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禁忌
阴阳禁忌

阴阳禁忌 萧莫愁 著

连载中 猴子李正功

更新时间:2020-02-15 15:54:35
主角是猴子李正功的小说叫做《阴阳禁忌》,本小说的作者是萧莫愁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点灯话鬼,阴阳禁忌。巧夺天地造化的三茅秘法,鬼神莫测的寄魂牌,让人望而生畏的神秘禁忌。史上唯一离奇失踪的茅山掌教,巧夺天地神机,游走阴阳两界,为你揭开古老道门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须知我华夏大地,高道辈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章救命的凶物

用力的揉了揉双眼,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个人明明走得很慢,但,但怎么就一眨眼没了?

我急忙追到院门口,却是看到那锄头已经立在了庙堂门口的墙上,而人似乎已经进了庙堂之中,门也和先前一样,是关着的。

这山里面除了我,应该没有别的人来,而且还扛着锄头,那,那这个人肯定就是我要找的李道长了!

“李道长!李道长!我是从牛头洼专程赶来的,我叫猴子,我......”一股脑的喊了几句话,却是发现那庙堂的门,竟是微丝未动,我怔了怔,忍不住继续说:“我们村子出了很严重的事情,每天都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吊死在树上,现在发现了祸源是个阴尸,但我们都没什么办法处理那阴尸,求李道长帮帮我们村子,救救我们的村民吧!李道长!您听到我说话了吗?”

“李道长!求求您救救我们村子的人,求求您了!”等了半天还没见庙门有动静,我再次喊了几声。

就在这时,只见那庙门突然被打开,果然还是那个穿青黑色长衫的中年男人,这次是从他的正面看,面容冷峻,似刀削一般,一双剑眉之下,漆黑如墨的眼眸,似乎藏着神秘的光,能够一眼把人看穿,浅浅的胡茬,透露出他的年龄,应该在四十五六岁的样子。

青黑色的衣领里面,是纯白色的内衫领子,显得黑白分明,整个人枯瘦而又飘逸,只是......只是他那短发......短发里面,竟是有着三条细小的小辫子,从后脑勺延伸出来,搭在肩头前面来。

三条细小的小辫子本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毕竟这年头还有很多人念旧,留辫子也无可厚非。只不过,他那搭在肩头前面的三条细小辫子尾部,却是系着一红二黄的细小布条,中间那条是红色的,两边的是都是土黄色的,这倒是怪事。

纵然是男人有特殊的爱好,留个小辫子也不至于用红黄二色作为点缀的,可事实告诉我,这个人不单单如传说的那般怪异,见面更胜过闻名!

他的个头很是高挑,打开门后,缓缓背负着双手,站在庙门口,静静的看了我一眼,却也不说话。

我怔了半天,连忙回过神,可刚欲走进去,又看到地上的那几个字,不禁迟疑着退回到原地,急急的又说:“李道长,您一定就是李道长,我叫猴子,我......”

“你不用重复了,刚才你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哪知他真的开了口,声音浑厚而又清澈,但也透着深深的坚毅之气。

李正功脸上波澜不惊,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表情,说严肃也不是,说平易近人,似乎更不是,顿了顿,他淡淡的又说:“仙集镇有很多阴阳先生,最出名的叫范大成的,兴许能够帮得上忙,为什么你不去找他,反而来寻我?”

“范大先生......李道长,您或许还不知道,范大先生他......他正是为了救我们村里人,背着阴尸走到山洞洞口,就走不动了,然后......然后他就昏倒了,昏倒之前,他让我来寻您,说只有您才能解决掉那个阴尸!”回想起范大先生为了救村里人而折损的十三年阳寿,鼻子忍不住又是一酸,声音微微哽咽:“李道长,求求您出山救救我们村里人吧!”

“背尸?”李正功突然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释然,依旧淡淡的说:“背尸会折寿的,何况是一具凝聚了阴煞之气的阴尸,他一共走了多少步?”

“范大先生走了十三步,他说......”我眼眶一热,实在说不下去了。

“嗯,十三步,便是十三年的阳寿啊!”不等我说出来,李正功竟然准确无误的说出了范大先生说过的话。

我暗暗惊愕,他果然如范大先生所说,还真是隐世高人啊!

“你可以近一步说话。”李正功突然邀请我进院子。

听到李正功的邀请,我的心顿时激动起来,连忙恭恭敬敬的走进了院子。在我走进院子的同时,李正功随即转身进了屋,不多时,拿着一把斧头走了出来,顺带着关上庙门,似乎压根没有邀请我进庙堂说话的意思。

我怔了怔,看着李正功缓步走到我跟前,又径直走出了院门,就在院门口,李正功缓缓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随便找个地方坐,休息一下,然后早点回家去吧。”

“哦,啊?”我急忙应承一声,但马上反应过来,却是发现李正功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犹如万马奔腾,这哪里有什么地方坐?整个院子空空荡荡,连个凳子都没有,除了那堆破干柴......再说,**嘛要休息啊我?这李正功扛着个斧头又出去了,明明就是去砍柴去了,这,这难道就是说,他不肯帮忙?

