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一生一梦若浮云

更新时间:2018-07-23 16:01:23

一生一梦若浮云 已完结

一生一梦若浮云

来源:悠空网作者:文信茶分类:武侠主角:无泪萧向承

主角是无泪萧向承的小说叫《一生一梦若浮云》,本小说的作者是文信茶创作的温馨,武侠,悬疑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无泪:我爱他,但我亦知道,她对他很重要。所以我忍受着她一遍遍地伤害自己,只是为了不让他为难。遇见他,是我的劫。看过生离死别,看过相伴天涯她想的,只想能够和他相依到老,即使,我们的身份不和,那又怎样?可是,我们终究没能走在一起。世上,有太多的无奈。最后,我留给自己的,只有那首《总相依》。萧向承:她是个云淡风情的女子,那不经意的笑容,便让我彻底沦陷。遇见她,是我的幸。这么多年,终是让我等到了一个爱的女子,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陪我看尽世间繁华的人。莫桑:我唤她丫头,我亦知道她喜欢的是那个人,那个人,是我一辈子的朋友。遇见她,是我的命。她不爱我,没有关系。只要让我守护在她身边,能够看见她,我便知足。夏凡夕:我爱了他十四年,等了他七年。可是他却爱上了别人。遇见他,是我的难。只是,难又如何?我一定会成为他的新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姬听到这两个字,怔住了。

白羽曾与她说过,舒琅七岁便进了重宇门的分堂,他对堂内每个人都很好;白羽曾经对她说,自己没有亲人,舒琅对他恨照顾,便当舒琅是自己的大哥;白羽曾经对自己说,以后两人成亲,便让舒琅做见证人,拜高堂时,便拜舒琅。

为什么?为什么是舒琅,那个对她和白羽有许多情谊的舒琅?

花姬松了抓着萧向承的手,慢慢转过身,看向舒琅,却发现视线中一片模糊,那人的身影已经看不清。

“你凭什么说是我?”舒琅站起身来,盯着萧向承,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你明明认识花姬,当日问你,你为何撒谎?”

“堂主与花姬一人一妖,本为世俗不容,自是不好叫他人知道。重宇门本就是除妖斩魔之门,我不说,也只是不想堂主被外人诟病。”

“你也不用争辩,我们已知你便是凶手。”说话的是莫桑。

“怎么说?”

“白羽的术法修为不浅,他的精元被人吸尽,房内却没有打斗的痕迹。这便有两种肯能。一时白羽在别处遇害,尸身被人挪入房中。但是如果白羽在外遇害,凶手没有理由这样做。分堂内守卫森严,这样做风险太大,极有可能当场就被发现,所以这种可能Xing不大。”萧向承顿了顿,又道:“第二种情况便是,下手的是白羽的熟人,白羽对此人根本没有防备,才让此人得手。房内花姬的气息被人清除,显然是刻意而为,但施法之人法术并不高明,所以并未将花姬的气息全部清除掉,这竹林的阵法亦是如此。而能做到,又有时间做这些的,堂内只有你一人。”

舒琅听了萧向承的话,神色却是一点未变:“我说了,做这些只是不想被别人知道堂主与花姬的关系而已。便当你说得有理,你又怎可说一定是我,顶多说我有嫌疑罢了!”

“你刚才其实已经默认了。我刚才说你是凶手,你脸上的神情太过平静。你什么反应都应该有,最不应该有的便是平静,只因为你早就料到了这日。你知我们迟早会查到你,你只是等着罢了!我一直跟着你,你的举动我都清楚的很,包括这个”莫桑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舒琅见着那瓶子,眉尖稍不可见地皱了皱,却忍住未有做声。

莫桑看了下瓶子,笑了笑,说道:“你用白羽的精元练的炙炎水在我手上,你房中的那个早就被我掉包了!炼这炙炎水须取人Xing命,不是个好东西,不如就此毁掉。”说着,手一松,那瓶子直直坠落。舒琅见此,终是神色大变,扑身上前。莫桑脚尖一勾,将瓶子踢上来,一手牢牢握住,另一掌蓄劲一发,将舒琅逼了回去。

花姬听了萧向承与莫桑的一番话,又见着舒琅的反应,知凶手是舒琅无疑。心中悲怒,便向舒琅攻去。舒琅见花姬攻来,竟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还手,任由花姬一掌打在身上,震伤了内脏,连连后退几步,靠着竹屋,跌坐下来。呕出一大滩血水。花姬不管,又飞身过去,一手掐住舒琅的脖子,慢慢收紧,眼睛通红,满是愤怒:“白羽平日待你如亲兄弟,你怎狠得了心下手害他?”舒琅即不辩驳,也不反抗合上眼,分明是在等死,耳边却传来萧向承的呼声:“花姬住手!”

