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六剑诀
六剑诀

六剑诀 花街徐少丶 著

连载中 徐枫白云天

更新时间:2020-07-03 15:12:30
完整版小说《六剑诀》由花街徐少丶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枫白云天,内容主要讲述:这是一本武林的悬疑推理小说,只想承接各类江湖前辈的大侠之风,让江湖之路一直延伸下去。是啊,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其实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如果你感兴趣,看下去,不管你在哪里,我依然在江湖等你。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千万别打脸!...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江湖中多数英雄豪杰却因小人之图却沉淀与江,江湖就是江湖,并非是江湖中的故事凄凉而又淡美,而是凄凉而又淡美的故事充填了江湖。

握着手中的皮革,徐枫也是长叹了一句,心中也在苦思,原本自己可以在江湖中潇洒的做个浪子不问世事,偶尔行侠仗义,偶尔惩奸除恶,也是好不快哉。想到这徐枫拿起一杯茶一饮而尽“白兄,我先走了,不然案子拖得久线索就断了。”

白云天点了点头“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徐枫微微一笑“江湖上不是有一句话嘛,你应该听过。”

“什么话?”白云天非常好奇的问着徐枫,因为破案找人这方面的确比徐枫差上很多。

“破案京城找徐枫,杀人罪团找林冲。借钱西边晏家有,小姐当去月门楼”看着一脸好奇的白云天徐枫淡然一笑。

“这前三句我都懂,可是这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听完徐枫的话花凌云也是好奇的问道。

徐枫摇着头淡笑道“这是一个男人的天堂,像老白这样已经有仙女作伴的人是不会理解的,走了。”说完“唰”的一声便离开了房间。

金钱柜赌坊,这是一所唯一能够设在闹市里的赌坊,这里赌钱有两个规矩。

一,不是真金白银不赌,不是名兵利器不赌。二,天大恩仇店外平。

能够在天子脚下设立这么大的赌场并非他关系厚而是他赌的大,大到什么程度,大到皇亲国戚,大到文相武将都来赌,正因为先帝的江山是江湖中人帮之打下,所以他深知江湖中人的豪迈与习惯故而允许这个赌场的成立,而管理这么大赌场的就是一个名叫罪团的组织。

这个组织在江湖中非常的神秘,没有人知道整个组织的首领是谁,没有人知道整个组织的成员有哪些,更没有人知道整个组织在哪里?只知道要杀人,就来整个赌场,而且只有赌赢了的人才有资格聘请杀手,而林冲则是整个罪团的一号杀手,因为成功率以及死亡率特别高,所以被江湖中人多出传播,九命猫林冲。

“来呀,来呀,开大开小,快点下注,快点下注。”一个穿着灰布衣的人正在摇着手上的骰盅。

“大吧,大,这把压大。”

“不对,不对,上把开了大,这把应该是小。”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桌面上的赌注,不知如何下注。

“我压三个六豹子。”之间人群之外一个声音大叫道,此时赌场所有人都闻声望去,只见一位青衣少年剥着花生慢慢走上前。

“嘿嘿,好累,可是这位官人,你下多少钱呢?”荷官一看此人便笑嘻嘻的问道。

“你看这值多少钱?”只见徐枫右手往后一摆,九节杖瞬间滑出徐枫反手一转放在桌上,众人看到皆惊。

“这,这,这可是九节杖,天下神兵,想必这位就是大理寺第一神探徐枫了吧。”荷官收起惊讶的面容慢慢的呈现出了笑容对着徐枫说道。

“看来人太出名并不是件好事,说吧,这值多少。”徐枫用手撑着脑袋摇了摇头问道。

“这起码值一万万两黄金,徐大人小店可没这么多钱赔给您啊。”荷官阴险的对着徐枫笑道。

“那就算一千两吧,就赌一把,你赢了九节杖拿去,你输了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看可以吗?”徐枫也是狡诈的对着他一笑。

