人,你怎么也来旅馆住?”陈功看着旁边床上的李风华。

“怕考试迟到嘛,而且这里很安静,家里人唠叨。”

……

两人一直聊到十一点才相继睡去。

通过聊天,陈功对李风华也有一定的了解。

李风华,25岁,新桥区本地人,在新桥区青河镇上班,当临时工已经有一年时间,这次考试也被他称作为“混编考试”,而且据他称,只要他笔试通过就一定会占青河镇两个名额其中一个。

陈功心里想着,公务员考试应该不会这么作假的吧,但对这次考试的信心还是产生了一点动摇。

第二天,两人结伴前往考场。

虽然天色尚早,但一路上的小馆子生意特红火,面馆、小饭馆里人山人海,仍有一部分考生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资料,有人一副严阵以待的神情,有人则是紧张的翻着资料,好像以前忘记看一部分重要内容一样,所以吃着吃着难免咳嗽出来,结果把资料弄得又脏又乱。

随着警戒线的放行,因为两人在不同的考室,随着人潮便分开了。

陈功做了大量的测试题,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在距规定时间还有十分钟时完成了考卷,他知道自己检查自己的题是看不出问题的,便交了考卷走出考室,其他人都还在埋头苦干,有的汗水已经滴到了地上,好大一滩;还有人把笔的一头塞在嘴里,感觉笔筒都快被咬碎了;还有两个人的目光好像不在试卷上,一直盯着墙上的钟,不是做完了等时间,应该是还有很多都没做,感觉没有时间,越急越做不了。

考场果真是五花八门,有作弊被捉住的,现在正和监考老师理论,当然,理论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有大量考试时间结果题没做完的,有的笑着对其他考生讲道,“我居然还有四十道题没做。。天呐”,有的女生已经放声哭了起来……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陈功除了周末偶尔联系李风华之后,其余时间都在新桥区里了解风土人情,晚上去网吧上网看官场小说,既然决定要进这个圈子,可得把脑筋给开动起来,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

要“放榜”了,陈功头一天便在网吧里泡了个通宵,从上午八点半开始,陈功不断的点着键盘上的F5键,仔细看着富海市人事考试网上的变化。

上午九点一刻,可以查到分数了。

行政能力测试86分,申论78分,在报考岗位里排名第二。一下子,陈功心里的大石放了下来。

这时,李风华的电话打来了,“喂,陈功,我第五名,进了面试,你呢?”

“恭喜你啊,我考了我报考单位的第二名,我们又可以结伴去面试了,希望我们都能上。”陈功心里也为李风华高兴,他已经当李风华是哥们了。

等待是漫长的,陈功可是在网上看了不少的问答对话,早已胸有成竹。

一个月后的面试。

坐在面试的等候席里,“你紧张吗,陈功?”李风华拍了下陈功。

“肯定紧张,这可是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你呢,我看你怎么没感觉。”陈功盯着十分淡定的李风华。

“我紧张个屁,我悄悄对你说,我已经内定了,你加油为剩下一个名额努力吧,这样我们就是同事了。”李风华附在陈功耳边小声说。

陈功轻轻一笑,他其实也不是不相信有内定这种事儿,他始终认为李风华有点吹牛了。

“下一个,陈功。”

“有。”陈功马上站了起来,走进面试房间。

五个考官坐在上面,他就像是个受审的犯人,陈功马上调整了心态,开始回答阐述面试的三个问题。

听着陈功涛涛不绝的讲述,几位考官都轻轻的点着头。特别是其中一个**,托着下巴直盯着陈功。

“我的回答完毕,感谢各位考官耐心的听我阐述,谢谢。”陈功略弯下腰,行了个礼后走出了考室。

“怎么样怎么样?”李华风很猴急。

“我觉得我发挥得很出色,我想我可能通过了。”陈功脸上挡不住愉快的心情,心里很自信。

随着李华风面试结束,两人站在考室门口商量晚上吃火锅还是中餐,唱白酒还是啤酒。

正在这里,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从考室里走了出来,耳边拿着电话,很小声的说,“嗯,好,钱到账了,十万块,没问题,保证过关。”挂了电话中年人便又进了考室。

陈功目送着中年人进考室,陈功心里知道,那中年人是刚才坐在考官席中间的主考官,他刚才说保证过关,陈功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么乱七八糟的事儿,但书里、电视里这些还少吗,他知道,保证过关这四个字代表着其中一个考生已经内定。

他想不明白啊,为什么国家的公务员招考不是按成绩和能力来衡量,怎么就成了权钱的交易呢。他不愿意再想,陈心中对这次考试的信心再一次受打了打击。

拉着李风华便往外面走,“走,我们喝酒去!”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古代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