花姬转过头,手上的力道没有再加大,却也未放松:“他害死白羽,我要为白羽报仇!”萧向承上前几步,道:“他是凶手,但也只是个帮凶,你要杀他,待会下手也不迟。”花姬听了这话,急得松开手,走到萧向承面前,问到:“你这话是何意,他是帮凶,难道凶手还另有其人不成?”

萧向承脸上已没有了平日的笑容,正要开口,手腕却被人捉住,回头一看,是无泪盯着他摇头,那神色竟似祈求。萧向承知道无泪已明白了所有的真相,便用暗语说道:“他有资格知道一切。”

“可是,白羽并不想让她知道不是吗?”

“你怎可知道她不愿知道?”

“你又怎知她愿意知道,你不告诉她,日子长了,她可能会将这些伤痛慢慢淡忘掉,平静快乐的生活。你若告诉她,她只会更痛苦,永远背着这个包袱,再也不会快乐。”

“不,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再快乐了,她太倔强,执念太深。那人不再,她的快乐也就随那人去了。以后即便她会笑,那笑的背后必定是哭,那笑的尽头必定是苦。”

无泪低下头,放开白羽,不再劝他。

花姬见无泪,萧向承互望着,知道他们必传些什么暗语。花姬心中焦急,正想开口,却见无泪放了手,萧向承转过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另一个凶手便是白羽自己。”

白羽自己,这是什么意思?花姬听了这话,一时愣住了:“你这是何意?你的意思是白羽是自愿让舒琅取走他的精元的?”

“对”

“不可能的,他不会丢下我,他没有理由这样做!”

“他有,他的理由便是你。”

花姬不可置信的看向萧向承:“你疯了,你疯了才会这么说”萧向承叹口气道:“你心中是明白的,你元身是翠薇,是耐旱之物。这白巫山气候潮湿,你又偏生在这池水旁边。这便注定了你元气虚弱,你能存于世上如此多年,又得上天垂怜修炼Cheng人形,算是造化。只是日子长久,翠薇之根慢慢伸入潭底下的泥土里。那潭水渗入地底,已将树根泡腐,树根受损,你的身子便一日不如一日,我仔细查看过那潭水,那潭想必原本不止那么大,白羽用土将潭填了大半,只是那源头不除,填潭又有何用!”

莫桑接着萧向承说到:“白羽在古书上看到炙炎水的炼制之法,知这炙炎水可救你Xing命。只是万物皆有法则,人命皆要人命换。炙炎水的药引便是人的精元。白羽不愿伤人Xing命,便……”

“便让我将他精元取出,练成炙炎水。我曾哀求堂主,让他不要这样做。也曾想用自己的精元做炙炎水的药引,可是却被堂主阻了下来。”舒琅打断莫桑,一脸痛苦。

“是这样吗?所以,最后害死白羽的其实是我,对吗?”花姬眼中的泪水已止住,却失了魂。“我还有一件事想问,舒琅,他和说不想在和我在一起是因为倾心于无泪,但我一直无泪和白羽之间什么也没有,那他为何将我推开,莫非是因为他知道了我是妖便嫌弃我吗?”

舒琅苦笑:“从堂主第一日遇见你时,他便知你是一只妖了,堂主说你天Xing纯真,根本就不会存害人之心,比上一些常人也是要好个千百倍的。他那样与你说,只是想断了你的念头,期望在他死后你可以放下他。”

萧向承见花姬这般,也有些不忍:“他虽是为你而死,但他是为了你能好好活着,否则他便死了也是不得安息的。”

“他是想我好好的,可是他怎么不想想,我也是愿意他好好活着的。为什么我俩就必须阴阳相隔,白羽,你要我好好的,好,我便好好的,以后我会好好的,我会好好的,好好的,好好的……”花姬呢喃着,转身慢慢步入竹屋之内。

无泪看着花姬的背影,心中发憷,却又哭不出,胸口甚是难受。正想着,屋内却突然传来一身悲吼,是花姬的声音。那声悲吼响起后,有蓝色花瓣从空中飘下,似下着一场花瓣雨。无泪抬头,竟是那株翠薇的花朵慢慢落下,顷刻之间便落了大半。众人心中只道不好,节冲进屋内。

舒琅本就在竹屋旁,所以他便最先进的屋。众人进去时,只见舒琅跪在那,整个人失了魂一般。花姬伏在白羽身上,一动不动。莫桑上前,把住花姬的脉,片刻,放下,不复往日的嬉笑,说道:“她随白羽去了!”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历史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