“好啊,买定离手。”荷官摇了摇手中的骰盅对着众人叫到。

之间荷官在放下骰盅之际徐枫偷偷的用一只手靠在了桌面上,然后凝神一聚。

“开,三个六豹子,徐大人好厉害啊,这把您通杀了。”荷官把九节杖和桌上的黄金白银全部推到徐枫的面前。

“谢谢,现在你可以回答我得问题了。”徐枫收起九节杖,只从桌上拿了三定黄金收入囊中。

此时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走到荷官面前低着头对他说了几句便走开了,荷官抬起来头看着徐枫笑道“徐大人,您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但是里边的人可以回答您,请。”随即两个人走到了徐枫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徐枫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对着他说道“桌上的钱下一把,继续豹子。”便跟着二人走进去了。

而外边所有人看着徐枫下注,所有人跟着也都下注,全部都丢在了徐枫的注上。

“好,买定离手,开,二三五小。”荷官一看大笑,而下注的人可是在骂娘了。

通过一个暗道,徐枫跟着二人来到了一所小院,这所小院很优雅,让人有种想长居于世的感觉,唯一让人感到约束的是楼底下站满了带刀的守卫,二人转过身对着徐枫说道“徐大人,请,我家主人在楼上等您。”

徐枫点了点头便慢悠悠的走上了阶梯上了二楼,推开门一看眼前的景象让徐枫诧异了,只见一个男子倒在了血泊之中,徐枫屈身上前蹲下摸了摸脉搏已经死了,然后徐枫又摸了摸血迹和身体发现刚死不久,徐枫把男子翻过来这下惊呆了此人正是襄阳王赵成,他不仅是朝廷命官而且还是皇上的亲弟弟,想不到现在还是罪团的大当家。徐枫开始检查尸体,发现赵成身上多处有针孔的痕迹,而致命伤也是针孔射入心脏毙命,而针孔密密麻麻的只出现在颈部与胸部一块,说明是近距离杀的赵成,徐枫发现赵成的左手紧握拳状,用力掰开以后发现了一个白色的布片,拿起布片徐枫细细一闻传来一股特殊的香味。

“主人,左堂主江松求见。”此时底下传来了一句通报,这让徐枫有点头疼了,于是收好布片徐枫关上门淡然的走出了门口慢慢下着阶梯“啊,好困啊,回去睡个觉。”

此时迎面走来的是一位壮汉看着徐枫缓缓下楼双手抱拳“徐大人。”

徐枫顿时也有点尴尬,人家这么客气如果告诉他罪团的老大死了,他还会不会这么客气的对自己呢?“啊,你好,你好。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有空喝茶。”说着徐枫便快速下楼。

正快到门口时只听见楼上传来一句“门主,门主,你怎么了,徐枫休走。”

这一句喊出,刹那间徐枫身边的卫士全部持刀冲向徐枫,只见徐枫滑出九节杖只抵挡不伤人,此时左松也从楼上跑出,拔剑直向徐枫,见此架势想必都认定自己是杀人凶手,没办法如此僵持必陷陷阱,徐枫收起九节杖伸出二指往前一挥“残诀”只见一道剑气冲从身边划开,冲散众人,而左松用剑一挡轻松化解,徐枫见状立马转身离去。

“门主,怎么办,追不追。”此时一个领头的护卫问着身边的左松。

左松低头沉思了一会“徐枫的六剑诀极为霸道,你们都没事说明他并未出力,但是门主的死一定与他有关,传令下去让三堂的人时刻掌握徐枫的行动,下罪团追杀令全力追杀徐枫,让林冲不顾一切的追杀徐枫,但凡我门中人擒得徐枫我我让他做堂主,外人追杀赏万两黄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都听到了没。”左松对着众人怒吼道。

“是”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护卫而言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常年跟着老大身边只是护卫难以出人头地现在好了,所以他们会奋不顾身的去追杀徐枫。

而这一点左松也想的很聪明,左松知道门主并非徐枫所杀,因为徐枫来此是求事并非灭口,而且徐枫本人也是朝廷命官跟不敢杀害皇族的人,此事定有蹊跷,但是追杀徐枫又不得不为,如果不追杀徐枫那么手下的人或者门中人都会以为自己合谋徐枫杀害了门主,不过这样下令追杀也好左松早就知道徐枫武功绝顶一直想找机会领教,这次虽然不能与之交手但是也能看看他的实力吧,对于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左松还是还唱唱黑脸的。

