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关外人家

更新时间:2018-09-14 16:20:14

关外人家 连载中

关外人家

来源:微小宝作者:春海棠分类:言情主角:许文岚白胜文

经典小说《关外人家》由春海棠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文岚白胜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到关外小农户。广袤良田上千倾,不是咱的;大宅深院美园林,都别人的。还好还好,咱有农家小院热坑头。还有两个青葱年少小帅哥,就等着咱这童养媳成年后二选一。啥?极品亲戚又闹腾?去去去,咱忙着发家致富还嫌时间少呢!你们再敢冲着咱家乱伸手,小心一个两个的,通通剁掉你们的狗爪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氏涩缩了下,在她怀里的白草儿更是紧紧抓着娘的手臂,恨不得全缩进她怀里。

许文岚却是恍然大悟。

敢情童养媳什么的还不是全部,王氏这么受苦,那是因为她只有白草儿一个女儿而没有生出个儿子来。

果然古代比现代重男轻女多了啊!

“二叔,你怎么这么没常识呢?”气头上,许文岚可不管是在哪儿,“生男生女关女人什么事呢?分明就是男人的问题,你怎么能把这个怪到我二嫂身上呢?”

“你说啥?”白应禄立刻急了,“我的问题?!”

“可不就是你的问题!”许文岚眉毛一挑,理直气壮地道:“我在京里可是听人家传教士讲了,这生男生女他们洋人都研究明白了,就是男的基因里性染色体决定的——耶,性染色体你知道是什么吗?基因呢?”

欺负古代人不懂科学,许文岚也不看一屋人古怪的表情,直接就哼道:“说了你们也不懂,告诉我这些的传教士那可是给皇帝讲科学知识的,你们知道不,那个汤若望啊!不知道?南怀仁知道不?也不知道?”

不知道就好!

许文岚把头仰得高高的,“和你们说通俗点!种田总知道了吧?你种个南瓜总不可能结个茄子出来吧?当然是种什么就结什么啦!要是没种下去,那可不就什么都结不出来了嘛……”

她这么一说,一屋子被绕得脑子迷糊的人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老三白应福,很机灵地道:“明白了!你是说二哥种下去个草儿,就生了个草儿,后来二嫂没再生,那就是没种下种子……”

话没说完,他就捂住自己的嘴了,扭头看着忽忽直喘粗气的白应禄,陪笑道:“二哥,我可没说啥,都那丫头说的……”

白应禄扭过头,狠狠地瞪着许文岚,“你就是说我没用了!?”

“你说呢?二叔。”许文岚笑眯眯地回了句。

一听这话,白应禄立刻就跳起来了,“你个死丫头片子,敢说我没用!”

“你要干啥!”一把扯住白应禄,白应魁瞪着眼睛骂道:“你这丫头当这儿是哪啊?这么多长辈都在呢!你说啥说啊?”

“二弟,你别理那丫头,她都是混说的——一个小丫头,懂什么生男生女的啊?!”

“就是就是……”朱氏也跟着帮腔,看许文岚还要说话,一把捂住她的嘴,推着她坐下,“这孩子啊,之前撞到头了,说话就有些颠三倒四的。”

“我看这孩子脑子挺清楚的啊,说话一套一套的……”方氏还在笑,被朱氏一瞪,就转向带弟了,“带弟啊,娘这腿都坐麻了,给我捶捶,还不知道啥时候吃饭呢,这都饿着听戏呢?”

方氏这么一说,她身边的狗剩立刻就哭上了,“饿,我要吃肉……”

“饿死鬼投胎似的,嚷啥嚷啊?”方氏大声骂着,顺手在狗剩身上拍了两下,却又陪着笑伸筷子,腆着脸夹了一片肉,喂进狗剩嘴里。

狗剩年纪小,一片薄薄的肥肉片也就咬了半片,剩下半片方氏直接就丢自己嘴里了,还夸着:“这菜是大嫂炖的,真香……”

这一顿折腾,连起头闹的白莲花都饿了,眼看着方氏娘俩吧叽吧叽地嚼肉,她黑着脸,碰了碰老太太李氏。

李氏的脸也是阴着的,这回她没理会白莲花,而是盯着朱氏,“老大媳妇,我看你把之前说的事儿还是再想想吧!这是招回个祸害啊!原本一家大小好好的,多了个这么个嘴巴尖利得跟锥子似的丫头,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娘,你说啥呢?要不是莲花先张嘴说事,我们文岚也不会……”

“咋的,你老妹在这个家里连话都不能说一句了?”李氏冷着脸,是存心想把事说明白了。

本来家里三个儿媳妇就没一个能顺她的心了,尤其是大儿媳,别看平时让干啥就干啥,可是要是顶起嘴来,那也是个刀子嘴。

这会儿再弄一个同样嘴利的,婆媳俩都不是省油的灯,那是要给她这个老太太上眼药怎么着?

“我不是那个意思,文岚她也是把学的东西说说罢了,也没别的意思,我倒觉得她学的东西多,说不定还能教教大宝、二宝他们嘛!就四弟,不也没听过皇帝的先生讲的课吗?”

“得了,就她那些有伤风化的话还教老四……”李氏手一指,直接就道:“你明天就把这丫头带到县上去——你要不去,让老三去!咱家就不能容这……”

“咳……”白老汉突然一声咳嗽,沉声道:“还吃不吃饭了?”

白老汉一出声,李氏还没说完的话就咽了回去,扭了身,她看着白老汉道:“应天他爹,我看这事……”

没理会她,白老汉直接就道:“饭都凉了,胜文啊,过来这桌上吃——都痛快吃饭,吃完了该干啥就干啥……”

白老汉一发话,方氏立刻过去拿碗,又去拖放在炕上的饭盆子,李氏也顾不得上再说朱氏了,手一伸,扯住了饭盆子。

方氏嘴角一撇,撒了手,把碗放在桌上了。

碰了下许文岚,白胜文转过去,爬上炕,却是坐的炕沿边上,“爷,我给你盛饭。”

白老汉点点头,笑眯眯地看着白胜文,眼角却是往炕梢那桌瞥了眼。

刚才还仰着脖子说什么生男生女,又帝师什么的小丫头坐在炕沿,正在和他二孙子白胜武说什么,嘴角一翘,笑得跟朵花似的,上挑的丹凤眼更是清清亮亮的透着股子灵气。

这个丫头,倒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也不知道这只凤凰落在他们这个穷窝窝里,是他老白家的福,还是祸?

心下忐忑,那头桌上的对话却传进白老汉耳朵里。

“跳棋是啥?你们没见过?”许文岚笑眯眯地道:“就是用各种颜色的玻璃球在一个棋盘上下的游戏,很好玩的,我以后教你们……”

“玻璃球?还带颜色的?”

那可是稀罕玩艺,县上财主家的胖小子有一两个都得当个宝似的给人眩呢!怕不是得一两钱银子一个吧?

心里这么想着,白老汉更肯定这个被老大家捡回来的丫头是个贵人了。

也罢,就好好养着这孩子,他老白家的血脉也是该粘上点贵气了。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女强小说
  3. 百合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