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软街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

更新时间:2018-09-14 11:15:11

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 已完结

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白芷分类:都市主角:慕以琛顾一念

《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是作者白芷最近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精彩章节节选:慕以琛这辈子最痛恨的女人是顾一念! 这个女人,心计深重、城府颇深、手段百出! 顾一念卑微的问:你怎么才会爱我? 慕以琛冷冷一笑:你死了,我都不会爱你! 后来,别人都说那个顾一念那个女人死了! 再后来,他发现他竟然该死的爱上了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城的冬天一向是刺骨的寒冷,哪怕全球变暖,也依旧无法改变它的一如既往。

  当顾一念穿过医院大堂走出来的时候,她拉上羽绒服的拉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也不知道是冻到了还是心凉了,她绯色的唇渐渐变白,原本娇嫩如花的脸颊也变得惨白惨白。

  迅速跑进车里,她才有勇气再次拿出被塞进包包的检查单,那最后一行,是专门拿来给活人判刑的。

  胃癌,晚期。

  她恍惚记得,医生看到报告的时候,脸上也是一脸的惋惜加同情:“住院,不然的话,你活不了多久。”

  “多久?”

  “好的话三个月,情况不好,随时!”

  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在以前的那么多年里,她连做梦都没梦到过自己会跟癌症扯上关系。

  只是她拼不过命运!

  任凭活着的信念再坚定,她心里也清楚明白,即使是住院,也活不下去。

  所以她坚定的拒绝了医生的建议,只是开了些药,不让自己太痛苦就好。

  前排,司机看着她煞白的脸,调高了温度耐心等了许久,才回头问:“太太,回家吗?”

  “回!”

  她指尖微不可查的颤抖着,将检查报告放进了包包最深层的袋子里。

  车子一路以均匀的速度行驶,直到一栋豪华别墅面前才停了下来。

  管家模样的人很快跑到车前,开了车门:“太太,今天太冷了,快进屋吧。”

  她没下车,只是清淡的看了眼门口:“先生回来了吗?”

  “还没。”管家摇头。

  还没,还没……

  顾一念几乎每天都在听这句话,先生还没回来。

  每一个夜晚,她都会等他,等到深更半夜,等到次日清晨也罢,她都会等,所以家里的沙发很多时候是她的床。

  冰凉刺骨的寒风肆虐般的往车内灌,她终于才抬脚下车。

  走进屋,佣人们上前接住她脱掉的羽绒服,很快一杯热茶又递到了手里。

  这个家,奢华却冷清,尽管开着恒温的暖气,可在顾一念的心里,它还不如外面的冰天雪地。

  心冷,是温度没办法改变的。

  坐在客厅中央,她环顾经过自己手改造的家,性冷淡风变成了温暖的欧式,头顶的水晶吊灯泛发出的暖光将所有的东西都笼罩出一丝柔和的味道。

  顾一念盯着盯着,目光渐渐变得分散,神情模糊。

  “先生,您回来了。”

  “嗯。”

  仅是这一声低沉而冷漠的语气,顾一念从过往的回忆中醒来。

  她起身,无比正常的笑着,面对那个像是冰山般的男人:“以琛,晚上吃点什么,我亲自下厨。”

  她是顾家大小姐,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在嫁给他之前,两手不沾阳春水,可嫁给他之后,每天为他洗手作羹汤。

  只是男人根本就不领情,更是冷漠的从她面前走过去,不屑又嫌弃的轻哼一声,往楼上走去。

  仰头看着那个一身手工定制阿玛尼的男人,顾一念心止不住的疼。

  他的背影宽阔结实,却从未拥抱过她。

  他的骨子里透着矜贵,远看像是个教养颇深的绅士,可面对她的时候,永远是惜字如金,冷漠如同冰山。

  这个人,就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

  安城一手遮天、富可敌国的慕氏总裁,万千名媛心中的白马王子,慕以琛。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梯上,顾一念自嘲般的笑了一声,将软糯的毛衣袖子挽起,径直走向了厨房。

  “太太,这些事儿还是让我们下人做吧,您去客厅休息。”

  “不,我亲自来。”

  她取了干净崭新的围裙,将下人们撵出去:“从今天起,一日三餐我都亲自做。”

