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总裁难当:老婆,求收留
总裁难当:老婆,求收留

总裁难当:老婆,求收留 陌凉 著

连载中 许迎樟邢铮

更新时间:2020-07-02 18:07:21
主角叫许迎樟邢铮的书名叫《总裁难当:老婆,求收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陌凉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许迎樟以为她一辈子都会被老公宠上天,却不想短短七个月便从云端跌至泥潭。他的挚爱回来了,她这个连替身都算不上的女人也就没用了。“她回来了,你可以走了。”“好。”“她不喜欢你出现在我面前,以后别让我看到你。”“好。”“她不能接受你怀上我的孩子,打了!”“不!”一命还一命,当许迎樟想要彻底忘记他时,却是这样的:“樟樟,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樟樟,宝宝像你好不好?”“老婆,我无家可归,你收留我吧。”许迎樟很无奈,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视她如无物的男人?怎么看都是一只老奶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许迎樟整个人僵住,后背渗出一片冷汗,甚至于双腿都在打着颤。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胸口猛烈的起伏着,掌心全湿。

“许小姐,大晚上的,有什么事情非要出来?”护士走至她面前,冷漠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

她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屑。

许迎樟深吸一口气,很努力的调整平复着自己此刻有些慌乱的情绪。

往边上墙壁靠了靠,一脸无助道,“心情不好,睡不着,就想出来走走。”

“走走?”护士半信半疑的看着她,“在这三更半夜?”

许迎樟苦笑,“是啊,三更半夜。”

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小腹,似自言自语,“过了这个晚上,他就再不属于我了,会离我而去。”

“现在这个社会,打胎再正常不过了。”护士一脸嗤之不屑道,“很晚了,回病房吧。”

抬眸看向护士,许迎樟问:“你结婚了吗?有孩子吗?”

“神经!”护士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我连男朋友都没有。”

“哦。”许迎樟淡淡的应了一声,“那你自然无法理会一个当妈的心情的。”

哪个妈妈,会愿意舍掉自己的孩子?

许迎樟摇头,“我不想回病房,睡不着。我想陪他最后一段时间,明天一早,我们母子缘份也就尽了。你就当是可怜我吧。我想去楼下走走,如果你不放心,就跟着。”

说完,也没问过她是否同意,迈步下楼。

护士自然是跟着的。

毕竟上面交待过,明天手术前,都要看紧这个女人的。

夜,一片寂静,只有冷风吹过的“呼呼”声。

外面走廊倒是一片明亮。

许迎樟有一步没有一步的走着,慢慢的朝着医院北门的方向走去。

“唔!”突然间,许迎樟一声低呼,然后弯腰蹲下,捂着自己的肚子。

“怎么了?”护士急急的问。

“不知道,肚子疼。”

“那赶紧回去。”护士去扶她。

许迎樟见状,抬手朝着她的脖子狠狠的劈去。

这一下,她是昴足了全身的力气。

护士一声闷哼,倒地。

许迎樟抬腿就跑,顾不得那么多,只有一个念头:她要离开这里!

身上穿着医院单薄的病号服,十二月初的天,已经很冷了。

再加之又是这大晚上的,许迎樟被冻的瑟瑟发抖。

但她不敢停下来,她怕一旦停下来,就会被抓回去。

她不可以让她的宝宝有事。

这个宝宝,他不要,她要!

“吱!”

“啊!”

许迎樟只顾跑着,差一点撞到车子。

对方一个急刹车,虽说没有撞到许迎樟,却也是惊险一幕。

许迎樟跌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是惊魂未定的恐惧。

脸色一片惨白,又铁青。

手掌擦破,痛意传来。

然而,她顾不得这么多,赶紧站起,准备离开。

车门打开,有人朝着这边走来。

“大嫂?!”

许迎樟抬头望去,升起一抹希望,随即又陷入绝望。

“你没事吧?”邢舸一脸关心的看着她,“你怎么了?生病了?我哥呢?他没陪着你吗?我给我哥打电话。”

边说边伸手掏手机。

“不,不要打!”许迎樟急急的夺过他的手机,一脸惊恐中带着请求,“不能给他打电话,不要给他打电话。我求你了,不能让他知道!”

邢舸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头,“行,我不给他打电话。你怎么样?没事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能帮你什么?”

许迎樟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光亮,然后重重的点头,“能,能帮到我!邢舸,求你帮帮我!”

……

邢铮手机响起时,他正坐在沙发上。

脸上的表情是沉郁的,也是深不可测的。

不远处的床上,郁筠雅安然的睡着。

清盈的小脸,有着安逸与平稳。

安睡的她,就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儿。

拿过手机,朝着房外走去,“什么事?”

刚出门,床上安睡的郁筠雅便是睁眸醒来。

那一双沉寂深郁的眼,哪里还有在他面前时的安静与温柔,唯只有冷冽与凌厉。

“铮哥,迎樟跑了。”耳边,传来沈立略带着自责的声音。

邢铮的眉头紧拧,“找!”

说完直接挂断,眼眸里有着抹不去的狠厉与戾气。

许迎樟,你竟然敢逃跑!

一双纤弱的手从背后环抱住他的腰,脸颊贴上他的后背,轻轻的磨蹭着。

他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

“铮哥哥,别离开我。”郁筠雅低声轻呢着,带着几分惺忪,又有几分邀约感。

邢铮转身,将那环在他腰间的手拿开,大掌揉了揉她的发顶,“怎么醒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眼神也很温柔。

郁筠雅抬眸与他对视,扬起一抹苦涩的无助笑容,“做梦了,梦至这几个月来……”

“梦而已!”他打断她的话,语气中带着轻哄,“已经过去了,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吗?”郁筠雅望着他,表情有些孤落,“可是,在我这里,并没有过去。”

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处,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痛苦,“我也不想去想的,也想忘记,让它们成为过去。可是,它们就像是跟定了我一样,总是会自己钻进我的梦里。铮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一眨一眨的望着他,诉说着这几个月来的痛苦。

邢铮抿唇一笑,大掌一下一下轻拍着她的后背,好言好语的哄着,“都会过去的,会好的。我们慢慢来,我会陪着你的。”

“真的吗?”郁筠雅扬起一抹笑容,带着满满的期待,“铮哥哥,你真的会一直陪着我?不会离开我吗?”

“会!”他重重的点头。

郁筠雅的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往下沉,然后变得苦涩又自嘲,“你不会嫌弃我吗?我已经……”

“不许乱说话!”邢铮打断她的话,语气略带着几分责备,“别胡思乱想。你还是你,没有任何改变!”

“我还是我吗?没有任何改变?”她自言自语,那望着他的眼眸里闪烁着几分光芒,“我们还能再回到从前吗?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回到七个月前的那一天。”

七个月前的那一天?

邢铮略有些出神。

“铮哥哥,你……还愿意要我吗?”踮脚,凑唇上去。(30)

小说《总裁难当:老婆,求收留》 第5章 迎樟跑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