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江亭寒雪暖

更新时间:2018-10-07 14:35:54

江亭寒雪暖 连载中

江亭寒雪暖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上尉诗人分类:仙侠主角:姜阳生

热门小说《江亭寒雪暖》是上尉诗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阳生,内容主要讲述:江湖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摘星楼上鱼临道以江山社稷为棋要搏出一个朗朗乾坤!一代剑魁孔道德慨然赴死一窥仙门究竟!苍鬓道童观剑一个甲子却一日悟剑,登临大道!更有白发翁苍苍大雪江心垂钓,誓要钓起整个江湖!手持青雀剑的主角被莫名搅进江湖风雨之中,跌宕沉浮,看尽长安花,伤透美人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在附近的梁蒲县中找了个在闹市区的小客栈,小客栈满打满算也就十来间房间,梁蒲县不是什么繁华富庶的地方,能住宿在这里的人自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小客栈的生意冷清,客人也是稀稀拉拉有一个没一个,连带着店小二的热情都消减的所剩无几。

被冷漠的小儿带上一间偏僻的角落房间,看屋里桌面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想来也是很长时间没人住了。

找来一条毛巾跟小儿要了盆凉水,姜阳生自己费了些时间把房间打扫干净,然后让摘下青雀放在一边,坐在红木圆凳子上,小丫头蹦跶一天也累了此时倒在床上睡着了。

如今跟自己酆门的人接了头,也交了投名状,此时算是‘酆门’的一个低级刺客杀手,离死士还差的远呢,虽然‘酆门’是北莱自己旗下的暗杀情报组织,可是如今自己身份也不是什么北莱二世子而是姜海,一个小世家的庶出子弟。

‘酆门’还真是可怕啊!

姜阳生此时不由一阵叹息,今天见到的温沉应该是‘酆门’齐鲁州分部‘光就居’的一个无常,至于是白无常还是黑无常就不得而知了,按照姜阳生先前了解到的情报来看,‘酆门’分部共有十八个,象征着佛门的十八层地狱,有一个实力高深莫测的‘阎王’,然后每一层地狱都有两个黑白无常,黑白无常掌控着一个分布的所有,其中一个掌控刺杀,一个掌控情报,每一层地狱都有十大阴帅,都是一等一的刺杀好手。

鱼临道曾经说,当今‘酆门’阎王高深莫测,甚至能够刺杀纳气合神的神仙,而每一个无常都是一品实力,十大阴帅实力各不相同,但却在某一领域独占鳌头。由无常发布朱榜,而后由各大杀手刺客按照自己的实力揭榜暗杀,成功者获取丰厚的利润回报。

朱榜上的名字只要有人出高价钱就能杀,小到平民,大到王侯将相,只要你能出得起等价值的钱财物品,‘酆门’一概杀的了。这不是嚣张,而是‘酆门’真的能够做到,即使你有纳气合神的神仙傍在身旁也照杀不误!

按照‘酆门’十八个分部,其中十个隐藏在其他的州郡,两个藏在皇城脚下,还有六个游历在王朝疆域周围的其他王朝,比如极北地区的犬戎就渗透了‘酆门’的一个分部。

‘酆门’的情报不仅仅是收集王朝的动向还有监视王侯的动向,而今的‘酆门’师承先皇的情报组织‘天网’,只不过随着先皇的驾崩‘天网’组织也就分崩离析不复当年鼎盛,鱼临道当年在‘天网’的基础上青出于蓝胜于蓝一手打造出了‘酆门’,只不过如今的‘酆门’比起当年的‘天网’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完善也更加冷血无情。

朱榜上的任务按照天干分为十个等级的任务,天字号任务最为苦难堪称九死无生,鱼临道曾经说过,暗杀孔道德这种纳气合神的剑仙在酆门里面也只不过是‘乙’级的难度,可见‘甲’级任务有多难!

无论多难,姜阳生都要在‘酆门’留下来,按照鱼临道的布局至少要完成一个丁级任务,姜阳生苦笑,如今看来丁级朱榜也不是那么简单,不付出点什么还真不一定能够办到,‘酆门’中有很多隐藏的大能者,甚至一些个隐退江湖很久的老怪物都心甘情愿的进入‘酆门’当一个客卿。

‘酆门’按照功绩给予相应的奖励和报酬,故而一些个江湖无名小辈都想借着‘酆门’的高杆扬名立万想要一鸣惊人,年轻人如过江之鲫,可却声名鹊起的聊聊几人罢了,大多如石沉大海最后搭上自己的性命。

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自进入‘酆门’起做起个小喽啰开始就要有这个觉悟,这里面哪个不是想要空手套白狼的主?哪个不想一夜之间扬名整座江湖?可是又有几多人尸骨无存!

