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云自不知情深处
云自不知情深处

云自不知情深处 甜小丫 著

连载中 云若夕慕璟辰

更新时间:2020-05-29 13:47:33
新书推荐,《云自不知情深处》由甜小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若夕慕璟辰,内容主要讲述:作为海城人民医院,外科二把手,云若夕一直觉得,自己救人无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谁曾想,一朝穿越,家徒四壁,左脸毁容,还吃了上顿没下顿?最关键,脚边还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云若夕有些偏头疼!好在上天可怜见,让她一出门,就捡到个免费劳动力。只是这免费劳动力有毒,自打她说,他是她弟后,这十里八乡的女人都发了疯,成天往她破屋钻。被弄得不厌其烦的云若夕后悔了,早知道就说是相公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解释真假参半

“而且,我之所以能打过刘香兰,也不是因为光使了蛮力。”

云若夕想了想,兴许以后还会遇到此类事件,到时候光用力气大来解释,怕是会引起孙婆婆的怀疑,便还是做了个更合理的解释。

“不瞒婆婆你,我以前看过一些书,对人体穴道有些了解,所以我制住刘香兰时,压住了她的一些穴位,她才没能还手。”

这些话,半真半假。

原主没力气的确有身体原因,但更多的是心理因素,她总觉得逆来顺受,就是温柔贤德。

但云若夕不。

她从小奉行的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向来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至于说懂穴道,那倒是实话了。

她小时候因为经常被欺负,大院里那个暗恋她外婆的程爷爷,就教了她点功夫。

再后来,她又去当了医生,对这人体的肌肉结构,穴道弱点,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孙婆婆得了云若夕的解释,并没有怎么怀疑,毕竟原主以前寡言少语,只字未提自己来历,现在云若夕怎么说,孙婆婆就怎么信。

孙婆婆的善良和真诚,让云若夕十分感动。

她忍不住道:“婆婆,虽然我跟着两个孩子,尊称您一声婆婆,但在我心里,你就跟我的母亲一样,所以你以后也别叫我什么云娘子了,就叫我若夕吧,我叫云若夕。”

“云,云若夕…”

孙婆婆有些怔愣,这还是第一次,原主告诉外人她的全名。

云若夕见孙婆婆喊出了她的名字,顿时甜甜一笑,应了一声。

孙婆婆欣慰地拉起了云若夕的手,她看得出,眼前这个姑娘,是真的不一样了。

以前的她,如同受伤的小兽,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现在的她,虽然也还保持着警醒,但却会打开心胸,相信人了。

“既然你让我不要生分,你也就别带着孩子,继续住那个破茅屋了,带着孩子跟我一起住吧。”

孙婆婆本以为,这回云若夕应该不会拒绝了,可没想到云若夕还是摇了摇头。

所以,这是还没放开戒心?

孙婆婆正想着。

云若夕就解释道:“现在天气还热着,茅屋那边凉快,等过一段时间天冷了,婆婆不介意的话,我们再来打扰,可好?”

原来是把漏风房子当避暑工具了。

孙婆婆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却是忍不住一笑,点了点头。

云娘子真的变了,变得让人越来越喜欢了。

云若夕笑着将打倒的鱼汤收拾了,再吃了锅里剩下的鱼汤,便领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小茅屋里。

她之所以拒绝孙婆婆的留住,避暑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她以前一个人生活惯了,一时之间,还不太习惯与人同住。

而且她还打算教两个孩子,一些基本的拳脚功夫,孙婆婆要是问起来,她还真不好解释。

“大宝二宝,你们乖乖的睡午觉,娘亲就在外面。”

云若夕简单的将炕上的草席,抖了抖灰,擦了擦,就让两个孩子睡下了。

她走出屋,开始观察周围环境,发现这茅屋所在的地方的确十分偏僻,遥遥望去,除了孙婆婆家的房子,和不远处的几亩旱田外,是啥都没有。

据孙婆婆说,这栋茅屋本来是村里猎户修建的,用来打猎时暂时所居,因此修得十分简陋。

基本就是定了几根木桩,堆了泥巴,再添了些干草。

后来因为山上出现了毒蛇咬人的事后,这村里就没什么人上山了,只有采药的李老头,才会偶尔上去。

云若夕不禁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之前上山,居然一条蛇都没看到。

她观察了茅屋前面的情况,又去茅屋后面转了一圈,发现除了自然环境良好外,并没有长有什么稀奇的东西,比如木耳。

不过这一转,却是让她发现了一条小小的溪流。

这条溪流似乎是从山上流下来的,从低矮的草植间穿过,流向远处。

云若夕喜形于色,有了这溪水,至少可以不用每日去孙婆婆那里打水了。

云若夕蹲在溪水旁,将腰带解开,放入水中,先给自己简单的洗了个脸,然后便对着溪水,查看自己左脸上的伤疤。

她是外科医生,对伤疤这种东西最为熟悉,一眼就瞧出,原主脸上这伤疤,是被类似花瓶等碎瓷器给划伤的。

距离受伤时间,大概有七八年之久,因为受伤后没有及时处理,导致伤口恶化,这才留了如此吓人的伤痕。

云若夕凝了凝眸光,这伤疤,想要完美消除,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现在她面前的难题,是如何养活自己和两个孩子。

所以这伤疤的事,还是先放一边吧。

未来或许会有什么机缘,也说不定…

云若夕这般安慰着自己,就重新蒙上粗麻面罩,回头打水,开始收拾自己的新家。

她先是把外面的灶台给清洗了,再用缺了把的扫帚,打扫了屋子。

不仅修理了缺了个腿的桌子,还把露天厨房的垮下来的木板,给重新支了起来。

要不是没有梯子,让她去不了屋顶,指不定茅屋屋顶的洞,她也能给补上。

云若夕插着腰,站在屋前休息。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打心眼里觉得,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大概是把自己把上辈子一辈子没干的苦活,都在今天给干了。

可累归累,当看到两个揉着星星眼起床的小宝贝,惊喜的发现家里变化时,她的心里顿时装满了成就感。

怎么样,你们的娘亲厉害吧。

是不是非常感激娘亲我啊。

云若夕心里得瑟着,觉得小包子们肯定要这般夸她。

可没想到两个小家伙朝她跑来后,却是紧张的一声:“娘亲,头,你的头!”

“啊?头?”

云若夕愣了愣,抬手一摸——

我去,出血了。

刚才干活太投入了,她都忘了自己还是个伤员。

“啊,没事,没事,你们别担心,娘不小心磕着了,不疼,休息一下就好。”

“那娘你快进去休息。”

两个小包子着急得,一边扶着云若夕的一只手,把她往屋里带。

可这时,茅屋前却突然来了一大堆村民。

小说《云自不知情深处》 第8章 解释真假参半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