  她爱的那么深,总是渴望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他,在剩下的有限的生命里。

  半小时后,两人的四菜一汤端出来,爆炒牛肉,红烧排骨,葱烧海参,白灼秋葵再加上杂菌汤,营养丰富,色泽鲜艳。

  这是顾一念两年的坚持换来的成果。

  从只会做黑暗料理的大小姐变成一个可以跟高级餐厅厨师媲美的家庭妇女。

  她还没让佣人上去,慕以琛就已经下来,与刚才不同的是,他换了身浅灰的家居服,加上那黑框的眼镜,整个人生出一种邻家男孩的气质。

  他们结婚的时候,顾一念规定了,只要在家,就一定要下来吃晚饭,这些年,他一直履行着。

  只是餐桌上,他凑过来没有好脸色。

  待他坐下,餐厅的气氛凝重而严肃,气压低的人都快踹不过气般。

  顾一念讨好般的笑着盛了碗汤给他,柔声道:“你记得一周后是什么日子吗?”

  汤碗放下,慕以琛修长的手指拿起调羹尝了尝,哐当一声,调羹又落回碗里:“结婚纪念日!”

  这话夹杂着一丝的不耐烦,男人眉宇微蹙,凛然的目光带着一丝嘲讽,嘴角边挂着一抹讥诮,看向她,“两年时间,还没有适应过来?”

  此话一出,让顾一念刚才因为他记得结婚纪念日,微露出的欣喜的神色,此时因为他的一句话,让她所有的希冀全部破灭。

  是啊,两年了,该习惯了,早该习惯了不是吗?她还在坚持着,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再坚持坚持又何妨?

  敛下去的眸子透着淡淡的伤,微弯的嘴角溢出一抹涩然,她努力的迫使自己心中释然开来。

  慕以琛将她的这些全然都看在眼里,顾一念抬眸,便对视上一双带有厌恶的眸子。

  “你还在因为当年的事情……”

  顾一念眸里带着难以言喻的伤痛,对视上他越来越冰冷的目光。

  直至,男人的眼里带着一抹讥诮,“顾大小姐该得到的已经得到了,怎么,对你这慕太太的身份还没有适应过来?”

  慕以琛本直接拿餐巾擦了擦嘴起身:“结婚纪念日,我不会陪你。”

  他离去的背影,让顾一念,久久的望着不动,看向前方,待看见前方高大的身影倏地停下来的时候,顾一念心中那希冀般的火苗再次的燃起。

  “结婚纪念日,是夫妻之间过的节日。”冷漠的声线不带有丝毫的温度,似乎是在提醒着她,在他心底,从未当她是妻子过。

  欣长的身影如他人一般,冷漠的离开。

  这话比什么都要狠,慕以琛知道怎么回击她才是最有效的。

  她再怎么对待那个男人,得到的只是更多的羞辱,而他,也一直认为当年的事情,是他的主意。

  这些,她应该已经习惯了不是吗,苦涩在心底蔓延开来。

  去年的结婚纪念日他根本都忘记,喝花酒喝到凌晨才回家。

  今年,好歹,他记得。

  看着桌上的饭菜,顾一念也没了胃口,便让下人打包走热一下吃。

  结婚两年,慕以琛对她虽然没感情,但两个人终归也没有分房睡。

  只是跟其他的夫妻不同,他们的房间是两张床,一张在西边,一张在东边。

  顾一念洗完澡穿着软糯的珊瑚绒睡衣,照例从东边的床抚摸过之后,才走到自己的床前。

  西,人家都说西边不好,不过这总不是她患病的原因。

  两年来,她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不是饿着,就是暴饮暴食着,得病也在她的预料之内,不过她想着不过是一些小的胃炎罢了,根本没想到会跟癌症扯上关系。

  癌,不治之症。

  她起身将包里的化验单拿出,放进了衣柜最深处的抽屉里,打开里面的本子,待看见本子的第一行写着‘慕以琛,我要让你心甘情愿接受我,爱上我。’

  上面署着日期,是他们刚结婚不久,她信誓旦旦的写下,她以为,只要对他好,就算是千年的冰山也会融化,可是她错了,两年时间,她对他的各种好,他都冷漠以对。

  再看见这一行字时,不觉有些可笑,心底带着苦涩。

  她还没傻到要用这张化验单博得慕以琛的同情,将化验单夹在里面。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历史小说
  3. 青春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