鱼临道说剑术靠悟,靠一步步在血海尸骨上踏出来的脚印来印证自己的剑道,故而鱼临道下了一步险棋,让姜阳生进入‘酆门’,这本来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谁能保证全身而退!不少有名的刺客前一天还在风花雪月醉卧青楼,然后接下来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天色渐暗,姜阳生叫醒睡得喷香的小丫头,出去吃了顿晚饭之后小家伙再次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天色完全黑暗下来,姜阳生走出客栈,趁着夜色浓墨一般悄然临近梁蒲县附近城中的一处歌舞升平的青楼。

青楼在当下这个安逸的社会中无疑是最让男人遐想放纵的声色场所,每到夜晚临近,大小官员都陆陆续续乘坐花轿马车聚集到城里青楼之中,整个青楼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大小官员也乐意之至凑在一起,不谈政事只谈青楼花魁的丰乳肥.臀和纤细腰肢。

这个叫做千花坊的青楼幕后是个城里大官员,听说牛气的不得了,以至于每天晚上附近州县的大小官员都会脱身赶往这里喝花酒捧场,故而千花坊的生意红火长久。

千花坊的每个姑娘都有一个单独的房间,独守在空房里面等待着下面大老爷竞价完然后来房间里面宠幸她们。

在每个姑娘房间的外面都挂着姑娘的牌子,牌子上面记述了姑娘擅长琴棋书画还是擅长引吭高歌,几乎每一个青楼姑娘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

姜阳生顺着人流走进了青楼中,身边一些个大腹便便的官员会禁不住打量他几眼,眼神之中多是好奇之色,大抵是这个小伙子模样俊俏的很,放在大街上哪家姑娘不都得要死要活的跟他私奔,犯得着来这里找乐子?

千花坊的姑娘出价高者得之,谁出价高,谁才能进入闺房与姑娘温存欢好。

姜阳生走进大堂,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周围是一些谈笑风生的官员,这些官员大多是从老远的地方专程赶过来的,每天晚上周围十几个县的大小官员几乎都到齐,这处青楼俨然成了官员们心中的庙堂,就连梁蒲县的县令此时估计也在人群中,小小的县令也专程驱奔数十里来到千花坊给幕后的老板捧场,足见幕后老板的架子有多大。

一楼大堂中空,在人们的头顶上吊着一个铁笼子,笼子的四周装饰着娇艳欲滴的花,不一会,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老鸨被几个粗壮赤膊大汉抬着送上了笼子里面,老鸨的岁数也不大,也就三十岁左右,徐娘半老可却风韵犹存,以前年轻的时候是千花坊半红不紫的红牌,而今不这个年岁按照规矩也就不需要接客,故而当了个老鸨妈妈,只不过相对于其他年过半百的青楼老鸨说这年纪当老鸨有些可惜了,曾经有一个半大不小的官员私下曾经想给她赎身,娶回家们,可惜这半老徐娘说了这辈子不会嫁人,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带好手底下的姑娘们,挣足了银子等自己死的那天买副好棺材就行。

老鸨手里拿着一个绣球,一人的铁笼子高高悬空,下面所有人都不禁仰视透过那条罗裙裙摆看尽老鸨裙底旖旎风光。

她格格轻笑一声,而后徐徐坐下身来,在她的**下一个精壮大汉跪伏着,大汉后背被当作椅子一般跪伏在那处。

轻轻挪了挪臀.瓣,这个几年前千花坊的红牌轻叩贝齿:“各位爷想来都是咱们千花坊的老主顾,具体的流程我也不多说,谁出的价高,姑娘的房门钥匙就给谁,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随你去,去各位的府上也好还是在千花坊的大床上也罢,随官爷您。”

顿时场下一片嘈杂,一些个大小官员,不论官场上对头还是不对头此刻都跃跃欲试,对红牌花魁志在必得的样子。

姜阳生双手环胸扫视一周,心下大致了解。

青楼是数得上的销金窟,而千花坊又是那种数一数二的风月之地,不似那种小县城的破旧勾栏,千花坊的头牌姑娘在外面也是闭月羞花的美人儿,那个官员哪个见到了不是一脸垂涎三尺的猪哥样子!能来得起这处的官员不管官职大小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以北莱官员的一年俸禄来算哪里容得下他们来这里一掷千金?想来私下收取的贿赂也不在少数。

姜阳生出神的时候第一轮叫价已经开始了,只见二楼扶栏处,一个俊俏年轻的小龟公搀扶着一位身着青色罗裳的青伶站在扶栏处,这姑娘年纪轻轻想来做这事时间也不长,容貌在姜阳生看来也是中等资质,只是身段婀娜,让人浮想联翩,原本在寻常勾栏里面能当个花魁的容颜姿色在如今千花坊这个女子争奇斗艳的地方只能算是中人之姿。

嘈杂间一楼品茶附庸风雅的一群官老爷开始叫价,一个个原本在官场上有意见偏差的人此时较起劲来,原本寻常价格就能卖春一晚的姑娘在众人的抬价下一路飙升到令人咋舌的价格,而且还不曾止步。

