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雨打芭蕉 著

已完结 苏珞陆子熙

更新时间:2020-02-16 09:12:42
完整版小说《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由雨打芭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虐恋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珞陆子熙,书中主要讲述了: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情只需要耐心等耐用心浇灌总会开出美丽的花儿,可日日夜夜,迎来的却是他无情的质问,在他的逼视下签下一纸离婚协议书。三年之后,她是颇负盛名的畅销书作家,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你以前不是很爱我吗?复婚。”她的笑淡若云烟,“为什么,你又不爱我?”他仍然冷漠逼人,“这样总不枉我扮演了三年爱妻情深的丈夫角色。”她终于,连一滴泪都流不出。“陆子熙,我曾经以为我有无限的热情将你焐热,那块你是块寒冰都该化了,可是我错了,你不是寒冰,你是玄铁。于是我告诉自己,我不再是热烈的火焰,渐渐的我也成了这世上永远不会融化的陨石。”“那刚好,我们复婚,相互折磨一辈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夫人,这是阁下交代的,房间都是按照……”

“没事,给我换一间吧,要小一些的,这事回头我跟他说。”苏珞淡淡的打断了李伯的好心介绍,面上仍是微笑可人,可她的坚持也让李伯不好再说什么,便带着她去了隔壁的房间。

这个房间的装饰便不再与那个房间相同,虽然也很精致,不过与她的喜好不同罢了。

苏珞道了谢,“如果方便的话,稍后请让人给我送一杯热牛奶。”

“好的,夫人。”

洗澡出来,牛奶还没有送到,苏珞便拿出手手机,苏皖的电话刚好打过来,寒暄几句之后,苏珞问道:“皖皖,我想在安城买套房,独门小院的,环境比较清幽的,你觉得哪里合适?”

“我听说你没有住在总统府?”苏皖问。

苏珞嗯了一声,随口答道:“暂时住在雅居,你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推荐我。”

“雅居?”苏皖反问了一句,语气里透出惊诧,苏珞静静的等着,果然又听苏皖哼了一声,“他倒是拿得出手!”

苏珞还是没说话,此时房门被敲响,她回头就见陆子熙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她伸手接过低声道谢后看着窗外的茫茫雨幕,“你让人帮我留意一下,有合适的我就过去看看。”

苏皖应了,两姐妹互道晚安挂断电话。

她晃着杯子喝着牛奶,身后的男人问道:“你不喜欢隔壁的房间?”

“喜欢。”她转过身,对上他的双眼,跟三年前相比,她的眼中少了每次见到他时的羞怯,变得淡淡的,看不出情绪,“不过,来者是客,我住在那里,不合适。”

三年之前,雅居的传说她自然也听说过,而且在没结婚之前传的沸沸扬扬的,甚至有一次她还鼓足勇气当面问过他,于是,便有了今日的来者是客。

他目光微沉,正要说话就见雅居外驶入了一辆车,苏珞唇角勾了勾,闪过讥讽,没想到她随口一说,竟还真的来者是客啊。

陆子熙眸光一闪,显然也看到了。

“你别误会,”他连忙说,“蔚蔚过来肯定是有事。”

“阁下想做什么,何必跟我解释?左右不过是一场戏罢了,我会陪你演的。”苏珞说着,杯中的牛奶几口便见了底,她转身朝卧室走去,“夜色茫茫,阁下刚回来肯定事务繁忙,赶紧去忙吧,晚安。”

“珞珞,你主观臆断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他见她走的急便也大步跟了两步,抓着她的手臂拉了一下,苏珞被他拉的身子踉跄了两步,险些摔倒,陆子熙不得不伸出手将她扶住,可苏珞杯中的牛奶也因此全都洒了出来,溅了两人满身。

苏珞连忙推开他,她还好,牛奶都洒在了浴袍上,他便不同了,白色的衬衫和西裤的裤腰上都被溅了一些,格外显眼。

“阁下,三年前的事情还需要查证,说不定我一辈子都查不出来,以我这样无权无势的人,纵然顶着总统夫人的名号,想要做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大可不必担心。”

她淡淡的一笑,将杯子放下,又转了个方向朝卫生间走去,两步没走开,又被他一把拉了回去,“你觉得三年前的事是我做的?”

“没有。”她眉眼未抬,说的极淡,说着又拂开他的手,准备离开,身子却在迈步的瞬间被推了一把,一下便撞在窗边的窗户上。

陆子熙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眼中的漠然,忽的低头,便压在了她的唇上,双唇相贴,苏珞瞬间睁大了双眼,紧接着,双唇被他含住,深深的吻上来,炙热缠绵,缱绻不息。

苏珞僵着身子没动,任他为所欲为,情意斑斑的吻,曾是她梦中交叠的幻觉,也是如今大写的讽刺,迟到了数年,她热情的爱恋早已随着飞机的解体和271人的死亡化作尘埃。

“假戏真做?可你别忘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等到被松开,苏珞淡淡的看着他说:“陆子熙,你知道吗?你这个人最残忍的就莫过于给了人无尽的希望,又亲自踩灭,让那希望变成看不见的绝望。”

没了再去整理一番的兴致,苏珞直接往卧室走去,“快去吧,不要让人家等久了。”