此时另外一头的皇宫也是传的沸沸扬扬,事情才过去一个时辰,赵成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皇宫,当今圣上也已经知晓并大怒。

“东厂,曹公公到。”

“西厂,刘公公到。”

“锦衣卫,李大人到。”

“大理寺,何大人到。”

此时大殿之外已经占满了文武官员,并且朝廷各类实力也已经到达,就连各位皇子也悉数抵达,纷纷在议论此事。

“上朝。”只见一位太监站在门口大叫一声,所有人纷纷安静入殿,大殿之内皇帝正坐在龙椅上目光愤怒的看着众位大臣,众大臣纷纷站好位置后领头的则是四位皇子。

“启禀父皇,原大理寺今安平丞相徐枫,蓄谋杀害皇族襄阳王赵成今证据确凿理当问斩,儿臣请命让东厂曹公公亲手督办此事。”说话的正是二皇子赵天。

“启禀父皇,曹公公日理万机,宫中大大小小的琐事都要曹公公负责,儿臣请命让西厂刘公公担当此任,五日之内必擒徐枫。”三皇子赵广也是力当不让。

只有大皇子和四皇子并未说话,文武百官在二位皇子说完后也是议论纷纷,各有各的提议,见状如此混乱“徐枫是先帝曾举荐之人,又受朕查皇庭大案,如今江湖传言说徐枫杀了襄阳王,可有依据啊。”皇帝还是忍住了他的脾气,和颜悦色的问着众位大臣。

“启禀陛下,徐枫原大理寺,可是大理寺查案本就横冲直撞,仗着先帝曾赐丹书铁卷就肆无忌惮,后徐枫又受陛下加封查案更是无法无天,现还谋杀皇族大臣更是罪无可恕,我李忠不才愿替徐枫追查皇庭大案,且力追徐枫归案给圣上,朝廷,赵王爷一个交代。”说话的正是锦衣卫李忠。

“启禀陛下,徐枫有没有杀襄阳王且是一个传言,而且并无任何有力证据定徐枫的罪,目前只能怀疑徐枫与此案有关,徐枫原处于大理寺,在下不敢多言,所以收到消息后为了避嫌,在已请神侯府雷大人一起到现场勘查,发现赵王爷死因奇特。”看着众实力如此咄咄逼人何龙也是不甘示弱的对着皇帝启奏。

“雷爱卿可有此事啊。”皇帝看着一旁的雷豹问道。

“是的大人,在下的确大理寺何龙一起在现场勘查,赵王爷身中多出针孔,齐中致命伤是针孔穿透了心脏,依臣对徐枫的了解徐家是以六剑诀在江湖闻名,所以如果徐枫要杀人也应该使用本家功夫,就算使用了九节杖起码在身上也应该有其他痕迹最少也是棍伤,所以臣以为此事很多蹊跷。”雷豹对着皇帝恭恭敬敬的说道。

“徐枫杀人如果用本家功夫,那不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九节杖天下仅此一根,是皇帝陛下亲手赏赐,凡是中了九节杖伤的伤口处必定有寒霜入体,这也是九节杖伤口的特征,徐枫如此狡猾不会用此,江湖中人都知道徐枫不仅练就了徐家失传百年的六剑诀而且还得天山老人全部真传,暗器一门想必徐枫也已经是一等一。”说话的正是西厂的厂公刘公公。

“好了,所有的谜团都围绕一个人徐枫,只有找到了徐枫才能将事情水落石出。”皇帝也是十分头疼,第一他十分相信徐枫相信他不是杀害皇族王爷的凶手,另一方面又不能偏袒,毕竟皇上这样一个位置不可以偏袒一个人不可能偏袒任何一方势力,只能为之均衡。

“父皇,徐枫武功盖世,儿臣想起一人定能轻松捉拿徐枫。”此时说话的正是刚才一只默语不声的四皇子赵怀。

“何人?”皇帝连声追问。

“一品剑,白云天。”赵怀冷冷的说道。

小说《六剑诀》 第四章 连环案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