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农门娇娘种田忙
农门娇娘种田忙

农门娇娘种田忙 素白衣 著

已完结 何瑾珺童将逸

更新时间:2020-02-16 09:53:22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农门娇娘种田忙》的小说,是作者素白衣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何瑾珺重生了,嫁给了一个莽汉,心不甘情愿却又无可奈何,更甚是家穷啊……且看她如何用现代的智慧在古时发家致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何瑾珺听后顿时没有了刚才的底气,稍有些怯懦的说道,“那如何是好?”

童将崎黑眸子溜溜一转,微一挑眉,说道,“堂嫂不要怕,还有我呢。”

何瑾珺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暗淡的眸子再次涌现光彩,她也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堂弟最是聪慧,就交给你了。”

童将崎重重点头,说道,“堂嫂放心,今晚见机行事。”说完他起身便要走人。

“堂弟,”何瑾珺忙将他叫住,眼珠溜溜转了一圈儿,笑道,“先前说好的那根金条呢?”

童将崎恍然大悟,猛地一拍额头,说道,“对了,将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说罢便从怀中掏出一根金灿灿的金条,递给何瑾珺。

何瑾珺一双眸子紧盯着那光灿灿的金条,眸中的璀璨倒是能和那金条与之媲美了,脸上的欢喜更加浓了几分。她慎重的接过那根金条,便开口咬了上去,在确定货真价实后将它仔细揣入怀中。

童将崎眸子中一丝狡黠之光,他的嗓音里透着诱惑,低声说道,“只要堂嫂能嫁到童家,除了聘礼之外,我再给堂嫂五十根金条。”

童家财大气粗,这些对他们来说倒算不了什么,可对何瑾珺来说简直就是在做梦一般。

她伸手轻拍自己已经笑僵的脸颊,璀璨的眸子更加的耀眼,“再加五十根金条?”

童将崎正色点头,继续诱惑道,“对啊,只要堂嫂能进门,再加五十根金条,若是能跟我们童家开枝散叶,后面的好处定让堂嫂满意。”

何瑾珺的樱桃小口已经不自觉得咧到耳朵后了,她好似已经看见自己躺在金条堆中来回打滚了。

童将崎轻拍着何瑾珺的肩膀,委以重任的说道,“所以堂嫂今夜定要将堂哥拿下,早日进我们童家门,为我们童家开枝散叶。”

皎皎月色下,岸边初吐嫩绿的垂柳被春风拂起,好似曼妙轻舞,如镜湖面上,闪着一片碎玉银光。湖中亭上轻纱帐幔包裹,飘渺扬起之间,一黄衣罗裙女子,妙手扶琴,轻歌吟唱,整个湖上回荡着银铃般清脆的歌声。

何瑾珺端坐在湖中亭中,不知已经弹唱了多久。她一边唱着一边瞥眼瞅着在岸边呆站许久不见走来的童将逸,心中暗骂,还不快些来,冻死老娘了。

童将崎用胳膊肘戳了戳早就魂游天外的童将逸,戏谑的说道,“再不去,人家可是要走了。”

童将逸收回自己凝视湖中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浅浅一笑,缓步向着湖中亭走去。

何瑾珺看他渐行渐近,双手轻抚停琴声,缓缓起身,向着童将逸盈盈一行礼,细声说道,“公子有礼了。”

童将逸也向着何瑾珺一行礼,恭敬地说道,“姑娘不必客气。”他看了一看石桌上的琴,赞叹的说道,“方才姑娘一曲,让童某听的神游。只是这曲子听的耳生,不知何名?”

何瑾珺只知道这是童将崎找人教自己学的曲子,而自己只想着要快些学会,哪里顾得它叫做什么。

她一双黑亮的眸子趁着童将逸不经意间,迅速撇向童将崎,猛地忽闪着那长密的睫毛,悄悄递着询问信号。

童将崎站在童将逸的身后,向着何瑾珺猛做口型。

何瑾珺睁大一双眼睛,认真辨认童将崎的口型,贝齿不自觉的开始咬紧红唇。童将逸的黑眸闪动着不解,定睛看着她略带焦急的模样。

“练毒糕?”何瑾珺实在猜测不出,无奈之下将箱底儿的存货翻了出来,这可是她所知道江湖中最原始最狠毒的毒药的名称。

“什么?练毒糕?”童将逸听得疑惑不解,显然他是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

“念奴娇!”童将崎立刻上前接话,他脸上的笑容明显有些牵强,“方才姑娘说的是念奴娇。”

童将逸恍然,冷峻的脸上漫起了淡淡笑意,一双黑亮的眸子若有所思的望向天空那抡皎皎圆月,轻声念道,“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

说罢,他的黑眸移到何瑾珺的身上,期许着她能将下半句接上。

何瑾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皮有些僵硬,她微微侧头看向童将崎。只见他剑眉紧蹙,一双眸子飘忽不定,细长的手指快要咬断了一般,绞尽脑汁的想着下一句。

何瑾珺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了,她清清嗓子缓缓唱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想来先拿戏班子里学的诗经蒙混过去也成啊。

何瑾珺一开嗓,顿时将童将逸吸引住了,他的一双黑眸无比闪亮望过去,唇角微微向上扬起。

何瑾珺深深跌入了他那深邃的眸子中,莫名的心中一阵悸动,顿时脑海中空白一片,竟然忘记了自己唱到那里了。她慌忙的收回目光,匆匆低下头,隐藏着早就绯红一片的脸颊。

童将崎看着两个人,一个人含情脉脉,一个人羞涩低头,心中喜悦真是掩也掩不住啊。

他实在是不想打扰两位,但还是开口说道,“这样只是说话,着实有些口渴,我今日带了两瓶女儿红。我们不妨一面喝着一面聊天可好?”

何瑾珺一听有女儿红,她轻咽了快要溢出的口水,脸上却依旧平静优雅,略带三分为难之色,说道,“小女子不胜酒力。”

童将逸却是一点头,轻声说道,“无妨,只是一点而已。”

何瑾珺看着童将逸和童将崎兄弟两个你一杯我一杯,欢畅淋漓的喝着香醇扑鼻的女儿红时,她心中的不甘又丝丝涌动起来,她伸手拿起斟满酒的酒杯,再三思量下,还是强忍住了一口闷的冲动。她抿着嘴唇小酌一口,然后含在嘴中细细品味女儿红的香醇,以解肚中的馋虫。

童将逸已是喝的脸颊绯红,一双眸子也镀上了一层迷蒙之色,时不时的细细打量身旁的何瑾珺。

倒是童将崎,两杯好酒下肚后,脸上的通红倒是已经蔓延到了颈项上。他一会看着童将逸欢畅大笑,一会儿又看向何瑾珺,笑得奸诈又得意。

只看的何瑾珺心里大石高高悬起,生怕这小子酒后失言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果然,何瑾珺担心的是对的。

童将崎不顾童将逸的拦阻,又喝下一杯酒后。他停顿了一会,一双迷离的眼睛,望向一脸不悦的童将逸,伸手指着一旁的何瑾珺,断断续续说道,“你,你知道她,她是谁吗?”

童将逸微微皱了眉头,有些觉得堂弟失礼,但还是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小说《农门娇娘种田忙》 第五章:亭中会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