话音落下时,卧室的房门关上,隔绝了两个人。

苏珞步伐如常,走到床边,那里放着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样式普通,是男装店里常见的款型,苏珞除掉浴袍,穿上衬衫,挽了挽袖子便跳上了床,关灯入眠。

“徐凯,我有要紧事要见阁下。”林蔚蔚十分着急的样子,徐凯已经换了一套休闲装出来,抱着笔记本正在安排行程,夫人回来了各类行程必然要调整。

他抬头看了林蔚蔚一眼,语气平淡的像是白开水,“先坐下等会儿吧,夫人晚上还没用餐,大概有的劝了。”

“可……”

林蔚蔚的话还没有出口便被徐凯打断,“蔚蔚,阁下也是人,他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你不能胜任你目前的职位,我想下次的议会你得需要用心准备准备。”

林蔚蔚的脸色一白,目光透出几分不可置信,徐凯这是在警告她吗?是“他”的意思吗?

联想到刚才下车时看到的那一幕,林蔚蔚的脸色更是白的像是一张透明的纸。

雅居建成已有数年,却从未有女人来过此处,而雅居建成那年,他曾亲口说:“雅居是我为她而建的,这里,只属于她。”

她一直以为他口中的她是自己,一直欢欣鼓舞,喜不自胜,哪怕当年他与苏珞结婚她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反正他又不爱苏珞,于是她看着他一批一批细细的选拔,定下了一个又一个仆人,只觉得那是他将要给她的最后的惊喜。

一年又一年过去,哪怕当年苏珞死了,他也从未提过,雅居里的一切倒是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起来。

可今日,他却将苏珞带了过来。

李伯上了待客的咖啡便静静的站在一旁,林蔚蔚的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白,巴掌大的小脸面无人色。

楼梯上脚步声响起,陆子熙洗了澡,换了一身灰格子的居家服,今夜有些凉,他外面还罩了一件长款的薄风衣,头上还有些湿漉漉的,对恭立在一旁的李伯吩咐道:“回头在夫人房里准备一个微波炉和一个冰箱,多放些牛奶在里面,微波炉要辐射小一些的。”

李伯点头记下,又问道:“先生和徐秘书长都还没有用餐吧?可要吃些什么?我让厨师去做。”

“我随意,徐凯,你呢?”

徐凯便笑了一下,“我也随意,李伯,麻烦了。”

李伯连忙摆手,应着往厨房走去。

“对了,既然做了就再准备一份吧,台式的卤肉饭再加上一个排骨豆腐汤,熬得浓一些,让人精心些。”

李伯又应了一声,立刻退了下去,陆子熙这才转头看向林蔚蔚,“有事?”

林蔚蔚看着他像是才看到自己一样,心里不由委屈,“今日你没有回总统府,我担心这边的衣服不够穿,所以给你送了一些过来。”

“麻烦你了,柯蓝做事向来稳妥,你不必担心。”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双眼泛红的模样,又问道:“还有事?”

林蔚蔚咬了咬唇,摇了摇头,陆子熙便点了点头,说道:“那便早些回去吧,天黑路滑小心些。”

说罢便转头看向徐凯,“明天的行程是什么?”

徐凯便开始汇报明天的行程,陆子熙端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两人压根像是忘了林蔚蔚的存在,她看了看外面渐渐变大的雨势,也没有再打断他们就朝外走去了,上车时她望了望三楼的位置,乌黑一片,她不甘心的又看了一眼才在司机的催促下上了车。

苏珞静静的站在窗帘后面,看着亮起的车灯,唇角缓缓勾起了一丝微笑,好戏,上演!

“嘭!”

一声重响后,“啊”的一声尖叫,声音尖锐凄厉,客厅里还在讨论事情的陆子熙和徐凯都是一惊,快步走出大厅就见到林蔚蔚的车前趴着一个人,只是,这人看起来有些小了。

两人对视一眼,警卫迅速凑拢过来,庭院中的灯悉数打开,一时间亮如白昼。

林蔚蔚浑身哆嗦着被司机从车上扶下来,一把便抱住了陆子熙的手臂,抖如筛糠,“子,子熙,死,死人了……”

陆子熙皱了皱眉,这便看清了趴在林蔚蔚车前的那个人,确切的说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半米多高的人形玩偶。

几人不约而同抬头望了望楼上,此时,楼上只有一个人,苏珞正在睡觉。

陆子熙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松开,拍了拍林蔚蔚的手,说:“看清楚,不过是一个娃娃掉下来了,没人死。”

林蔚蔚吓坏了,此时哪还管陆子熙说的是真是假,抱着陆子熙的手臂直哆嗦,口中勉强说道:“可,可娃娃,怎么会,突然掉下来?”

是啊,娃娃怎么会好端端的从楼上掉下来呢?掉就掉了,还掉到了林蔚蔚的车上。

娃娃有半米多长,只不过头发很长,头上戴了一个红色的帽子,身上穿了一身红裙子,此时被雨水打湿了静静的趴伏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可在光线不明亮的里面看,确有一种触目惊心的血腥感,尤其是她身上的裙子,红艳艳的,像血一样。

小说《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第7章 死,死人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