等我反应过来,人都不见了,我慌忙追到院子外,四下里扫视了一眼,果然没有再看到李正功的身影!

“这,这可怎么办?原以为能够顺利的请李正功和我一起回村帮忙的,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打算去帮忙,我回去该怎么和三根叔交代啊我?”我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要说刚才我真是笨,应该拽住李正功的腿不让他走,再求一求多半他就答应了呢。

满脸沮丧的坐在了院门口,斜靠在墙上,此刻,我才发现我真的很累很累,从昨晚到现在,我才真正的坐下来,真正死心的休息一下。

满脑子都在琢磨回到牛头洼该怎么和村民们解释,这次我自告奋勇的跑来请李正功,根本请不动,我该怎么办......

“哎呀!”

想着想着,突然感觉到手腕上的剧痛,莫名的又袭了上来,或许是我一路上火急火燎的赶路,竟忘记了我身上还带着很严重的伤,手腕上被那阴尸抓过的痕迹,依旧痛得我直掉眼泪。

而现在真正的停歇下来,才发现那伤还是那么痛!

我龇牙咧嘴的解开包扎在手腕上的白布条子,说是白布条子,其实早已染成了漆黑色,看起来脏兮兮的。

一层一层的揭开,直到我看到那被黑炒糯米所覆盖的抓痕,清晰的五根手指印,就连那尖锐的指尖印记,也是那么的清晰可见,比起那黑炒糯米,那阴尸的抓痕,明显像是紫黑色的,而且渗透出来的血丝,竟同样是紫黑色的坏血!

我用力的咽了咽唾沫,脸色颤颤的又把袖子盖了下去,但山上凉风不断,一丝丝凉风钻进衣袖之中,那抓痕竟是更加疼痛难忍,我狠狠的咬着牙,额头上不断的冒着一排排细汗。

真的很痛!甚至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浑身骨头都连着剧痛,动也不敢动一下,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累的,只觉得脑壳一阵阵眩晕袭上来,迷迷糊糊的,我双眼一黑,竟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睁开双眼一看,我竟是躺在了一间屋子的地上......不,准确的说,这是一间庙堂的模样,不远处的神案后面,赫然安放着一尊高大的神像,而香炉之中,还有正在焚烧中的清香。

这,这是什么地方?意识逐渐恢复,恍惚间,我猛地反应过来,难道这里是李道长所居住的庙堂?!

但还未等我高兴起来,忽然发觉手腕处传来一丝丝的痛痒感觉,痒中有痛感,而痛感又被那奇痒难忍的感觉纠缠着,歪头看了一眼,正是那被阴尸抓过的地方,但当我看到几只浑身黑黝黝,而且又肥又大的蚂蟥正趴在我受伤的手腕上卖力的吸食鲜血时,我顿时吓得一尥蹶子跳了起来,慌忙要去甩掉它们!

“不要动!”就在这时,那浑厚而又略带一抹严肃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扭头一看,只见是李正功。

李正功一边在端着个捣药罐捣着什么东西,一边怒瞪了我一眼,吓得我浑身一颤,没想到这个古怪道士怒起来,竟是如此的吓人。

李正功既然不让我动,我自然是不敢动的,几乎是一动不动。但眼神微微撇了自己的手腕一眼,再次看着那几只又肥又大,且让人作呕的蚂蟥,我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层又一层。

忍不住,我苦着脸问:“李道长,这,这蚂蟥在吸我的血......”

“嗯。”哪知李正功仅仅是回应了一声,便继续忙活着手中的活计,似乎并不想和我解释什么。

直到其中一只蚂蟥的身体越来越大,或许是实在吸不动了,瞬间掉落在地上,而它咬过的伤口,顺势流出了一缕黑色的鲜血,我皱了皱眉头,那鲜血的味道,腥臭难闻,闻起来更加让我感到作呕。

我忍了又忍,还是张嘴干呕了几声,不多时,第二只乃至第三只蚂蟥相继因为吸食不动而掉落在地上,最终连最后一只蚂蟥也掉了下去,我终于抬起手腕,可这时李正功又瞪了我一眼:“不要动!”

“李道长,可,可是那些蚂蟥都没了......”我颤声解释。

“蚂蟥是没了,但你身上的毒血还没有彻底排出来,手腕朝下,毒血会自行流出,再过一会儿就差不多了!”李正功似乎见我不明白,随口又说:“那几个蚂蟥是我特意从深水之底捞上来的,和浅水之中的蚂蟥不同,这种蚂蟥为纯阴之物,对阴邪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也只有它们对你身上的毒血有偏好,否则你身上的阴毒会很麻烦!”

我顿时恍悟,原来李正功是在帮我清除身上的阴毒!

小说《阴阳禁忌》 第十章 救命的凶物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