姜阳生听到这种令人发指的抬价之后也不禁哑然失笑,想起姜环和自己以前做的糊涂事情,当年兄弟两个在各大青楼可没少砸上冤枉钱,说一掷千金都不为过,如今想想此时情景也如当年那般,姜阳生不在意这些官员究竟有多么贪腐,毕竟如今这种贪污腐败已经是北莱官场里面的大气候,官场自古以来就是藏污纳垢场所,一些个空有一身本事却无仁德的官员比比皆是,尸位素餐倒不是大罪责,最可怕就是曹子安那样鱼肉百姓为祸一方。

北莱不是鱼米富庶的地方,百姓生活向来就不轻松,除了担负起沉重冗杂的税收之外还要承担自己的家庭开支,故而每个人生活都不容易,饥寒交迫之下难免生出逆反之心,北莱民风好斗,如不是眼下北莱的五十万铁骑让人生不起反抗的心理,否则北莱揭竿而起义旗高举的事情比比皆是,始作俑者还在这些贪官腐吏,他们是北莱腋下的恶疮,动之则伤筋动骨,不动还心生嫌恶,如今只盼北莱王哪天能够一狠心壮士断腕也似的剜下这块恶疮。

姜阳生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群大小官员或是阿谀奉承互相吹捧,或是为了一个资质上等的红牌而争得脸红脖子粗,就像当年姜贷喜欢看文人幕僚互相口诛笔伐一样,感觉其中门道大了去了,乐趣也无穷。

很快,一群红牌名花有主,大腹便便的油腻官员挺着肚子上楼去敲自己买下的青伶花魁门,一时间偌大厅堂中只剩下一袭红貂裘的姜阳生安稳坐在红木椅子上,远处的一个淡妆轻摸的艺妓在素手抚琵琶,姜阳生端着茶杯,眯眼仔细听了一会,没有大家风范韵味却也不是小家碧玉,只能算是好听,算不得悦耳,似是见到厅堂里面人都走光了,那个年纪二十四五的女子放下手中的琵琶,端起身边茶盏掩面轻抿一口,而后看着远处孑然一身的姜阳生,眼角含笑。

青楼自古以来就是玩乐的风月场所,来这儿的客官哪个不是被**支配的主?狎妓才是真道理,哪有花钱光看看就知足的道理?

“公子,这偌大的千花坊难道没有瞧上眼的?”

女子打量一番姜阳生,也是心旌摇动,这个年轻公子长相太俊俏了,怎么着也是大户人家才能生养出来的,尤其是那双丹凤眼,估计很多女子见到都会心生嫉妒之意。

姜阳生笑着摇了摇头,望向这位素手谈琵琶的青伶儿,道:“我这人有些癖好,美人见多也就不稀罕了。”

青伶眉头一挑,掩嘴轻笑道:“公子这般美貌,难不成不喜欢女人?”

姜阳生哑然失笑,随即打趣道:“我可没有断袖之癖,只不过喜欢才女罢了,刚才瞧见你素手谈琵琶,原本想要狎妓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想和才女尽鱼水之欢。”

女子的双颊飞过一丝绯红,虽然容貌只是中等之资,本身在百花争艳的千花坊没有什么主顾垂涎,只不过仗着谈的不错的琵琶曲子在这里谋生活罢了。

“小女子也是生活所迫才沦落至此,公子既然想与奴家尽鱼水之欢,可是奴家至今不曾接待过客人,想要破例也不是无可能,就看公子腰包有多鼓了。”

女子娇滴滴说道,声音缠绵悱恻,让人半个身子都酥软了。

“钱倒是不多,一枚铜钱够吗?”

姜阳生戏谑道,一双丹凤眼略带促狭之意。

女子眼中微有怒意,只不过很好的掩饰下去,没有当场拂袖而去。

只见姜阳生从袖口里面掏出那枚酆门信物的奇异鬼钱,摆在桌面上,一手半掩着。

女子的双眼微眯,而后极其大胆的走到姜阳生身前,坐在姜阳生的大腿上,丰腴的臀.瓣子在大腿上不着痕迹地蹭了蹭,她伸出一双布满老茧的素手捏起那枚鬼钱在眼前打量一番,而后轻轻塞回姜阳生的怀里,一双手在怀中不安分的轻挠几下。

姜阳生没有在意她有意无意的挑逗,双手也不安分的在腰间游走,不过终究没有太过分,毕竟这里是青楼,坐怀不乱只能被人说成是故作清高。

姜阳生喝完茶,而后拍拍女子的臀部,女子起身,怀抱琵琶,翩跹离去。

姜阳生对着那道离去的身影笑了笑,身在风月之地有些事情身不由己,而后从怀中掏出那枚信物鬼钱,还有一张折叠整齐的信笺,打开之后,字迹娟秀,整整齐齐,姜阳生嘴角翘了翘,转身离去。

···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